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理由不把为失足妇女开光纳入修行呢?

近来网上疯传禅宗祖庭少林寺出了大事,说是释永信大师为失足妇女开光,被不懂佛法的警察坏了法事。其实,那些情绪激动、义愤填膺声称到了末法时代的网民,却歪打正着地说出了禅宗的真谛:一切有为法,皆为非法,一切非为法,皆为正法。

禅宗在中国的历史上,就是一种摧毁性的宗教,如果它有目的的话,那就是在全体中国人心目中推销了无神论,严格地说,泛神论。泛神论即是以有神论为表,以无神论为里子的思想,把神融化于自然界中。正如《景德传灯录》所说:“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从而消解了神的威严与崇高。马祖说:“不断不造,任运自在,任心即为修。”德山和临济教人无为无修,即无念,要行无修之修。所以,禅宗的修行自然演化为:“吃饭,穿衣,屙屎,送尿。”(《古尊宿语录》)

佛教与***都经历过“因信称义”的顿悟。慧能因听《金刚经》顿悟,他的因信称义消解了佛经佛法,从而颠覆了佛教,使佛教自唐后式微。路德则是从《新约》《罗马人书》中的“义人必因信得生”中顿悟新义。他的因信称义是要取消教会和牧师,直面上帝。其后的新教徒建立了社会主义的死敌美帝国主义,打着因信称义的口号,到处干涉他国内政,前不久,不照顾巴基斯坦的核心关切,非法入境打死了反美斗士拉登。

这两种宗教改革,带了非同一般的社会效果。路德的新教直接催生了“勤俭”“禁欲”的资本主义精神,带动了全世界的商业流通,造就了一大堆坐在电脑前的网友。而慧能的禅宗,则解放了佛教,人人可以自修,人人可以成佛。百姓跑寺院做甚?在家屙屎屙尿时就赚积分了。所以,他把寺院经济搞得一蹋糊涂,败了佛教的祖业和吃饭的家伙,所以,慧能实是“名教罪人。”应像戴名世一样开坛戮尸。

佛教咋个办?只有自力更生,不等不靠。必须解放思想,摸石头过河。小平同志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释永信大师说:“贫穷也不是佛教。”都是属于竖起哥伦布鸡蛋的人物。众口訾议,岂伤其一丝一毫哉?

自禅宗而后,寺院经济一落千丈,僧人们贫穷,在园子里种些果疏,同时请鲁智深看守,这叫独善其身;达呢,就是武二的哥哥死了,众僧人到清河县摇响灵杵,打动鼓钹,讽诵经忏,宣扬法事,顺便听些嘿咻回去,这就是兼济天下了。我认为没什么不对。

任何人只要到了普陀、灵隐和峨眉礼佛,都会郑重同意贫穷不是佛教。因此,释永信大师要光大佛门,开公司,做CEO,我认为其出发点是好的,其作为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释大师的行为超前,将来会被认可。总之,只会诵经枯坐的和尚不是好和尚,对自己无益,对社会也无益。自力更生解决温饱,兼带致富,也是社会主流价值观嘛。

回过头来看,既然“吃饭,穿衣,屙屎,送尿。”都是修行,那么,有什么理由不把为失足妇女开光纳入修行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