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六十三章

hebinjjwy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十月初六,宇文述死,追谥许“恭”公,葬礼的规模,绝不亚于樊子盖当日,并且我亲自到场致祭。 宇文述的次子宇文士及,娶了“我”的大女儿南阳公主,算起来也是驸马。 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曾经在大业三年(公元六零七年)违反禁令,私下和突厥人贸易,被杨广问了死罪,临刑的时候,杨广突然不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十月初六,宇文述死,追谥许“恭”公,葬礼的规模,绝不亚于樊子盖当日,并且我亲自到场致祭。

宇文述的次子宇文士及,娶了“我”的大女儿南阳公主,算起来也是驸马。

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曾经在大业三年(公元六零七年)违反禁令,私下和突厥人贸易,被杨广问了死罪,临刑的时候,杨广突然不忍心,免了他们的死罪,发给宇文述当奴仆---儿子给老子当奴仆,自然是不会受罪的。

不过此时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还是奴仆身份,虽然不曾吃苦,名声却总不好听。

于是,我下旨免除兄弟俩的奴仆身份,赐侯爵爵位。

许国公的爵位,却由宇文士及继承,算起来,我是有些“假公济私”,按照传统,爵位该由嫡长子宇文化及继承。不过宇文化及刚刚免除奴仆身份,宇文士及又是驸马,倒是无人敢有非议。

宇文述留下的大片田产,我做了以下处理:从为宇文述家种地的无地佃户中挑选五十户,打着让他们为宇文述“守墓”的名义,把墓地附近的两千亩地分给了他们,等于变相使他们成为获得土地的农民---当然是要给国家交粮纳税的。

宇文述还有六千多亩地,其中一半,给了新的许国公宇文士及。其他一半,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又各得两成,还有一成,却是分给了宇文述的长孙,新封伯爵的宇文成都。

宇文家的田地分了个七零八落,如此一来,继李浑家族后,又一个有势力的大家族受到削弱。

宇文化及虽然封了侯爵,却并没有得到实际的官职---傻瓜才会让要杀自己的人当官。宇文士及也只是挂了个驸马都尉的虚衔---我前面讲过,这宇文士及暗地里曾经背着老丈人和唐国公李渊勾勾搭搭,所以这样的女婿,给你个好日子过就知足吧—这还是看在公主的面子上。倒是宇文智及,给了个将作少监,李浑的儿子李敏原是将作监,获罪后,原来的将作少监递补李敏的缺,将作少监的位子自然空了出来。原因很简单,这宇文智及虽然也没有什么德才,却是个废物---废物的危害总要小得多,我多少得给死去的宇文述一点交代吧!

宇文述你如果九泉有知也不必埋怨---你的葬礼办得很风光,墓地也修的很漂亮,这些可都是国库掏的腰包,算我补偿你吧。再说了,如果不是看你的面子,至少宇文化及,我是想把他给咔嚓了的。


宇文述死后,朝堂上自然要有一番人事调整。

韦云起实际掌管了兵部,不过他资历尚浅,我不想于仲文心中不忿,并未去掉他官衔中的“检校”二字。

魏征接任御史台右都御史,房玄龄升理番侍郎,掌管理番司,杜如晦出任民部侍郎,仍兼漠北宣抚司的差事。

编修史书的事情,则交给了当时的名士高士廉,算起来,他和高顺妃远远的还有几分亲戚关系,都是北齐皇室的后人。不过高士廉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李世民妻子长孙氏的舅舅。

另外一件要事,便是武举,因为筹划对突厥的战事,延至八月下旬,等到开榜,已经是十月里了。遴选出两百多武官,都先按了成绩,安排了正、从七品的基层军职。比如王伯当、殷开山等,都在本次科举中被选拔,只是另外一个重要角色尉迟敬德,到现在还没有露面。

其实是尉迟敬德没有参加武举,他是北周宇文皇室的亲戚,杨坚篡位,可以说与尉迟敬德结下了冤仇,自然不齿在仇人手下为官。

而我设法延揽的另外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已故的右骁卫将军长孙晟之子长孙无忌,本年还不到二十岁,我知道他如果不能为我所用,将来多半会帮人挖我墙角,所以早早寻来,做了我身边的“秉笔郎”,不要小看这个只有从七品的职位,领导的秘书,做好了是前途无量的,不过顾忌他是李世民的大舅哥,事关唐国公父子的事情,却是不能让他知道的。还有一个是时任晋阳(今太原)县令的刘文静,也被我调到吏部,做个六品主事。

内心深处,自己最顾忌的,其实还是眼下不过做个从六品虎贲郎将,在太原领着几百军士的的李世民。

但是我不能杀他。

首先,李世民好歹也是唐国公次子,贵胄子弟,又屡有战功,并无过错,杀之人心不服。

其次,李世民有才能,我希望他可以帮我建功立业。

最后,我最怕的,是我如果杀了他,不知道会不会是犯了要“遭天谴”的大错。

所以,我现在做的,是尽可能把将来可能为他做事的人延揽来为我做事。


十月十七,都护嘉良附国薄缘诸夷中郎将程知节奏报:大军七月入蜀,八月进至附国,附国四王子争立,各聚部众,大王子(就是当初请兵的那位)、三王子归顺,二王子反抗,被大军联合大王子、三王子剿灭,二王子自杀,四王子兵败,领余部逃亡宝髻,宝髻本已兴兵侵扰附国西边,此时更加“名正言顺”要“护送王子归故地”。而深秋之后,附国苦寒,“除党项、嘉良诸夷,多不能耐”,上书请示机宜。六百里加急传达诏命:分附国为南北两部,兄弟皆封王,以国公之礼---之所以分成南北而不是东西两部,是因为如此两部东境都接隋地,便于控制,而西面都要应对宝髻的威胁。薄缘部首领封都督,以郡公之礼。令附国、薄缘自安其边,大军回泸定驻扎,待明春再做计议。

此时的宝髻,首领正是日后鼎鼎大名的松赞干布的老爹,扩张的重点,并非东边的附国,而是北方的孙波(苏毗),而孙波北边就是大隋征服的吐谷浑故地,东边则是党项人和嘉良人的地盘,为了牵制宝髻,我指令对“友好邻邦”孙波进行一些“力所能及”的物资上的援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