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皇后陪了我一起去看顺妃。

与沈莺几乎一样的,是她的憔悴。不一样的,是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和绝望。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不由自责,自责自己去怀疑她。

那眼神,是决然伪装不出来的。

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顺妃也无言,过了半晌,还是皇后打破了这难耐的沉寂:“妹妹,皇上过来,还不让人奉茶吗?”

于是顺妃似乎终于醒过神来,忙唤宫女上茶。

端上茶来,我小饮一口,纯属没话找话,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这是义阳进贡的毛尖吧?朕那里有余杭进贡的龙井,改日叫人送来。”

“皇上,臣妾是北人,饮不惯江南的茶。”顺妃语中,倒似有着几分怨气。皇后暗中扯扯我的衣袖,我才想起,沈莺正是余杭人,我爱饮龙井,正是因为沈莺的缘故,今日当着顺妃提起,难怪她有不满。

我于是干笑两声:“朕让人带来了一些冬枣,知道爱妃爱吃。”我挥挥手,许安连忙招呼人把冬枣呈上。

高顺妃只是看了一眼,平淡地说:“臣妾谢过皇上。”

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于是又陷入一阵难堪的沉寂。

皇后决定把该说的话摊开来:“妹妹,姐姐日前所说,妹妹也说有理,可是今日一见,对莺妃妹妹,仍然是心怀芥蒂啊!”

“皇后娘娘,臣妾也知道,本不该怨恨莺妃,可是这心里,一想起当日情形,就……就……”她哭泣起来。

“爱妃,”我终于开口了,“在朕看来,你与莺妃,都是受害者,朕一定要查出元凶,为你,为敏儿,也为莺妃,讨还一个公道。”

顺妃跪倒在地:“臣妾盼皇上,早日为敏儿昭雪。”

“爱妃,朕如果连害死自己亲生女儿的凶手都惩处不了,这皇帝,岂非白做了!”


我真的要觉得我的皇帝是白做了。时间已经到了大业十三年(公元六一七年)的正月,关于案情,却没有太大的进展。

千牛卫对彩云和翠荷的调查也没有取得什么进展,以致办案者向我诉苦,不能用刑,怕是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因为沈莺的缘故,没有同意用刑。

高氏最近倒是没有再大吵大闹,大概是因为我过几日便会到顺妃那里抚慰一番,使得高家人还算满意,而皇后去得更勤,差不多隔日便要去上一回。

沈莺依旧“幽禁”在“海棠别院”,我和皇后也去看过她几次,使得她的情绪,也算好了许多。

至于沈光,这段日子也一直“告病”在家,没有上朝。

正月初六,来护儿大军出征,我把沈光也派了出去,领一千骁果卫做来护儿的部属,让他暂时离开东都这个是非之地,再说骁果卫这几年一直充作我的近卫,自雁门之战后,没有实战,也该锤炼一番了。

为了配合来护儿,我命令辽东、辽西和燕郡驻军加强戒备,牵制高句丽军,不使其主力南下,李密更是鼓动靺鞨诸部,骚扰高句丽北境,反正对靺鞨人来说,抢劫本是家常便饭。


二月中旬,却从河东传来了急报---马邑刘武周反,已经杀死太守王仁恭,聚集起万余人马,只是因为马邑为防突厥,驻有重兵,刘武周没有能够占据马邑郡城,而是劫掠一番,率部在城外占山为王。

刘武周本随韦云起在燕郡立下战功,虽然得到“提拔”,却没有得到实质的任用,心中怨恨,干脆辞了官,回到马邑老家做“田舍翁”。暗中却联络自己的一些老部下,图谋不轨。这两年突厥屡屡犯边,太守王仁恭因为刘武周有“将才”,私自请他到太守府做了个参谋军机的幕僚。

那王仁恭自己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府中却有个二十岁的小妾,长得如花似玉,风情万种,刘武周出入太守府中多了,两人竟然相互生情,勾搭成奸---比起老朽的王仁恭,武将出身的刘武周的确要有魅力得多。

刘武周倒是个敢作敢当的男人---偷偷摸摸,何如做个长久夫妻。并且自从隋军去年大捷之后,马邑受到突厥的威胁,已经大大减轻,王仁恭对刘武周的器重,也就大不如前,刘武周见情人的机会,便也愈来愈少了。

于是,就在二月初八,刘武周指使自己的党羽张万岁,就在太守府的大堂上杀死了正在办公的太守王仁恭,自命为马邑太守,聚众造反。

刘武周在马邑经营多年,虽然已经是个“百姓”,却是广有根基。半日之内,居然集结起六七千人,连马邑郡丞和鹰扬校尉府的校尉,都加入了他的队伍。

刘武周能够轻易聚集起这样多的跟随者,第一个功臣,却是朝廷,第二个,正是被杀的王仁恭。

从大业十一年的雁门之围开始,突厥骑兵多次骚扰抢劫马邑等地,而我只是在第一年减免了部分郡县百姓一年赋税,以后忙于策划对突厥的军事,却忘记了进一步安抚百姓,

这两年马邑等边郡百姓的损失,却不是一年钱粮可以弥补的。

糟糕的是,连这点朝廷的恩恤,马邑的百姓也没有真正享受到多少。

王仁恭是个贪官!这两年,他借着向朝廷上报“抗敌有功者”的机会,大肆收受贿赂,于是给钱者受到朝廷的褒奖,真正的“义士”反而被埋没。马邑百姓眼中,当然是认为朝廷赏罚不明。

更可气的,是他不仅不赈济受到战火的百姓,还借机大发横财,马邑百姓“免去”的一年钱粮,却成了“缓交”,于是老百姓刚刚庆幸大业十一年可以不用纳粮,到了大业十二年,却发现要一下交上两年的粮税,而这一年,老百姓或多或少也遭遇了突厥人的战祸。

王仁恭死有余辜,但是如此一来,河东道北部,又是陷入战乱---而要命的,是那里是与突厥相持的前沿。

却说刘武周杀死王仁恭的同时,也设计杀死了另外一块绊脚石---马邑镇总兵。幸好,马邑镇守军,还有少部分不愿跟随上司造反的马邑郡、鹰扬府官兵,在武贲郎将王智辩的率领下,与叛军激战,叛军虽然人数占优,到底战斗力不强,在城中抢劫一番之后,带着“战利品”---特别是王仁恭这两年收刮的民脂民膏,撤出城外,在桑干一带发展。刘武周把抢来的钱物、粮食,一部分分给部下,一部分赈济灾民,附近一些县里也有人响应,半月之中,很快就聚集起三万多人,占据了马邑郡七成以上的地域。

王智辩一面急报朝廷,陈述刘武周造反的前因后果---列举了王仁恭的一些不法之举;一面准备讨伐刘武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