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镇的罗四少 第一卷 芙蓉镇 第五节 小刀那个快啊!

穷银 收藏 0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2.html[/size][/URL] 大虎子看着悠哉悠哉躺在床上的二哥,郁闷的在房间里转了两个圈圈。见到二哥没有什么要说的,他最后闲极无聊的将腰里的长苗匣子放到桌子上拆起枪来。 斜眼瞄了一下在桌子上发狠的大虎子,二哥奸笑了一下后用戏谑的口气说到:“怎么了?有气憋到肚子里可容易生病啊!” 张智勇挑起话头来大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2.html



大虎子看着悠哉悠哉躺在床上的二哥,郁闷的在房间里转了两个圈圈。见到二哥没有什么要说的,他最后闲极无聊的将腰里的长苗匣子放到桌子上拆起枪来。

斜眼瞄了一下在桌子上发狠的大虎子,二哥奸笑了一下后用戏谑的口气说到:“怎么了?有气憋到肚子里可容易生病啊!”

张智勇挑起话头来大虎子可不是惯孩子的人,一股脑的将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

看着将心里话都吐出来的大虎子长出了一口气的坐在那里,二哥先是“哈哈”一乐随后才用有些调侃的口吻说:“咱们哥们都是啥出身啊?是兵痞、是丘八!打淞沪的时候跟大部队散了就一直没有个安生的地方,这回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大哥打算领着咱们甩开膀子大干呢!你以为我是带你来发飙的?再说了,这是什么地方?这是罗家的芙蓉镇,不是咱们那个土鳖地方。要是下午你敢把爪子动一下,早被人家跟轰成渣了。哥哥我是见了人家的厉害后才给他们陪小心的,再说了除了哥哥我碰到的这根线外,你再找一家能卖敢卖家伙的地方试试?”

听到这里大虎子就又有疑问了:“二哥你当初是咱们碰到他们的?”

既然打算开导大虎子,张智勇就知道他会问这个问题。苦笑了一下后他才说:“一个来月前大哥让我去找地方买家伙的时候在武汉碰到那么一伙人,哥哥我瞅着一个两个极为嚣张。看着人家那排场我就知道是个肥羊,瞅着他们从福泰旅馆出来哥哥就寻思着能不能发一笔财。结果真的还是一头肥羊,我骗开他们的房门后从他们的箱子里翻出了成封的大洋有千十块,还有什么外国银行的票票好几本,哥哥我高高兴兴的就溜了。可没成想刚到晚上就被人堵住了,本来哥哥我寻思凭着手里的家伙可以脱身呢?哪成想人家那才叫生猛呢!机关枪、手炮一个劲的搂,把哥哥我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最后我被堵到一个小巷子里。”

听到这里大虎子禁不住插了一句:“那二哥你一定是撩了他们翻墙跑了,要不就是抓了他们的头,逼着他把你放了吧?”

听了大虎子的话张智勇苦笑着摇头。

“你戏文听多了吧?武汉那是什么地方?临时的首都!哥哥刚被堵住就来了一大票的宪兵、警察,本来我还以为能被宪兵抓走呢!要是那样的话哥哥也好脱身。谁知道人家更厉害三下两下将来的宪兵打发走后堵着巷子就要狂轰,要不是我机灵的第一时候举手投降的话,现在你就见不到哥哥我了。”

听到这里大虎子的眼睛都放光了,赶紧向摇头的二哥问:“那你最后是怎么脱身的?还带着几把咱们都没有见过的家伙回山了。”

张智勇撩起袖子给大虎子看看自己胳膊上的伤疤,然后说:“一顿打时免不了的,哥哥被打的实在是受不了了,原原本本的就将事情告诉了人家。谁承想人家听说咱们要买家伙后,就变了一个脸极力的向我推荐各种火器。最终哥哥被人家掏光了身上所有的子后,背着一堆东西就回山了。”

“就是这个罗霸道?”

听见大虎子这么问,在那里躺着的张智勇点了点头。

“那二哥你说罗霸道真的像他在酒楼吹嘘的能买到飞机大炮吗?”

