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意志 正文 9 狙击手

ssn786 收藏 10 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8.html[/size][/URL] 绵延无尽的荒凉雪山,看不到一颗像样的植物,几只刚开始褪毛的山羊正在绝壁上慢慢移动,寻找埋在雪里的嫩芽,周围不时有小石块滚落,它们就会抬起头,呆立在原地。几十年来,这里的山羊已经学会了避开小路或者河谷地带,因为平坦的地方总少不了雷区。 林淮生穿着厚厚的外套,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8.html


绵延无尽的荒凉雪山,看不到一颗像样的植物,几只刚开始褪毛的山羊正在绝壁上慢慢移动,寻找埋在雪里的嫩芽,周围不时有小石块滚落,它们就会抬起头,呆立在原地。几十年来,这里的山羊已经学会了避开小路或者河谷地带,因为平坦的地方总少不了雷区。


林淮生穿着厚厚的外套,蹲在炮队镜后面,看着山羊的上方几百米的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头,印度军队的一座前沿哨所就在那里,陪同他的萨利姆上尉坐在了一旁察看地图。

“前面那个山头上就是印度25师的部队?”

“没错,大概有一个排,属于第14马拉地轻步兵营,25师的主要部队还在东面。”萨利姆上尉说道。

“山后面有路吗?”

“有,但是很糟,只有夏天才能走。这个月份这些前沿部队得靠乌塔普尔基地的第153直升机中队运送补给。每个月会有一两次。”上尉接着回答道。

“北极星?”

“不不不,是米17。”

“那座山头离这儿多远?”林淮生一边问,一边心里估算着。

“直线1.5公里,当然山谷的落差就不能精确计算了,要走过来的话,可能得走上一天,能走的几条路都布满了地雷,有的是他们的,有的是我们的。”

林淮生现在可以看到带着绒线帽的印军士兵,从掩体后面探出头来,用望远镜朝这里看。

“这些年打过炮吗?”

“最近十年没有打过,1999年以后,双方都把主要工事转移到了山后面,打不着了,他们在前沿有几架猎豹直升机,对我们是一个麻烦,不过么,我们每个营都有毒刺导弹。”

林淮生离开观察哨时候想,任何一方想在这样的地形上发动大规模进攻都是毫无意义的。上级派他来本意是与巴基斯坦的陆军进行交流,交流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林淮生就是想到前沿来看看,他的要求着实让主人为难,尤其现在的局势很险恶;最后北方司令想到一个折中的半法——从地图上选了一个十年来最平静的山口让中国上校来走走,并且派了23步兵师的萨利姆上尉全程陪同。林淮生走下山头观察所得时候,看到有一些巴基斯坦士兵正在埋头准备武器,似乎有一次演习。

“怎么,今天有行军演习?”林淮生问上尉。

“不是演习,恰巧昨天有一架敌机坠落在东面,有人看到飞行员跳伞了,可能掉在山里了,上面让附近的守备部队去找找。”

“找飞行员?”

“不光飞行员,还有飞机残骸。”

“我能一块儿去吗?”中国中校直接问道

“中校,你见过比这里的山更可怕的地方吗?”萨利姆上尉笑着说道,这个问题让林淮生觉得很有意思。

“萨利姆上尉,我见过更陡峭的山地,就在500公里外。”林淮生说着朝东面指了指。

“好吧,我们一起去,飞机就掉在了几公里外,希望来得及送你回司令部。”

“印度军队会过来吗?”林淮生接着问道。

“一般不会。每年的6月份前,他们都不是很活跃,最让人担心的还是地雷,我们得走山羊常走得路,还有一件事,你得跟在我后面。”萨利姆上尉轻轻摸了摸小胡子说。

搜索小分队原来只有11个人,指挥官是一名中士,现在加上林淮生和萨利姆上尉,正好凑成了一个不吉利的数字,萨利姆上尉随身总是带着冲锋枪也能算半个战斗人员,而林淮生只有望远镜。

带队的努尔曼中士对萨利姆上尉草率的决定似乎有一些不满意,他认为一名非武装的陌生外国人肯定会拖累他的小队,但是碍于军衔又不能直言。林淮生看出了中士的不满,只能不动声色地跟在后面,他得尽量不使自己像个累赘。

努尔曼中士30来岁,对这一带还算熟悉,一直都走在最前面,他随身带着一个备用的海事电话和手持GPS,另外就是一支显眼的老式斯太尔69式狙击步枪,这是一件脱离时代的武器,落伍的外形和塑胶枪托,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军事五项上的小口径步枪。中士以外的其余的士兵大部分都携带着AK47形步枪。

