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六十六章

hebinjjwy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我看着北平公主在我的怀里死去,眼睛里、鼻子里、嘴巴里,都是血。”她在我的怀中颤抖。 “别说了,莺儿。” “我一闭上眼睛,就看见北平公主的样子!不,不,我不要孩子,我不要我的孩子也和她一样。”她摇着头哭着。 “我会陪在你们身边,我会保护你们,我是皇帝。” “不,你办不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我看着北平公主在我的怀里死去,眼睛里、鼻子里、嘴巴里,都是血。”她在我的怀中颤抖。

“别说了,莺儿。”

“我一闭上眼睛,就看见北平公主的样子!不,不,我不要孩子,我不要我的孩子也和她一样。”她摇着头哭着。

“我会陪在你们身边,我会保护你们,我是皇帝。”

“不,你办不到,”她说,这使我倍感沮丧,“你是皇上,天下有那么多的大事需要你,那么多的妻子和孩子需要你,你不可能总是陪在我们的身边。你保护不了他,我也保护不了他!顺妃姐姐一直就在孩子的身边,可她保护不了她,只能看着她离开……”莺儿说的一点不错,这是皇宫,我似乎是至高无上,可我也许真的保护不了我心爱的人。

我让她哭诉,我知道,把胸中的郁闷都发泄出来,对她也许会好得多。


我搂着她,她红肿着双眼。

但我还是很高兴,因为她终于恢复了生气。

“你再好好想想,那日除开你,还有谁动过食盒?”

“路上一直是杏儿提着,我们都在,她绝没有打开过。”

“那么,顺妃宫中呢?”

“就只是顺妃姐姐打开闻了闻,还说粥香,我们也在边上看着,绝无人可以下毒。”

“你好好想想,从粥熬好,到你给敏儿喂,可有没有看护的时候?”

沈莺“哦”了一声,却又说道:“不可能,绝不可能。”

“你想到什么,快些说与我听,这很重要。”

“粥熬好,我就去换衣服,也就半柱香的工夫,是杏儿陪的我,那个时候,粥还在厨房里。”

“也就是说,粥有可能是在那个时候被人下了毒,除开杏儿,就是彩云和翠荷了。”

“不,不会的,彩云和我在一起数年,我们情同姐妹。”

“那么翠荷呢?她可是今年二月,我们成婚的时候,顺妃才送给你的……”我突然心中一动,顺妃?

难道说,是顺妃设计陷害沈莺,自己害死的自己的孩子?

这似乎不可能。

但是,我却想起一个典故---也许不能算典故,因为从现在算,还要好几十年才会发生。

据说,武则天为了陷害王皇后,不惜害死自己的女儿。

这可能吗?沈莺不是皇后,高顺妃似乎不应该为了个与自己地位相当的妃子而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

可是,宫中所有人都知道,我最喜爱宠幸的,就是沈莺。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怀疑,不过,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两个嫌疑目标:彩云和翠荷,而其中的重点,则是翠荷。


我把自己的猜测给皇后说了。

皇后立刻表示了异议:“不可能的,皇上,臣妾知道顺妃禀性纯良,绝然做不出这等泯灭人心,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朕也就是猜猜。”

“皇上让人暗查彩云和翠荷,并没有不妥,可是对顺妃,决不可轻易怀疑,臣妾了解,顺妃绝对是贤良淑德,而且,如果传到外面,只怕高家人心中不忿,又要闹出什么轩然大波了。”

“皇后说的是,没有证据,朕不会让人查顺妃的。”

“臣妾看得出,皇上心中,还是怀疑的,既然如此,皇上何不亲自往顺妃宫中走走?自月前北平公主被害,皇上已经许久未去顺妃那里了。”

“皇后,朕不想去见顺妃,怕她又哭哭啼啼,让朕早日惩办凶手,朕不表态,似乎心狠,表态,难道要朕为难莺妃?”

“皇上,顺妃悲痛,人之常情。顺妃妹妹也不是不明是非之人,我已经去看过她几次,和她讲了此事可疑之处,她已经领会得。再说,皇上去看看顺妃,一来自己释疑,二来安慰顺妃,高氏知道了,也会感念皇上。”

“还是皇后想的周到,”我由衷地说,“皇后真的是朕的贤内助啊!”


因为我是皇帝,所以,除开家务事,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我做。

沈莺说的没错,我的确不能总是陪在他们的身边。

离新年还有些日子,新罗的使臣就早早到了洛阳。

因为他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向我朝贡,更要紧的,是向我求援。

高句丽一直在寻找反击的机会,如果不是因为山水相隔,它一定会和阿史那咄吉合作,不过,阿史那咄吉围攻雁门,高元毫不知情,等高元听说突厥骚扰大隋北边,也准备起兵响应的时候,却得到了隋军大败突厥的消息。

虽然高元没有来得及在辽东响应,可是在南方,他还是有所动作的。

高句丽采取了全新的策略---联合夙敌百济,共同对付另外一个夙敌新罗。为此,高元不惜归还了一部分前些年被夺去的百济土地和人口,并且表示灭了新罗,两国平分。

在利益的诱惑下,百济武王扶余璋和高句丽达成同盟,共同出兵对付新罗---实际上,因为高句丽要重兵警惕辽东,百济军倒成了主力。其实新罗和百济也有矛盾,公元五五三年,新罗曾经借帮助百济抵抗高句丽的机会,夺去了百济在汉江流域的大片土地,甚至在第二年杀死了因为不服兴兵攻打新罗却兵败被俘的百济国王,对此,百济一直耿耿于怀,只是因为高句丽的威胁,才一直隐忍。

为了表达“同盟”的诚意,高句丽出兵两万,百济动用了五万主力,为了表达“同盟”的诚意,高元将高句丽军交给百济将领“统一指挥”。

新罗真平王金白净一面动员国内的“花郎道”抵抗,一面向大隋遣使求援。

对于是否救援新罗,朝中分成两派,一派是多数派,认为“新罗无信”,几年来并未起到盟国的作用,不值得大隋相助。

而以裴矩、韦云起为首的一派则认为,让高句丽在朝鲜半岛得势,不利于大隋的国家利益,并且新罗这几年多多少少还是起到了牵制高句丽的作用,“我大隋上邦,不可无信义”。

苏威既不反对出兵,也不赞成出兵,只是提出当下的大敌,应是突厥,辽东不宜大动干戈。对此,张须陀提出自己的见解:“突厥新败,内部自立纷扰,暂不会危害边关,若高句丽得势,他日于我扫平漠北,反成掣肘。”

真理,有的时候是站在少数人一边的。

我于是决定,以来护儿为左翊卫大将军,周法尚为将军,领左翊卫马步军三万,另调水军两万,渡海东征,在百济登陆。

我特地召见来护儿,当面教授机宜:“登陆后不可深入,择地立城寨,朕他日遣人垦殖,则东可援新罗,北可为来日征伐高句丽之基地。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使新罗疲而不亡,百济胜而实弱,为上上之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