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枪打仗 第七章 吉野的爱情 第一节 吉野的爱情6

韦一笑7651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2.html[/size][/URL] 吉野太郎道:“只能看到个人影。” 桂花心想刚才脱衣入桶,只怕绰约之姿,已被尽见。一时恍然,忘了身处危境。 吉野太郎道:“你的脚怎么了?” 上峰道:“吉野君。” 吉野太郎应道:“哈伊!” 上峰道:“你出来一下。” 吉野太郎复出屏风。 上峰道:“你和那个桂花到底是什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2.html


吉野太郎道:“只能看到个人影。”

桂花心想刚才脱衣入桶,只怕绰约之姿,已被尽见。一时恍然,忘了身处危境。

吉野太郎道:“你的脚怎么了?”

上峰道:“吉野君。”

吉野太郎应道:“哈伊!”

上峰道:“你出来一下。”

吉野太郎复出屏风。

上峰道:“你和那个桂花到底是什么关系。”

吉野太郎道:“我有心娶桂花为妻。”

倒没说假话。

上峰道:“那你们现在并不是夫妻了?”

吉野太郎道:“是与不是,又有什么重要。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拘泥夫妻形式。”

上峰笑道:“难不成这桂花是你的姘头。”

吉野太郎正容道:“我与千叶子的感情,春田君是知道的。春田君出此言,职下实不能接受。”

上峰道:“是了,是我错了。只是我见你在屏风内和那桂花疏远的很,竟连桂花的身边都不敢去,你们现在没有夫妻之实吗?”

吉野太郎便答不出了。

桂花在屏风后唤道:“吉野君,吉野君。”

吉野太郎便又入屏风去。

一进屏风,桂花便低声道:“你闭着眼睛走过来。”

吉野太郎便依言闭眼,好在武功扎实,就是闭眼,屋中方丈之地,了然于心,并不走错,径直走到桂花泡着的桶边。

桂花紧盯着吉野太郎的闭眼,道:“你没有虚缝眼吗?”

吉野太朗正色道:“我有武功修为,就是瞎了眼,也如履平地。你不必顾忌我偷看你。”

桂花赤身露体,只披了肚兜,终究不敢尽脱。那肚兜在水中一泡,浮游飘荡,更难蔽体。还是桂花紧搂着肚兜,才让紧要体处没有些露。只是光背如玉,长腿脂滑,在水中波光艳影,活色生香,再不能些掩。

桂花道:“你站在屏风那边,把我遮起来。外面便看不到我了。”

吉野便依言站到一边,把木桶遮住。从外看,便只是吉野太郎的背影。

桂花道:“你装佯揉我的脚。”

吉野太郎便伸出手,在桶边虚揉。

桂花便道:“好了,好了,再轻些。”

又小声道:“你怎地这么不会说话,一开口,便说左家夫妇搬到了宪兵司令部。他们为什么搬去,这一问,不就把石头牵扯出来了吗?”

吉野太郎道:“又有何法?”

桂花道:“你只问左家夫妇和郑万年是什么关系,他们都是共产党,那共产党也是有许多能耐的,从戒备森严的宪兵司令部救人出去,也说的过去,干么非要问的那么仔细。”

吉野太郎道:“皇军尽效天皇,哪里能敷衍瞎问。”

桂花道:“你不是答应帮我救石头吗?”

吉野太郎道:“日本人做事,里外分明。我帮你救石头是我帮你救石头,公家的事也不能扔到爪洼国外。正是一码归一码。”

桂花道:“就是为了我也不行吗?”

语声轻柔,终于无奈地使出了女人的杀手锏。

吉野太郎闻言睁眼,桂花赶紧低喝道:“吓!”

吉野太郎复闭眼。道:“我与千叶子两情相悦,彼此深爱,十六年前花前月下,情爱融融。你,你真的是像极了千叶子。”

桂花心知刚才吉野太郎看了她的身段去,又联想到了从前的发妻千叶子,床前屋后,闺房私密,又急又燥,道:“你再说这些不着调的疯话,我便是拼着和石头一齐死了,也再不理你了。”

听道上峰在屏风外道:“吉野君,你揉好了桂花的脚没有。”

吉野太郎道:“好了。”

上峰道:“你再去审共产党吧。”

吉野太郎就往外走去,桂花去拽吉野太郎的手,吉野太郎就又把眼睛睁开了。

桂花低着头,脸若飞霞,蚊哼般小声道:“石头的性命就拜托了。”

她也听到日本人常说拜托这个词,入乡随俗,终于使将出来。也不管吉野太郎睁开了眼,把她看去了。

吉野太郎道:“我自有处置。”

出屏风去了。

听到门响。

又听到吉野太郎道:“左良英,我问你。你是不是共产党。”

左良英道:“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共产党。”

吉野太郎笑道:“你如此光明磊落怎地先前不说,等我抓住你了,这才说。”

左良英道:“你想问什么,我也不是什么都肯跟你说的。大丈夫生于乱世,山河残破,唯效国人匹夫之心,今天被你抓住,死便死矣,你想从我嘴里撬出什么,那是痴心妄想。”

桂花听到此处,心中宽慰,石头毕竟跟了左家夫妇十多年,情若亲子,想必回答盘问是有照应的,供出了石头,左家夫妇又如何忍心。

又听吉野太郎道:“我且问你,郑万年是不是你救出去的。”

左良英道:“那又如何?”

