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把工作做细 55

春予曙阳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把工作做细 55

金友兴手里拿着一封信,他来到韩曙光面前问道:“老实交代,这是哪个女同学跟你来的信?”

“你知道的,只有男同学李洪奎和周康宁跟我来信,没有女同学跟我写信。”

“是的,可那是过去,今天这封信,地址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是枫桥公社来的,显然是知青的信。”说着,他把信放在了韩曙光面前,“你就慢慢地看吧,回头得讲给我听,让我也替你高兴高兴。”说着他走了出去。

宿舍里就韩曙光一个人了,他打开信一看,是肖雨玲写来的信。


韩曙光同学:

你好,我早应该给你写信的,我没有写,为什么呢?就因为你太不相我了,我说的什么你都怀疑,你嘲弄我,我还讲什么呢?现在我想明白了,我要讲一些你相信的事给你听。我已在半年前就是枫桥公社的知青了,我所以一直没有马上跟你写信,是因为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成为一个融入人民公社的知青。通过半年多的实际锻炼,证明我是能适应农村生活的。在学校,我们为区分优劣好差曾经拼过成绩,那时,只要调动自己的聪明才智读书就能得到好的评价,如果发展全面的话,会得到好学生的评价。成了知青啦,身份和角色发生了变化,评价的标准也起了变化,只要好好参加劳动,苦其心智,劳其筋骨,把平凡的工作干出不平凡的业绩来,并且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就是好知青。我认识到这一点,并不等于我达到了这一点,连认识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又怎么可能去达到它呢?我认识到了这一点,是会有意识去做到这一点的,我把我这半年多来的体会,浓缩到我的一首小诗里,你一看就知道了,因为诗是言志的,你看我做到了我说的话了吗?下面就是我的诗:柳枝绿,/桃花红,/满坡菜花映池中,/炊烟袅袅竹静立,/云似纱,/山朦胧,/野花野草香味浓。//忽闻牧童笛声起,/一路牛铃叮叮冬,/人间醉意在曲外,/人间醉意在曲中,/枝头喜鹊叫喳喳,/村舍李花缀桃红,/美在不言中。我们的邻居同志,你从这诗中嗅出了什么呢?过去,我们的家我们的学校虽说也是开门见山,但山是那么的遥远,现在我置身在小山村中,对山的感觉又是这样的不同。环境优美,空气新鲜,人的精神状态好,我们的心情自然也好。只是现在不能常见到你了,不能和你聊天,哪怕你的嘲弄,我都想听。这让我想起了同学们以前以诗相邀的那些往事,你的一首诗会时常在我眼前浮现,它让我回忆起我们许多美好的过去,你还记得你写的那首曾让同学们高兴的诗吗?明媚的校园里洒满阳光,/同学们在跳在歌唱,/该跳该唱现在别忙,/美酒越酿越香!//我们坐在几净的课堂,/知识伴着遐想增长,/过去现在多么不同的我们,/蜜蜂的智慧是博彩众长!这样的诗虽然记录着的永远是过去,但那却是我们共同的起点,虽然它在今天看来有几分幼稚,还有几分天真浪漫,这不也一样有趣吗?该说说我们的同学了,他就是你的好朋友李洪奎……


“嘟——”一声尖厉的哨音响起,打断了他看信,值星班长大声叫道:“都去看指挥连与我们连的篮球赛啦!”

韩曙光没有去看篮球赛,却翻来覆去地看着“傻丫头”的来信。肖雨玲渐渐活跃在韩曙光的记忆中,她居然跟自己写信了。在韩曙光看来,她是十分快乐的那一个类型的女同学:她既能和同学合群,又能和同学们争执,有时她像是在关注着同学,总是躲在远处看着大家,但和自己却很接近。她到底在想什么?当时没有一个同学能说清楚。在他的印象中,她是班里最“小”的一个女同学,个头不算太小但是力气小,居然在农村里已经生活了半年多,而且还适应了农村的环境,她真是不简单!自己不久前在驻地十几天的助民劳动中,都感到有些吃不消,她居然能扛住农活?这变化也是太大了!从她写的这一首小诗看,她对农村的感受是火热的,真挚的,奔放的,这让他都有些羡慕她了。他可是没有太多农民生活体验的,就像汪导林说他不了解农村人一样。肖雨玲寄来的那首他忘了的诗,让他想起了另一位女同学,那位女同学曾经深深地影响了他,那位女同学和她的妹妹老在他耳朵边上讲:“你的美术那么好,为什么不想当个画家呢?”再不就是说:“你有时说话,可是让人费解哟!”就因为这个缘故,他总觉得那位女同学和她妹妹老在他眼前晃悠。现在,他要最大限度地扬长,这正是她们姐妹俩对自己的影响,而这又几乎改变了自己,这姐妹两比曾经给他写过信的其他同学,比他的好朋友李洪奎,比现在这位跟他写信的肖雨玲对他的影响,更是大得多啊!

刘匀田对韩曙光说:“这样精彩的球赛你不去看,多可惜啊!”

“我不是手头上正有点事吗,就让你代我看吧。”

“可惜啊,指挥连上半场又输给咱们连了,虽说是输了吧,这个高连长实在是难缠,这越发使球打得好看……”

几天之后,韩曙光跟肖雨玲写了一封回信:


肖雨玲同学:

真为你高兴,你不仅体验了农村的生活,还能做到一下乡就有所收获。看你写出那样优美的诗篇,我知道我“缺”了许多课,既然我“缺”的课又补不回来,那么就只好借助你生花的妙笔,来一点一点替我弥补了。你可是彻底地征服了我,我也是彻底地相信你了,从现在起,我们之间来一个约定:你要多讲一些当知青的事给我听,讲一些农村的乡土人情给我听;我呢,多讲一些军队的事给你听。我那首都充满憧憬的小诗,连我都记不得了,你居然还记得,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倒不是因为它写得怎么好,而是因为它能帮着我们记起凝聚在诗周围的许多往事,这样讲的话,这诗也不错!这段时间,这首诗的确让我想起了过去淡忘的往事,但我们都不再是过去了。还是让我们来共同勉励,去书写美好的未来吧,你说这样好吗?此致

敬礼

你的同学韩曙光

×月×日


“傻丫头”能给他来信,让他很高兴。大约还是由于汪导林说他不了解农村的话深深刺激了他的缘故,他对这位邻居女同学来信的兴奋,是可想而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