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啸 第一卷 陌路烽烟 第20章 湘江血战

nickhand 收藏 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size][/URL] 第20章 湘江血战 “你们真的打下来一架侦察机?”连长有点难以相信。 刘大勇;“是的。” “那就立大功了!”连长为自己连里有这样的奇才也赶到高兴。 “敌人最多是延迟两天就会赶来。”刘大勇说道。 “为啥?”这是张正正反问。 “很简单,昨天敌人没有收到情报,今天一定会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


第20章 湘江血战

“你们真的打下来一架侦察机?”连长有点难以相信。

刘大勇;“是的。”

“那就立大功了!”连长为自己连里有这样的奇才也赶到高兴。

“敌人最多是延迟两天就会赶来。”刘大勇说道。

“为啥?”这是张正正反问。

“很简单,昨天敌人没有收到情报,今天一定会收到!就算昨天敌人开进的方向不对头,有两天的时间也足以让他们再次围上来了。”刘大勇判断道。

“多了两天的时间,说不定咱们的中央红军就已经突围出去了,已经过河了!”张正正说道。

希望如此吧。刘大勇的心情有点迷茫,不是说日本人在东三省占了咱们大量的土地么?怎么蒋介石的政府军不能和红军一起打日本人?(此时红军的宣传口号是北上抗日)。

国际局势这个词闯进脑海里的时候,刘大勇意识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确实很贫乏,自己知道的外部世界实在少得可伶,都是一些从旁人口中听来的零星点滴。

抗日,这个词刘大勇映像很深,但是具体的事情却是记不起来,自己记忆里的只是多是和作战有关的,看来自己确实是个战斗的天才!

到后半夜,十团的前哨就发现了全州方向连夜赶来的敌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了。刘大勇被团长叫去,详细的询问了他们击落侦察机的战斗,随后就陷入了深思。好像是对击落敌人飞机有了什么想法。

刘大勇打个立正后就出来了,杨政委刚好从阵地上回来,刘大勇赶紧站好立正。

“这么严肃干嘛?”杨政委将茶缸子递给警卫员,他早就听说过刘大勇这个班比较特别,阵地上面绝对不会对上级敬礼,最多就是一个立正。一见到这个不敬礼,光立正的家伙就知道是刘大勇。

他取下刘大勇的背包,仔细看了看样式,才还给一脸紧张的刘大勇,“怎么?怕我没收你的战利品?”

白了一眼刘大勇,“我没收你的,还得发给你一杆枪,那不是白忙活了!赶紧回去。”

刘大勇才不想在这里人人都比他大的团部呆,一溜烟的就跑了。

天色已经大亮,刘大勇回到连里,就被分到了阵地上。敌人已经开始进攻了,但是中央纵队还不见一个人影出现在湘江边上。

红军布置的是一个甬道式的狙击阵地,刘大勇他们早饭还没吃,敌人近上来了。一看敌人进攻的姿势,刘大勇就吩咐大家;“别乱费子弹,这伙敌人是连夜赶来的,大伙放近了打,折腾的两个回合敌人就会收兵。”

连里的其他战士弹药没有补充,明显要比出发前少了许多。作为开路先锋部队,弹药的消耗远比战士们的预料要快很多。

每人拿了一百发子弹匀出来给排里的其他战士,排长王晖没说什么话,只是拍拍刘大勇的肩头以示赞许。他是个地道的翻身农民参的军,因为作战勇敢而被提拔为排长,平素在河里洗澡那身上的伤疤看得刘大勇他们都很惊心。

“啾啾!”的子弹啸叫声中敌人弓着身子向着这边冲来,“噔噔噔···”敌人的重机枪也响了起来,他们的重机枪手很厉害,根本没有试射,弹流贴着战壕的边沿扫过!

“大勇!”排长在旁边大叫着命令,“给我把那各高手给搞了!”被这么一个高手压制扫射,他们排别说狙击战斗了,冒个头都是很危险的。

话音刚落,那重机枪的扫射就停了,“奶·奶·的!真遇到硬渣子了!”王排长吐了一口杂着土沫的口水,探头迅速扫了一眼就缩了回来,“敌人接近到一百米了,给我打!”命令一下,谁也顾不上那重机枪的厉害了,大伙赶紧翻身扑在战壕上面射击!

“噔噔噔···”一串弹流扫射过来,一声惨叫!

刘大勇已经捕捉到了那个机枪手的位置,这厮胆子贼大,竟然将机枪挺进到了仅仅五百米左右的距离,几乎没有瞄准,凭着这些日子对手中毛瑟的熟悉(枪感),随手顺势击发,子弹飞越五百米的距离,那个机枪手一头栽倒!

刘大勇这时才发现弹流竟然扫到了自己的旁边,子弹击碎的木头痕迹表面,刚才那弹流离他只有一米多的距离!他比那个机枪手只快了那么一两秒,结局就斐然不同!

