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六十五章

hebinjjwy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一个老人颤巍巍走了出来:“皇上如此维护沈莺,臣心中不服,北平公主死的冤啊!”对他,我却不便发作,因为他是高妃的父亲,北齐贵胄,关东士族中的重臣。 “北平公主,是朕的爱女,为人所害,竟致早夭,朕心中如何不悲痛?然适才裴矩等几位爱卿说的明白,其中可疑之处尚多,岂可草率?” “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一个老人颤巍巍走了出来:“皇上如此维护沈莺,臣心中不服,北平公主死的冤啊!”对他,我却不便发作,因为他是高妃的父亲,北齐贵胄,关东士族中的重臣。

“北平公主,是朕的爱女,为人所害,竟致早夭,朕心中如何不悲痛?然适才裴矩等几位爱卿说的明白,其中可疑之处尚多,岂可草率?”

“皇上,事实俱在!”老人家心中悲痛,说的声嘶力竭。

“敏儿究竟是何人害死,尚未查清,除非毫无心智之人,绝不会愚蠢到众目睽睽之下杀人,况且杀人必有因由,若说是莺妃害死敏儿,却不知于其何益?纵使丧心病狂,也当是有所图谋。列位爱卿,谁可说出,此事于莺妃有何益?”我环顾四周,没有人可以答得上来。

“便是民间谋杀之事,官府处置,亦须谨慎,何况今日之事,亡者贵为公主,又有皇妃涉嫌,岂可不慎之又慎?若凶手另有他人,则莺妃蒙冤事小,公主九泉,岂能瞑目?徒使歹人逍遥。”我一番“义正言辞”,“控方”也都一时语塞。

“朕已严旨有司彻查,暂幽莺妃于‘海棠别院’,此事务求水落石出,果然是莺妃所为,朕也绝不姑息。”


沈莺暂时被幽禁在了“海棠别院”,我这也是无奈之举,不过我已经吩咐许安,“海棠别院”的供奉,一如往常,只是整个“海棠别院”的人,都不可以离开院子半步,宇文成都奉旨,领了十几个千牛卫守在院落的四外,既是“看管”,也有保护之意。

为了防范可能有人对沈莺暗下毒手,所有送入“海棠别院”的食用之物,一律经过严格的检查。

也是为了不招人非议,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也不曾踏进“海棠别院”半步。不过很多日子,我都由许安陪了,去御花园,我与沈莺相恋的小屋中,睹物思人。


这个冬季,格外得寒冷,大概是我四年多来所经历过的最寒冷的一个冬季。

“皇上,天气冷了,也该多披件裘衣。”元妃说道。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心里是冷的,穿的再多,又有何用?”

“皇上既然挂记沈妹妹,何不去‘海棠别院’看看,沈妹妹可怜的紧。”元妃拨了拨炭盆里的火,屋中只有我、皇后和她三个人,这原本宫人做的粗活,便落在她的身上。

我又是叹口气,我何尝不想。

“荣妃妹妹所言不差,皇上是该去见见莺妃了。”皇后说道。

“朝堂上面的事情,荣妃不知,皇后难道不知?朕已然多次为莺妃辩解,可是高氏为首,一班大臣,依然隔三差五上奏折,明里是问查办之事,实际仍然是望朕加罪沈莺。而此事已经查了一月有余,依然是不得要领。此时若去‘海棠别院’,朕只怕宫里宫外,又要有人叫嚷。”

皇后和元妃是宫里最信得过沈莺无辜的人,正是她俩斡旋,萧元两姓的大臣,很少有人在公主被害的事情上掺和。所以这段日子,我也愿意和她俩在一起。

元妃又往火盆中添些炭:“明摆着,这事绝不可能是沈妹妹做的,她冰雪聪明的人儿,决然不会做这等蠢事,朝堂上的大人们多半也是读过书的,何以如此浅显的事情也不明白。”

“事情摆着,”皇后说道,“高氏要的是皇上的态度,是顺妃在皇上眼里的分量。谁是真凶并不要紧,要紧的是皇上要给出令高氏可以接受的说法。”

我嗯了一声,皇后所言不差。

“皇上,还是该去‘海棠别院’的。”皇后说。

“皇后此言何意?”

“皇上要查真相,就一定要去莺妃那里。”

“难道皇后也信不过莺妃吗?”

“皇上,当日之事,非莺妃自己,怕是无人说得清楚。虽然皇上差人查办,可是查办之人,不论宫内省,还是千牛卫,谁人敢去讯问莺妃娘娘?臣妾也是才想明白,若是这般,再过得数月,只怕也无进展。可以去问莺妃的,只有皇上。”


看到沈莺的时候,我的心中不禁发酸。

她是如此憔悴,原本就显娇小的脸,而今更是瘦的脱了形,下巴尖削,眼窝也陷了进去。

最让我心碎的,却是她的眼睛。

那原本如水般清澈的双眸,而今却全无了当日的神采。

从那双眼睛中,看不到恐惧,看不到紧张,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绝无,便如一个深渊,无底的深渊,又似乎空无一物。

看到我进来,她很久才向我问安:“臣妾见过皇上。”她的声音中,几乎听不出什么语气。

这一刻,我感到后悔,后悔自己不该把她娶进这危机四伏的皇宫之中。

我的嗓子干涩:“朕……我……我来看看你,你,还好吗?”

“蒙皇上挂记,臣妾还好。”依然是平淡如水。

我许久说不出话来,看着她良久:“不要这样,见你这个样子,我这心里,难过得很。我……我也是不得已……”

“臣妾是待罪之身,不敢埋怨皇上……”她是如此平静,平静的似乎没有了灵魂,平静的让我的心愈加难受。

“莺儿,别人信不过你,我难道还信不过吗?我知道,你是冤枉的。”

她继续平静着,沉默不语。

“我是皇帝,我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蒙受不白之冤。我一定会查清楚,看是哪个混账东西。莺儿,我们还要厮守终生,我还等着你,为我生儿育女……”

她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以致原本守在房外的许安连忙进来。

“不,不要,我不要孩子,不要。”泪水从她似乎已经干涸的双眼中喷涌而出,我连忙把她揽在怀里:“好,不要,不要,我听你的,我们不要。”

许安走出房,帮我们把门带上,看看抢进内院的几个侍卫和宫女,挥挥手让他们都退了出去。

她伏在我的怀中,抽泣着:“我不要孩子,不要……”我用左臂紧搂了她,右手在她背上轻轻抚拍着。我现在反倒放心了,因为我感觉到灵魂终于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