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六十四章

hebinjjwy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入冬的第一场雪,就下的纷纷扬扬,从黄昏下到二更,依然未停。 “有道是瑞雪兆丰年,希望明年,又可以是个好收成。”我把沈莺揽在怀中,“为我生个儿子吧。”我后面的这半句,与前面却似乎毫不相干。 沈莺靠在我身上,羞红了脸道:“你不是一直说,自己喜欢女儿的吗?莫不是言不由衷。” “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入冬的第一场雪,就下的纷纷扬扬,从黄昏下到二更,依然未停。

“有道是瑞雪兆丰年,希望明年,又可以是个好收成。”我把沈莺揽在怀中,“为我生个儿子吧。”我后面的这半句,与前面却似乎毫不相干。

沈莺靠在我身上,羞红了脸道:“你不是一直说,自己喜欢女儿的吗?莫不是言不由衷。”

“女儿我当然喜欢,可是元妃高妃已经连着给我生了三个女儿,也该有个儿子了。你干脆,给我生个龙凤胎好了,儿女双全,好福气嘛。”

“可是,我却不想生儿子,要生,还是女儿好了。”沈莺突然表情有些落落,幽幽说道。

“这却是为什么?”

“你宠幸我,我心里明白,也很感激,可是总担心其他姐妹,心里对我怨恨。好在皇后娘娘一直都很回护莺儿,可是我如果生下个男孩,只怕皇后那里,也不似今日这般待莺儿了。”

我默然良久,宫里的确是天下最复杂的所在,不论如何冰清玉洁,过上些日子,总不免,或者说不得不,要去适应勾心斗角的生活。莺儿是善良的,她爱我,却不想专宠,因为她知道我身份特殊,可是她也不得不学会小人之心,学会处处提防。

我不知道是该惋惜还是该悲伤,只能把她搂的更紧些,在这皇宫里,我要让她觉得安全,便是“我”的宽厚的肩膀---我前面提过,杨广身材,算得上魁梧。

“皇后不是小鸡肚肠的人,况且我也已经跟她说过,将来的皇位,就只在她的三个孙儿中,她应该不会在意。”

“那么齐王和赵王,皇上……”沈莺望着我,欲言又止。

我看出她有心思:“我这里,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吗?”

沈莺看着我,终于说道:“齐王曾经派人来,给我送了几样东西,我不知道那些东西价值几何,只是觉得必定贵重,不敢收下。后来,我听说齐王还派人到哥哥那里送礼,被杜鹃嫂子谢了回去。”

我心中不禁想起中秋夜皇后所言,再忆起杨广当年为了能够当上太子,也曾经给杨坚最宠爱的陈夫人送礼,杨暕的图谋,不言而喻,看来我的确是要当心他一些。


这一日,我正在御书房里,许安却突然跌跌撞撞地进来。

我还从未见过他是如此的失态:“皇……皇上……”

“何事惊慌?”

“北平公主……北平公主……”

我心中一惊,敏儿先天不足,生下来一直有病,许安如此惊慌,难道是敏儿病又加重?

“你慢些说,公主到底是怎么样了。”

许安定定心神:“皇上,刚才宫人来报,北平公主,出了意外,怕是不行了。”

我急忙站起身,慌张中带倒了椅子;“快,和朕一起去看看。”

路上,许安小心地走近我身边,小声道:“皇上要有个预备,这事情,莺妃娘娘牵扯着呢!”

我心中更惊,沈莺?沈莺怎么了?


高妃大声哭泣着,全然不顾了礼仪,要去厮打莺儿,还是几个宫人拉住,而彩云正死死护住莺儿,翠荷则惊慌失措地站在中间,一会望望莺儿,一会看看高妃,不知道该去帮旧主人还是新主人。

沈莺脸色惨白,浑身颤抖着,她的脚下,一个小玉碗跌得粉碎,还有些许未吃下的米粥洒落在地上。

高妃看见我来,不再试图扑向沈莺,而是转身向我扑了过来---跪倒,几乎是扑倒在我的脚前:“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啊!”