摸摸生疼的脸颊,“嘶!”的一声痛叫,小心将一根钻进脸颊的木屑拔出。卫生员刚好经过,一见刘大勇半脸的血,急忙跑过来拖他。

刘大勇急忙按倒他,啾啾啸叫的子弹从上空飞过,充耳都是尖利的弹啸声音!

“我没事!”刘大勇呲牙咧嘴的拦住卫生员的手。

卫生员递给他一小块纱布,“自己处理一下,伤口保持清洁,否则会发炎的!”

刘大勇接过后小心的探出头,那挺重机枪被付机枪手接过了,这也是一个很老道的家伙!这挺机枪的弹流比起别的机枪来说准的多了,他们排的战士被压制的几乎抬不起头来!

这次刘大勇是细细瞄准再击发,充耳的爆炸声和弹啸似乎这一霎那间远去,刘大勇很玄妙的看到了子弹高速穿破音障的那一霎那,接着才是那机枪手倒下的一幕!

“打!”王排长一声怒吼,被压制的很辛苦的战士们纷纷开枪,弹流将冲到近前的敌人掀倒一大片!

“投手榴弹!”

十几颗手榴弹在排长的喊声中扔出!

爆炸的气浪冲得刘大勇满头的尘土,摇摇头睁开眼,一枪将一个举着枪大嚷的敌人军官点杀,俯身离开原地,后面就被几颗子弹打得灰尘四溅,看来自己的行为已经被敌人的神枪手给盯上了!

就这短短时间,排里就重伤一人,轻伤两人,都是被那挺重机枪打到的!重伤的一人右边的胳膊直接被子弹截断,伤势很重。

连里的机枪一响,敌人就潮水般的退下去了。

“隐蔽!”连长的声音大吼!这是敌人的侦察性进攻,目的就是找出他们防守一方的重火力点。看来对面的敌人是相当精锐的!

刘大勇缩在战壕里,“咣咣咣···”的几声响,然后就是短促的尖啸,轰然的爆炸,80口径的迫击炮弹威力并不小,破片杀伤弹的杀伤半径也不小,就算是有战壕的掩护,排里又伤了几人,好在都是轻伤,饶是如此,排里伤兵也接近一半了。

“这是那里的部队?战斗力怎么这么邪乎?”排长看着退下去的敌人,呸声说道。

“他们不是正规军,可能是那个绺子收编的。”这些敌人除了枪法有几个好的,炮打得一时准的吓人,一时漫无边际,根本不像是经过正规炮兵训练出身的,进攻的战术动作也很特别,动作很快,但是看起来更像是土匪冲锋。

敌人的两轮攻击之后没有占到便宜,就如刘大勇所说的退下去了,一直到傍晚也没有再发动大点的进攻。但是整个十团的狙击阵地一直没个消停,敌人不是冒出y一两个家伙放几枪。渡口还没有出现中央纵队的后勤大队,听连长说,他们还在30里之外。整个白天,敌人的十几架飞机都在湘江两岸的狙击阵地上空盘旋、扫射、轰炸!

直到夜色来临,那些飞机才离去,刘大勇他们连夜忙着修工事,中央的双红纵队最快也要明天中午才能到达渡口,这让狙击阵地上的所有战士都感到很压抑,中央纵队的速度越慢,他们面临的战斗就越残酷。

其实中央纵队在今天傍晚就可以赶到,但是最高三人组舍不得放弃那些坛坛罐罐,看到民夫们太过疲累,提早下达了休息的命令。他们计划第二天上午赶到渡口,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抢渡设备,再利用一个晚上和一个白天将掩护的战斗部队全部渡过湘江。

修完工事,刘大勇看看远处的湘江上面那三条细细的绳索一般的浮桥,随口问道;“为什么不多修几座浮桥,起码可以提高人员过江的速度。”

“桥很难修的!这里三座桥,还有两座是敌人留下来的”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刘大勇回头一看,原来是杨政委,“明天要是敌人的飞机重点轰炸浮桥怎么办?”

杨政委一愣,“你有什么想法?”

刘大勇精神一振,“连夜修桥,咱们这么多部队抽出一到两个团,月光这么好,连夜修桥怎么也能再增加两座浮桥!如果是中央纵队主力往这里过,起码也是好几万人!三座浮桥就算不被敌人的飞机炸毁,要过几万人也要好久!”

杨政委心中一想,理是这个理,但是战士们的体力不知道支不支持得住?但是刘大勇的这个提议就像是一根茁壮的小草在他心里发芽生长。

刘大勇他们班和很多被抽调出来的红军战士连夜开始修建浮桥,杨政委不知是说动了师首长还是彭军团长,很多的红军战士从湘江的两头开始修建浮桥,在连绵一公里多的河面上修建浮桥。中央纵队主力已经确定下来从这里经过,军团首长还是选择了比较稳妥的计划。

天色渐明,疲惫的红军指战员们看着河面上多出来的三座浮桥,一个个也顾不得兴奋,赶紧归拢建制,往阵地上赶,但是刘大勇注意到,因为毕竟是夜里修桥,无情的河水带走了几十个战士的性命。这就像是一根刺,深深地梗在他的心中。

停住脚步,“我不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