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狮 正文 古北口之战(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1.html


古北口之战(六)

郭钢团三营长见巴克什营镇中一片大乱,马上报告郭钢,王大庆在一边听后道:“今天会议暂停机会给我们送来了,命令部队马上乘乱冲锋,强占巴克什营镇,进镇后马上组织老百姓撤出镇中,以防日军脑羞成怒炮击巴克什营镇。动作一定要快,伪军现在不会反应过来。”郭钢马上下令让部队出击强占巴克什营镇,刹时嘹亮的冲锋号声响了起来,二团从三个方向向巴克什营镇发起了冲锋,在三营对面开阔地上的伪军听到冲锋号见我军大部队高喊着‘杀日军哪’发起了冲锋,也都从地上爬起大声呐喊着‘杀日军哪’跟随三营向镇中冲去。他们自己这一会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就是随着冲锋。在镇中的伪军见外面冲进镇中的部队有自己的弟兄们口喊杀日军,也不明就里的就跟着喊起来了,一时间到处是杀日军的高喊声。日军在各个伪军营级部队派驻的督察小队顿时成了中国人的追杀对像,他们惊慌失措的四处乱奔乱跑,还不时的开枪射击将伪军打翻在地,这更激起伪军的愤怒将平日里在心中集压的对日军不满情绪爆发出来。伪军们追着日军用枪射击,很快被派驻进伪军队伍中的日军就被消灭干净。这时郭钢的部队已冲进了镇中掌控了局面,并将伪军们方别集中起来对他们讲话。这些伪军这时也感到只有跟着抗日队伍走方可保住性命,日本人是不会容忍杀死他们的士兵而不报复的。因此他们就按照郭钢团派出的指导人员的指示列队走出了巴克什营镇前往指定地点集中。郭钢团的战士们马上派出人员动员镇中的老百姓撤离镇中,告知他们日军会报复炮击的。

铃木美通少将和他的一帮随从猖恍的逃到第二道防线方才将心放下。他命令31联队第一大队赶快修筑工事以防敌人前来进攻。并将巴克什营镇上发生的事情和飞机全部被击落的事电告西义一中将。发完电报他命令将在此地的伪军团长喊来,那伪军团长不知何事,屁颠屁颠的跑来,刚一进指挥所就被日军给缴了械并绑了起来。接着他又乘伪军不知情的情况下,命令第31联队第二、第三大队缴了伪军们的枪,将他们押在一边全看管起来。这些伪军心中打着颤但不知自己因何激怒了这些日军,只有如一群羔羊一样待在那囚禁地听天由命的等待命运的发落。西义一中将接到铃木美通的少将的电报对于伪军们的叛变他没多大惊讶,让他感到担心和郁闷的是电报上提到的日军前面支援的战车全部被击毁和这次飞机被击落一事。这支不知名的中国军队局然那够将皇军的战机战车击落击毁可见不是一支普通的部队,可这支队伍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感到不解,在他所知到的所有中国军队中有能力一次将10架飞机给击落和12辆战车给击毁的部队几乎没有,可现在事实摆在自己的眼前就是有这样的部队,怎么办。他望望远处自己的部下经过浴血拼杀刚刚夺下的南天门阵地。心中暗暗骂道:“八嘎,中国军队大大狡猾。让人琢磨不清的干活,我的前边的攻击他们的南天门的干活,他们的不顾而攻击皇军的后方的干活,良心的大大的坏了。这场仗的无法的打下去了,几万人的吃饭的弹药的统统的没有保障的干活。现在我的撤退的都问题大大的,向后撤的他们的不让,后面的阻击一定大大的利害的。我的撤退前面的17军的,他们的一定追击的干活,我的现在两面受敌。”他左思右想与他的参谋长小林角太郎大佐商量,两人一至意见,他们目前面临的局面十分危险,看来这是中国军队布置的一个大大的阴谋和圈套,先引诱皇军全力攻击古北口,由中国军队的王牌全力死守以消耗皇军的实力,然后再步步后撤引皇军深入远离后方供给基地,正合了他们的先辈们创造的军事学说‘诱敌深入’之说。再派主力绕到皇军的后方先截断皇军的供给,然后全歼皇军的疲惫之师,也正合了‘聚而歼之’之道。两人越讨论越感到前景可怕,于是西义一中将将他们讨论的结果马上电告武藤信义大将司令官。武藤信义大将接到电报后和小矶国昭中将参谋长共同研究了西义一中将的来电,认为西义一中将的请求有道理,电令他们作好撤退的准备,撤退的路线让西义一中将临机决断。同时武藤信义大将电告正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谈判的关东军情报部坂垣征四郎目前第8师团的困境,要他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中国军队的行动,好让第8师团和其指挥的各部安全撤出战区。于是坂垣征四郎马上知会北平军分会要求马上作最后的谈判。至何应钦担任北平军分会委员长以来,一直秉承南京政府‘一面抗日一面交涉’的国策和蒋介石‘有言抗日者杀无赦’的密令。派熊斌中将高级参议与日本关东军进行着停战商谈。今天熊斌中将高级参议接道坂垣征四郎的电话要求见面会谈,熊斌中将马上将坂垣征四郎的要求报告给何应钦,何应钦指示熊斌中将到那后要见几行事。