敏儿身体一向不好,沈莺经常做些滋补的粥汤来给她喝。

今天,沈莺仍象往常一样,又熬了粥来喂敏儿。可是敏儿才不过吃了几口,却突然口鼻中都流出血来。

我看到小小婴儿死去的惨象,心中也难过至极,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够相信,沈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皇后也已经闻讯赶来,宽慰高妃。而沈莺只是面色惨然地看着我,她没有叫冤,没有辩解,只是一句话不说地看着我,双眼中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我绝不相信沈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本来,这只是皇宫里的事情,我已经下令宫内省和千牛卫进行调查。皇后的想法和我一样---这样的事情,对沈莺全无好处,她绝不可能做这样愚蠢而残忍的事情。

但是,高妃家里人很不满意没有处理的处理,他们在朝野还有着自己的势力。而一些原本就对我册立出身低下的沈莺为妃不满的大臣,很自然地加入了主持“正义”的行列。

我甚至有些气愤,如果是大业八年之前,真的杨广在时,他们敢这样吗?难怪许多皇帝更愿意去做暴君!

但我并不是暴君。

所以,我不得不在朝堂上公开讨论这一“家务事”,并且要为沈莺做一次“辩护律师”。

高家人果然首先发难了,粥是沈莺亲手做的,又是她亲手喂的,证据确凿。

一时间,廷议汹汹,不少大臣表示,应该“赐死”沈莺,至少也该“废黜”后打入冷宫囚禁。

悲愤的高家人甚至在朝堂上公然围着骁果卫将军沈光辱骂---如果不是因为我在,他们很可能将他生撕活剥。

苏威站了出来:“朝堂之上,如此嘈扰,成何体统?”

大臣们看了看他---到底是朝中最有资历的元老,又看看全副武装目露凶光的千牛卫---沈光不久前还是他们的首领,更看看龙椅上面色铁青的我,终于安静了下来。

“各位大人,”裴矩说道,他是我的“辩护律师团”中重要的一员,“莺妃娘娘所为,却是为何,列位想过没有?害死公主,于莺妃娘娘何益?”

“但害死公主的粥,却是莺妃所做,也是莺妃所喂,当时高妃在内,不下十人亲眼所见,粥中已经太医检验出剧毒。”一名高姓大臣反驳。

“正是这亲眼所见,最有问题,”另外一位“辩护律师”虞世基说道,“有谁行谋害之事,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又为何不选一慢性毒药,岂不是更加周全?”

“那沈莺不过一个乡野村妇,哪里想到这些?”一个大臣不屑地说道。

我大喝一声:“拿下!”便有两名千牛卫如狼似虎地上前,将他按倒在地。

“皇上,臣何罪之有?”

“朕便让你知道你是何罪。”群臣适才的喧扰,已经令我心中恼火,不免想杀鸡儆猴,“莺妃是朕颁旨天下册封的皇妃,你一个臣子,却胡说什么乡野村妇,还有什么尊卑吗?根本是藐视朕!杖四十!”我大喝一声,早有千牛卫应声,就要责罚。

“臣请皇上,收回成命。”右都御使魏征出班奏道。

“这厮不顾尊卑,妄言后宫,着实可恶!”

“皇上,罗大人所言,确有不妥,莺妃娘娘虽然不是出身名门,却也是知书达理,所学虽然不能比的鸿儒博学,但虞大人适才所言,断无不明之理。只是今日议事,正为以理服人,皇上若是只凭权威,恐人心不服,私下非议,有损皇上仁德,有辱娘娘清誉。且罗大人固然有不恭之罪,却非死罪,应交有司议处,今日当廷杖责,臣恐血溅金殿。”

魏征所言不错,一干千牛卫因为适才沈光被辱,正自心中不平,下起手来,十有八九得要了人的性命。

我挥挥手:“将他押下,交大理寺议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