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五卷 狼行成双 第三十六章 缓兵

禹至恩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URL] 炮声隆隆,飞石四溅,黑鹰帮被炮火压得抬不起头来。迫击炮的精准度比山炮要高得多,就算老东北帮再土再不济,终有一发炮弹迟早会落到他们头上,将他们炸得粉身碎骨。对方有的是精力,弹药充足,人力众多;而自己这边仅仅两把手枪,加上上次剩下的几枚手雷,只能暂时压制攻上来的敌人。这场仗若真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炮声隆隆,飞石四溅,黑鹰帮被炮火压得抬不起头来。迫击炮的精准度比山炮要高得多,就算老东北帮再土再不济,终有一发炮弹迟早会落到他们头上,将他们炸得粉身碎骨。对方有的是精力,弹药充足,人力众多;而自己这边仅仅两把手枪,加上上次剩下的几枚手雷,只能暂时压制攻上来的敌人。这场仗若真要打下去,必败无疑。

经历了十多年的血雨腥风,宗泽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黑鹰帮虽然不肯受降,却个个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他相信若有朝一日日本人真的打过来,黑鹰帮亦会宁死不屈。这支队伍若就这样葬送在走狗汉奸的手中,实在太可惜。可何况,胜男……他看了雷崇九一眼,心中暗暗拿定主意,就算牺牲自己性命,也要将这支队伍营救出去。

他对雷崇九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一会儿我出去与他们周旋,炮声一停,你们即刻撤到山里去!”

雷崇九惊道:“不行!”

他却厉声喝道:“听话!你的弟兄有家有口,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炮声突然停了。趁着老东北帮上弹的间隔,宗泽提气凝神,朗声喝道:“大当家!在下是东北军独立骑兵第二旅旅长洪宗泽!洪某想同大当家谈谈,不知大当家可否赏面一叙?”他气沉丹田,声如洪钟,远在百米之外,他的声音依然听得一清二楚,大当家不禁暗暗称奇。对方毕竟是少帅的人,眼下日本人尚且不敢惹东北军,他一介土匪,还是少掺合为妙。

大当家想了想,扯起嗓子回应道:“洪长官!今天是我老东北帮同黑鹰帮的私人恩怨,还请洪长官置身事外的好!否则,枪弹无眼,误伤了长官,倒令小弟为难了!”

宗泽道:“既是私人恩怨,就应按江湖规矩行事;大当家如今搬来日本人的行头,对付手无寸铁之人,似乎不太仗义!”

江湖中人,最怕听到的三个字便是“不仗义”。义字当头,是江湖人奉行的不二法则。大当家脸上果然有些挂不住了,他提高了音量,极力为自己辩解:“洪长官!雷崇九心狠手黑,抢了我兄弟的货不说,还要了他的命,小弟实在咽不下这口气!黑鹰帮在茫荡山上一枝独秀,谁人不知;若不弄点行头,我等无名小辈,根本不是他雷崇九的对手!为兄弟报仇,应该算不得不仗义吧?!”

宗泽见对方确有谈判的可能,不禁一跃而出:“大当家,洪某这就出来同你当面谈!”

雷崇九想拦,却听到他低声喝道:“你们还不快走!”

雷崇九咬牙挥手,身后的帮众急忙趁机后撤。

宗泽高举双臂,示意自己未持任何武器,以展诚意。他缓缓向着老东北帮走去,地上的雪被踩得咯吱作响,那脚步沉稳有力,带着无声的震慑,老东北帮众竟不敢轻举妄动。

“站住!”大当家唯恐有诈,疾声喝住他,“洪长官,别再往前了!再往前,休怪小弟不客气了!”

宗泽就此停住。他沉着地道:“大当家有否听说,洪某此番上山,究竟竟欲何为?”

大当家实话实说:“小弟略有所闻,洪长官是想联络山中各帮一齐抗日。”

宗泽道:“的确如此!茫荡山上的各个帮派,我虽未全部到访,却也结识了几位热血汉子。大当家,咱们都是中国人,关上门,大家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谈?你何苦为他人利用,残杀自己人呢?”

大当家坦然道:“我们这种人,除了贱命一条,什么都没有,谁给我们好处,我们就为谁卖命。这是生存之道,无可厚非。”

宗泽沉下脸来,厉声道:“就算是为了生存,也不能出卖自己的人格和尊严!你以为你为日本人卖命,他们就拿你当人看了吗?哼!在他们眼中,你始终都只是一条狗!”

“够了!”大当家怒火中烧,恨恨地道,“洪长官,我敬你是条汉子,你为何出口伤人!”

宗泽双拳紧握,悲愤交加:“你们根本不知道日本人的野心有多大!你们也无从想象他们的心肠有多歹毒!眼下他们占的是东北,若我们再不奋起反抗,迟早整个中华都将沦丧!就连南洋,亦都可能遭到同样的厄运!”

大当家不屑地道:“洪长官,这些话,你同我们讲也没有用啊。就算将来日本人打进来,那也是你们东北军的事,与我无关。更何况,在下同日本人不过是一场交易,做做生意,有何不可?”

“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前尘往事涌上心头,宗泽恨得咬牙切齿,“表面上,他们是安份守己的商人,实际上却做着令人发指的勾当!洪某身上,一直带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四岁大的女孩子同她的母亲。她们被日本人捉去做毒气试验,母亲临死前,还死死捂着孩子的口鼻,希望以此挽救她孩子的性命……可惜她根本救不到自己的孩子……你们……你们如今就是在为这样一群禽兽卖命!试问你们良心何在?!”

这番话,令到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拿活人做试验,这是他们从来都不敢想象的恐怖故事。大当家半信半疑地道:“洪长官,单凭一张照片,怎能证明你所言是真?”

宗泽缓缓抬起手,卷起左胳膊上的袖子,露出手腕上的一条蓝色丝带编成的手链,颤声道:“这是我的妻子留给我最后的纪念……她就是被日本人害死的!十多年前,日本人已在广州秘密研制鼠疫病菌,当时他们捉了我妻子去做活体试验。我妻子不愿看到全城百姓因为她而受到感染,跳崖自尽了……各位都是老东北人,应该记得十几二十年的那场鼠疫吧!当时死了多少人?多少人?!日本人竟然研制这种杀伤力极强的生物武器对付我们,难道不是丧心病狂吗?难道不是灭绝人性吗?!”

所有人都沉默了。那场灾难,是老东北人心中难以磨灭的噩梦。他们之中,很多人在那时虽尚处年幼,却因就此失去了父母而印象深刻。日本人,真有那么可怕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