吉野太郎道:“是不是?”

左良英道:“这又有何讳言,自然是。”

吉野太郎道:“你和谁一起把郑万年救出去的?”

桂花一听吉野太郎又发疯追问,几欲急晕过去,听左良英道:“自然是我们共产党的英雄好汉。”

提到嗓子眼的心落回了些许。

吉野太郎又道:“你的同党都是谁,居于何方,姓甚名谁,你若从实招来,我奏请上方,说不定能饶你一条性命。”

左良英豪爽笑道:“你没见过共产党吗?”

吉野太郎道:“怎样?”

左良英道:“你何曾见过共产党都是贪生怕死之徒,你问什么,便即招供了的。”

外面便沉默了。

桂花心中宽慰。着即又想起左良英这样回答,又能落到什么样的好处。

果然听到屋外噼里啪啦,想到左家夫妇身上的伤痕,只怕又多了些。

心中一阵揪紧。

却听到屏风外野菊花笑道:“你能把他们打发走了吗?”

上峰道:“如何?”

野菊花道:“我身子也不软了,心也不慌了,我便即去吧。”

响起扑哧哧地泼水声,想来是野菊花从水池中爬了起来。

听上峰急道:“你干什么?”

野菊花道:“外面这样的声响,你当我还有心情和你风花雪月?”

上峰道:“难道你没有这样的雅致吗?”

野菊花“呸”了一声,道:“你们是礼仪之邦,这样的雅致,一边听棒棒棰,一边招风引蝶,我是蛮夷女子,心中是恶心的。也装不来。”

桂花也道:“你能不能等我沐浴完后再问那些不相干的。”

野菊花笑道:“看,并不是我一个不自在的。”

上峰笑道:“好,便给你两个奇女子这个面子。”

高声对外唤道:“吉野君,你把人带去吧,我完事了再审。”

又听到上峰和野菊花在屏风外哼哼唧唧,心中知道这对狗男女正在逍遥,又怕上峰不被野菊花勾走了魂魄,又怕上峰饱餐了秀色,抛下野菊花去审左家夫妇。

留意着外面的情景进程。

听到上峰“啊”地大叫一声。

赶紧也“啊”地尖叫起来。

半晌,外面的上峰问道:“你做什么?”

桂花道:“我的脚好痛。”

过了会儿,复听到哼哼唧唧又响了起来。

又听到上峰“啊”地大叫一声。

复“啊”地跟叫。

上峰怒道:“你做什么!”

桂花道:“只怕吉野君力大,刚才把我的脚揉坏了。”

上峰喊道:“吉野君!吉野君!”

便响起窸窣脚声,吉野太郎进来了。

上峰道:“你带桂花去看看医生,回来再沐浴。”

吉野太郎道:“哈伊!”

便走了进来,这回却不闭眼。

桂花刚才听任他睁了眼,现下也不好再叫吉野太郎往回走。

又记挂上峰撵她走,急道:“我不要走。”

吉野太郎道:“你就是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

桂花道:“我只怕那叫春田的和野菊花巫山过后,又去审左家夫妇。”

吉野太郎怒道:“你果然在干这样的浑事。只怕春田君知道了,连我的性命都难以保全。”

听到上峰在外道:“吉野君,你在做什么。”

吉野太郎便走到木桶边,去往外拉桂花。

桂花只打开他手,对外高声道:“春田君,我的脚不碍事,不用去看医生。”

上峰道:“我听你叫来叫去,怕你伤重。”

桂花道:“我便不叫了。”

上峰道:“吉野君。”

吉野太郎道:“哈伊。”

上峰道:“你便在里面陪桂花吧,她再脚痛,你给她吹吹气,再不许瞎揉了。”

吉野太郎道:“哈伊。”

就站在了桂花的身边,桂花哪能撵他走,便全缩在桶里,只露一个脑袋在外面。毕竟水是透明的,低着头,看着自己春光乍泻的窘迫模样,几欲晕去。歪转头斜睨了吉野太郎一眼,见吉野太郎正定定地看她,又急又怒,道:“你怎能这样放肆。”

吉野太郎叹了口气,走到一排木座边,这一处的木座被一个木柜取代,打开木柜,取了一盆姹紫嫣红的干花来,复走到桶边,将那盆干花在水面洒了一层。

干花遇水即涨,浮满水面,便将桂花的身子遮住了。

桂花见吉野太郎有礼,终于重建了对这日本人的奢望。心想这日本人寄情于她,终究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事,彬彬有礼,仍是一个体面人。

心里又好感多于防备,道:“我和田旺旺举案齐眉,夫唱妇随,这辈子,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你对千叶子的真情,我很感动,但我终究不是千叶子,纵生的和她一般相貌,心里是不如她那般装着你的。我对田旺旺,也如你家千叶子对你一般。这一节,你勿须再提。”

吉野太郎道:“我不提就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