坂垣征四郎见到熊斌中将高级参议道:“熊中将的,我们双方商谈以久,总因各种原因而未能答成协议。今天我想告诉你,你们的古北口防线已被我大日本皇军攻陷。我大日本皇军为了表示对停战的诚意,我们大日本皇军决定于现在停止进攻作战希望你们的军队能够也同时停战。让我们在和平的环境中来坐下谈判。当然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那么我们大日本皇军会奉陪到底的。我约你来就是要谈一下具体的停战时间,和有关问题。你的同意。”熊斌这将一听感到很吃惊,他想今天这日本人是怎么了,那提出主动停战的动议,那当然是好事,但又一想这会不会又是日军的一个阴谋,想到这里他便道:“停战我们当然同意,但是你会不会还有什么条件?这样的事我必须要请示我们的长官,才好具体的谈,你看可好。”坂垣征四郎道:“那是当然的,你可以告诉你们的长官如果他的同意的话,我们双方就于今日下午6时30分开始停战,如果到时你们不停止作战的话,那就是表明你们还想作战,那么后果的话就由你们来负,我大日本皇军的战车将要直开北平城中才罢休。好了你可以回去报告去了。记住,现在是5时,你们还有一个半小时。”说完坂垣征四郎摆出一幅送客的架势。熊斌中将急及忙忙从坂垣征四郎之处出来跳上在外面等待的汽车,命令卫士和司机马上开车到何应钦的公馆一路上是飞驶电闪。这时坂垣征四郎在他的寓所也是心急如焚生怕自己刚才把弓拉的太紧,万一中国军队不同意那将把第8师团陷入绝境,自己只有一死去向天皇请罪。

熊斌中将向何应钦报告了与坂垣征四郎的会面和谈话,何应钦听后沉思一会,然后拿起电话要通了在密云的第17军军部,讯问了前方战况并告诉17军军长徐庭瑶北平刚刚发生的事情。徐庭瑶道:“何委员长,如果能够停战的话那就赶快停战。现在我部伤亡惨重,南天门及其周边地区的我军阵地均已丢失,我军现已退到南天门后600米的地方在赶修新的防御阵地,局势不容乐观,日军的大炮战车十分利害,我军的炮兵埙失很大,如果再战埙失会更大。”何应钦默默听完徐庭瑶的电话,对熊斌中将道;“你先回复坂垣征四郎,我们同意他们的提议,先将战事停下来,别的问题我们坐下来谈,这一直打一直谈那能谈出什么来。只有坐下来心平气和的才能谈问题吗。”熊斌中将领令而去。殊不知这正是班垣征四郎想要的结果。熊斌来到坂垣征四郎处,转达了何应钦的意思道;“我们同意贵方的提议,先将眼下的双方战斗停下来,关于贵方提出的条件我们可以慢慢的详谈。你看我们怎么下命令吧。”坂垣征四郎道:“为了避免在我们谈判中双方再发生战事,我看我们双方都要在命令下达的同时让各自的部队马上同时撤往后方,你们的部队要撤至怀柔、延庆一线,我大日本皇军也撤至宽城以东地区,为了表示我大日本皇军的谈判诚意,只要你们的部队开始后撤,我皇军同时也开始动作。你看如何?”熊斌巴不得这句话,马上表示同意。他那里知道现在的日本人是巴不得马上停止战斗,让他们的第8师团能够安全的撤出然后再谋进取。坂垣征四郎和何应钦在日本军校是同班同学,并且两人私交甚好,早以吃准了何应钦的性格知道他的提议何应钦一定会同意,但他担心的是中国在前线的军队在目前的态势中不会放弃这将要取得的重大胜利,因而他一直悬着一颗心,见熊斌满口代表何应钦同意了自己的要求高兴的差点跳起来。马上同着熊斌的面向关东军最高司令官武藤信义大将报告双方会谈结果。并让熊斌中将亲耳听到武藤信义大将向部队下达的停战命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