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刺 正文 第十二章 离开上海(3)

zyxlyc 收藏 2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size][/URL] 走山路试艰难的,张天鸣,受过训练当然没什么,本了山林越野就是特种作战里的科目,可是董欣就不行了,刚开始的时候,董这个一直没离开上海的女孩进了山,看那花花草草的,还有那那么多鸟兽,觉得很稀奇,很好玩,可是时间长了就不一样了,到了最后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动步子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


走山路试艰难的,张天鸣,受过训练当然没什么,本了山林越野就是特种作战里的科目,可是董欣就不行了,刚开始的时候,董这个一直没离开上海的女孩进了山,看那花花草草的,还有那那么多鸟兽,觉得很稀奇,很好玩,可是时间长了就不一样了,到了最后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动步子了。


可是张天鸣,却不敢在这一带久留,因为这还没离开危险地段,虽然这里没有人可是山下却又,如果有,大型野兽,遭遇上了,没办法开枪的话,就有可能吧山下的鬼子引上来,这可不是好事,所以他虽然看到董欣累了,但还是没停下来,只是速度放慢下来。


又走了一段时间,董欣实在受不了,说:“我们能不能休息一会儿,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张天鸣看董欣,那个小脸,都累的扭曲了,也知道,这是到了董欣的极限。


好吧,我们坐一会,在走。就这样两个人找了棵大树,坐下来休息了。


董欣做下后,看这张天鸣,还在警戒着4周,有点过意不去的说:“你也坐下休息一会吧,”


张天鸣,后头,看这董欣,微笑着说,“我没事,你休息吧,现在还没有过了危险地段,注意一点好”


“哦,”董欣应了一声继续说:“看你好像不怎么累似的,你说女孩和男孩差距就那么大吗,我都走不动了,可你还没事,你说我是不是没用呀,难道别的女孩也和我一样吗:”


张天鸣,看这董欣失落的样子说“你在城市里长大,体力方面是有点不足,农村长大的姑娘能少好一点,不过比你强多少,我吗,和别的普通学生也不一样,我在德国,是在军校里上学,天天都有锻炼的,体力方面要好的多,要是普通男同学的话,也是快要走不动了,所以你不比谁差,”


董欣知道张天鸣在鼓励她,不过她还是挺高兴的,“你就骗我,我想男孩子一定比我强的多”


其实张天鸣,也不算太夸大其词的,张天鸣是什么,那是学特种战术的,天天,又是体能训练的,董欣跟她走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大约坐了两刻钟时间的样子,张天鸣不敢在等了,他可不敢在等了,他看了看董欣说:“欣欣,我们走吧,今天要翻过这座山,在找地方休息,等明有段路安全了,我们找辆马车走。


看着董欣艰难的站起了,张天鸣心里也是很难受,但还是忍下心来没说什么,拉起董欣的小手向前走去,不过好景不长,董欣走了一小段路,还是走不动了,不过她还是没出声,不过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了。


张天鸣,明白,她今天是到了极限了,停下来说:“欣欣,我背你吧,”


我能行的,还能走的,你不是也在走吗,你背我,会比我更累的”张天鸣看着那张屈强的小脸,有点想笑,又有点怜惜,就没给她机会,直接蹲下身体用命令的口吻说,不要在坚持了,上来,我们今天一定要翻过这座山。


董欣其实也知道,自己是真的走不动了,但还是不放心的说,“你能行吗?”


张天鸣,也没给她解释,“上来,我们走了”看这张天鸣的坚持,董欣最终还是上了他的后背,小脸比刚才更红了,又不好意思搂着张天鸣的肩膀,身体也不敢靠在张天鸣的后背上,这下张天鸣,可累着了,于是又好气,又好笑的说,用手把紧我的肩膀,把身体靠紧点,这样我会轻松地多。


董欣,没办法又靠了靠,这下张天鸣,顿时感到有两团柔软,顶到自己的后背上,顿时感到舒服很多。不时的心里还笑了笑。就这样张天鸣,背着董欣上路了,对于张天鸣来说,虽然负重上多了100斤左右那个样子,但毕竟人家以前练的就是那个耐力,所以短时间内还是没什么影响的,赶路的时间上到快了许多,而董欣,开始的时候,因为和一个男生接触这样近,但最后还是因为太累而放松下来,慢慢的趴在张天鸣的后背上倒是睡着了。


时间就这样在张天鸣背着董欣赶路的时候,一点点的过去了,而他俩也有惊无险的过了这座山,到了晚上,张天鸣找了户人家住了一夜,第二天找了辆马车又干了一天的路,晚上两个人走到了达县这个小县城,但是没敢多待,补了点食物,两个人又走了,张天鸣的意思是能不住城镇就不住,住在农村,或是农家里要安全的多,在农村里都是朴实而好客的好心人,给点小钱什么的都很高兴,有的,都是什么都不收,还给做山间美味。


就这样两个人走走停停,终于过了,日本占领区,到了国统去,等过了国统区,就是G**的根据地了,可是到了国统区,问题却出来了,因为,这是国MD的委员长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1937年刚开始国共合作之初的时候,被编入第18集团军的第8路军,才4万多人不到5万人,个1938年的时候,G**的第8路军已经30多万人将近40万人了,这还是可能保守的估计,这下可给老将吓了个够呛,这真要是在过那么几年,那还了得,那不达到上百万了,这还收拾的了,所以他就下了一道明令,要吧根据地孤立起来,不许各地的学生,或是青年,去参加八路军,问题是怎么阻止那,那就是凡事要过国统区到8路军根据地的青年,只要见到就抓起来,逼着当国民党的兵,不当的就关起来,就这样,从国统区到八路军的根据地的毕竟之路,都设了关卡,进行检查,年轻的壮小伙,男学生,不给任何理由,都被抓,后来连女学生都不让过了,就这是,八路军,领导没少跟国民党交涉,但没用,该抓还是抓。


为什么说那时候,有些爱国学生要参加八路军都要秘密接送那,其实跟这个是有很大关系的。


那我们的主角,张天鸣和董欣就遇到了这个问题,两个人走到了这个最后的关卡,过了,就是大山,就安全了,就是八路军的地盘了,那就安全了,可现在问题却出现在这里,张天鸣已经看到,好几个学生都被抓了,明显两个人想过也是过不去的,就得另想办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