林淮生一直觉得这里的山势非常类似于西部边境的喀喇昆仑山区,沟壑犬牙交错,山峰错落无序,如果没有GPS,在这里找到1公里外的目标都是很困难的。

1天前,萨伯2000预警机准确的报告了一架飞机坠毁于此,但是光靠坐标还是不够的。由于在冲突期间,实际控制线的约束力接近于零,出动直升机很容易被发现,所以只有靠步兵来确认实际情况。

小分队在山里绕了几圈,有几次把自己绕糊涂了,经过一次讨论,最后努尔曼中士说服了萨利姆上尉,继续按照他的想法去找那架飞机,林淮生不想发表关于地形地物判断的意见,毕竟自己只是客人。

下午2、3点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远处的山坡上一条很长的坠毁痕迹,飞机的零件散落在整个山坡上,飞机前面的部分落在了一条干涸的河谷里,机头仍旧朝着北,这是目标的方向。但是跳伞的飞行员始终没有找到。

“我们可以找到计算机的存储器,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还可以拍一段录像,这样会有……会有……政治上的作用”上尉扶着一块大石头气喘吁吁地说道。

“印度军队会不会来破坏?”队伍最后的林淮生问道。

萨利姆上尉有些犯难,他与努尔曼中士低头交谈了几句,然后恢复了自信,他对林淮生说:应该不会,为了一架残骸,不值得。

一行人开始找进入河谷的道路,一个小时后,终于摸到了河谷边上;这是一处隐蔽的山谷,两侧都是光秃秃的山头,林淮生觉得如果不占领这些制高点,很容易会被伏击,于是他很委婉地向萨利姆上尉提出了这个看法,萨利姆又一次征询中士的意见,最后中士认为士兵们都很累了,不能为了不切实际的理由让士兵们在缺氧环境里上上下下的折腾。

美洲虎攻击机一直维持着它被击落时的状态,残破的涡轮发动机掉在了飞机后面150米的地方,风吹过的时候,可以看到叶片还会转动。走在前面的士兵们一涌而上,都想从座舱内撬下一些纪念品,整队人顿时乱作一团。林淮生也走了过去,掏出了自己的相机,跳到了右侧还完好的机翼上,他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座舱内的驾驶员座位已经不存在了,显然是连着飞行员一块儿弹射出去了。左侧的断翼下有一个大洞,金属蒙皮朝内部翻卷起来。大概是导弹击中它的位置,也可能是坠落时被岩石撞坏的,林淮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也看不出门道,于是胡乱按下快门拍了几张照片。

“中士,你得让你的人把计算机的储存器找到,别让他们去拆其它没用的东西。”萨利姆大声说话的时候,看到一个士兵正在研究起落架上的灯,另一名士兵正在收拾掉在外面的减速降落伞。

“但是上尉,储存器长什么样?”

“我怎么知道?你得自己进去找找看。”

努尔曼中士很不情愿地走向座舱的时候,林淮生觉得,是自己缓和分歧的时候了,尽管他也不清楚存储器长什么样。

“中士,我可以进去找找,我以前修理过直升机,应该都差不多吧?”林淮生站在高处对着说道,努尔曼中士抬起头,看到林淮生在落日的余晖下熠熠生辉,感激地朝林淮生笑了笑。

“那多亏你了,你需要什么东西?”

“呃,榔头,还有斧头。”林淮生想了想说道。

“恐怕没有斧头。”

“那就找一块大石头来也行啊。”

林淮生一跃跳进了座舱,没有座椅他只能蹲着,他大致知道飞机的构造,如果有什么高级的电子设备应该在自己驾驶仪后面。这里的面板已经破损,于是他没有用斧头或者石头就将左侧一部指示夜间瞄准和激光照射的阴极射线管拆了下来,他将手顺着数据线伸进去摸了摸,四面都是硬梆梆的隔层,显然比想像的复杂一些。于是他继续拆燃油控制面板,这是一种80年代的飞机,整个座舱里充满了各种开关和仪表。看不到任何现成接口。

努尔曼中士的脸出现在了机舱外面,他友好地问林淮生是不是已经找到那个东西了。一声沉闷的枪响划过河谷,努尔曼中士突然消失在了林淮生的视野里,即使待在座舱内部,林淮生也能听到中士重重倒地的声音。

“怎么回事?”可以听到萨利姆上尉在飞机外喊话。

“一个印度狙击手,在山上。”一名士兵说道,林淮生把头埋在座舱内,不敢抬头往外看,他努力回忆着这里所有制高点和那一声枪响得位置。很快又是一声枪响,仍然来自于同一个方向,随即是另一名士兵倒下的声音。显然,这里的某个山头上有一个老练的狙击手,他第一枪干掉在飞机外探头探脑的中士,肯定不是因为他的军衔,否则他应该先干掉萨利姆上尉,最大的可能是因为努尔曼中士背着一支绿色的狙击步枪,他大概以为先干掉同行,就可以省掉经常换阵地的麻烦了。

顺便说一下,明天休息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