城门失火殃及谁

谭吉柯德 收藏 1 36

最新看点,是三件事情。

第一件,当然就是中美经济和战略对话,据说是达成了不少协定。而大家不知道互相做了什么妥协。

其实只要看中美双方需要什么,就会知道妥协的大方向是什么。

美国需要的,是中国协助美国的经济复苏。

这方面有三大方向,一个就是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支持因为美国联储局狂印钞票导致的贬值以及信用打击压力。

一个就是中国对美国开放市场,尤其是金融市场和保险市场,便于美国华尔街直接到中国收割中国老百姓,或者美名其曰,为中国新增加的“中产阶级”提供金融和保险服务。人家是服务你呢,不是收割,也就是忽悠你买点雷曼债券之类的东东而已。这个在前不久签订的美韩自由贸易协定里面,主要就是让美国的保险公司去韩国收割。

一个就是中国低价消费品继续输入美国,以保证美国的社会稳定。

那么中国从美国需要得到的是哪些呢?

一个就是中国工业在国际产业链上的继续升级,还需要美国取消高技术限制,支持中国的技术进步。

从产业竞争来讲,中国和美国基本上没有竞争。和美国的高端产业来讲,中国基本上是中端产业。就是说以前的低端产业,比如说服装、玩具和鞋等等,已经慢慢部分转移到了印尼、马来西亚、孟加拉国、柬埔寨等等。当然有的去了中美和南美国家,比如说危地马拉等等。

而中国在中端产业上,主要是在机械、电子和化工等等方面开始占据主要位置。这些方面,有些是和日本、韩国和德国竞争的。在高科技方面,大概中国和美国竞争,是两大块,一块是IT的路由器和交换器,就是华为主打的一块。另一块就是新能源,现在看来是太阳能和风能这一块。

那么如果中国对美国国债支持,换取美国对中国技术进步,从而至少先来个自己的进口替代,不用从德国和日本进口,然后以后就走向世界,慢慢扒拉点德国和日本的国际市场过来,那么对美国也不是直接冲击。

另一个就是所谓美国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很多人以为这个是一个虚名,其实不然。因为这个市场经济地位的确认,就会导致不少保护主义法案的前提会消失,有利于减少中国产品在世界各国遭到起诉的。

当然中美两国会谈,一个显著成果,就是两国军队的直接交流。

按照美国军方的看法,就是他们对中国的军力增长没有意见,主要是对军力增长的意图,表示困惑。尤其是穆伦将军,老是抱怨中国的新技术发展,比如说打航母导弹,似乎全是冲着美军来的。

当然加强两军交流,可以保证误判。当年美国就是误判,跨过三八线,才导致中国介入朝鲜战争。如果那时候,有军队方面的交流,这样的误判自然就可以避免。

不过对美国来说,因为人家比较信奉暴力,所以比较愿意和其他国家的军队打交道,尤其是建立与其他国家,从上层将军到下层校官,都有比较紧密的联系,那么在发生政局变化的时候,美国就可以靠支持这些国家的军人来扶持亲美政府。

比如当年在台湾,美国试图保持和国军陆军总司令孙立人的关系,并企图推翻蒋中正,而以孙立人取而代之。这样的动作,在南韩和南越,以及不少中南美洲国家都干过。

最近美国抛弃埃及的穆巴拉克,就是因为和埃及的军队,具有这样的联系。而对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朗,美国常常觉得狗咬耗子下不了口,就是因为缺乏和这些国家军方的联系。

另外一件最近发生的事,就是美国政府的信用卡,刷到顶了。但是在盖特纳的拆东墙补西墙的操作下,要到8月份才会发生问题。

其实对美国政府来讲,提高不提高信用卡的上限并不是那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现在的国会可不可以认认真真、实实在在地拿出一个削减中长期预算的计划出来,不然的话,美元信用的崩溃是迟早的事。

当然人民币结算货币圈的建立,也是这样一个过程中必然出现的事情。

第三件值得一提的事,就是国际货币基金会的总裁卡恩老哥,给人抓起来了。

这里俺们就不想去探讨,卡恩老哥是不是真的色胆包天,犯了事,或者是被人布置了一个仙人跳。

但是这个事情的发生,尤其是发生在中美经济战略论坛开完之后,就很微妙地影响着未来国际货币基金会的走势,以及该组织的改革问题。

因为首先要考虑到的是,必须想一想找个人接任的问题。

按照不成文的惯例,世界银行总裁是美国人出任,国际货币基金会总裁是欧洲人出任。

因此现在欧洲人,尤其是德国财长部长,呼吁应该由另一个欧洲人接任。其理由不是以前那种惯例,而是说现在国际货币基金会正忙于在欧洲拯救几只小猪的事情,由欧洲人出任,会保证这个行动不会生变,最起码不会无缘无故拖延。

可是这种说法并不被非欧洲人接受。刚刚拜中国之力,而成为金砖国家集团新贵的南非,立即发表观点,认为这个位置,应该由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对国际经济很有影响力的金砖国家人士出任。

而且如果俺没有记错的话,欧洲占世界经济才20%,但是却有29%的投票权。中国经济大概占世界经济16%,好像只有9%的投票权。这些显然要改变,而在卡恩任上,却比较缓慢。

那么如果按照南非,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看法,必须由发展中国家出任的话,那么谁是最佳人选?

显然来自中国,现在是卡恩的特别顾问的朱民,是一个有力的人选。

当然其他的有力人选,包括南非的前财政部长Trevor Manuel, 墨西哥的中央银行行长 Agustin Carstens, 还有前巴西中央银行行长 Arminio Fraga, 都是不错的人选。

不过美国在IMF具有最大的投票权,那么美国在卡恩的辞呈交上来之后,如何决断,大致可以看到中美对话的成果如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