见到大虎子这么问,张智勇摇摇头:“这点上我不敢保证,不过罗四少肯定有比较硬实的门路。不然就凭咱们哥们在国军的见识,就连在教导队的老九都不知道那些东西的来历。而国军更没有听说哪个部队配备了同样的家伙,显然都是国外最新的东西。在这个时候罗四少能整到手,那他在国外的关系已经通天了。”

听了二哥的话大虎子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说法,不过这时他有想起来了,随后问张智勇:“二哥那你说咱们这回要写什么家伙回去啊?我看今天那个长得壮壮的家伙,手里的那个手炮比较好,要是可能的话二哥你一定也要给我整一把。”

听了大虎子的话张智勇没有搭理他,而是在心里想到:就这手里的几根大黄鱼能买些中正式回去就不错了。

罗霸道愁的是没钱,

老王发愁的也是没钱,

而张智勇愁的还是没钱,

三方人都在纠结中过了一晚。

听到“砰砰”的砸门声,罗霸道慵懒的在床上翻了一个身,没有搭理门外的人而是继续睡他的大头觉,直到“轰”的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了,他才拍拍身边的白羊从床上坐了起来。睡眼迷茫的看着满脸怒气站在门口的二哥,罗霸道有些不耐烦的说:“二哥你也经常回来,要走的话我就不亲自送了。什么时候走告诉我一声,我让罗平送你一下。放心从老爹那里整到的钱,弟弟我不会忘了你那一份的,没事的话赶紧关门我还要睡个回笼觉呢!”

看着重新搂着白羊躺下的弟弟,站在门口的罗志翔是不知道哭还是笑。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自己的弟弟得到了家里所有长辈的宠爱,就连一向有些古板的老爹对他都是百依百顺的。因为与哥哥姐姐们年龄差的有些大,他们对于最小的弟弟也都极力的惯着。闹到现在自己的这个弟弟有些像脱了缰的野马一样谁也牵不住了,要不是老爹还能镇住他一些,那自己家里的这个罗霸道真的就能上天了。

昨天已经试了一把了老爹和美女都没有让四弟吐口,看来要从他嘴里抢肉还得用别的办法。

“老四,哥哥一会儿就要回县城了,就在早上的时候县长派人来说,鬼子已经开到了距离县城不到一百五十里的地方了。这回去了之后哥哥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你在家里一定要照顾好爸妈,不然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罗志翔就转身向外走了出去。

听完三哥的话罗霸道躺在床上,一边抚摸着身边那光滑的身体,一边琢磨着三哥的话。怎么寻思着都不对味,整个好像他不在了之后自己能虐待爸妈似的?在老三整的想在罗霸道也没有要打晨炮的心情了,他腻腻歪歪的起床决定要好好的跟老三说道说道。

就在罗霸道忙着打理个人卫生的时候,他的三哥罗志翔正和老爹在偏厅里唠嗑呢!

“爸您就那么肯定老四会答应吗?要知道我这个四弟可是······”

听了三儿子的话罗氏一组的族长罗家的主人罗世清小小的抿了一口茶水后,才有些露出了一副老谋深算的表情,用镇定的口吻对他的三儿子说:“你们的这个弟弟虽然平时有些混账,可是你知道他的弱点吗?”

罗志翔信了一下随后摇摇头,用试探的口气说:“好像没有什么绝对的弱点吧?虽然老四有些好色,但是绝不会因为女人而耽误正事的。而他那死要钱的性子也是只针对外人的,至少每回从您这里整到的平日花销老四还是分我一些的。”

“嗯”听到这里罗世清的声调抬了起来,看看由不知觉的三儿子他顿了一下说中的茶杯:“我说老四怎么花的那么快呢?回头我跟管家说一声,你那份月例从下月起扣一半,直到还完老四的欠款为止,就按他欠的四成来还。”

罗志翔在心里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嘴巴,自己的嘴怎么这么贱呢?随后他有些弱弱的问老爹:“爸,老四欠家里多少啊?”

看着可怜兮兮三儿子,罗世清面无表情的说:“不多,日常的月例老四刚刚支到民国一百年。”

扳扳自己的手指罗志翔现在快哭了,敢情老四已经提前支了七十多年啊!就是四成的话也得要还近三十年的月例钱,以老四那让自己叹为观止的月例钱,自己还不得还到死啊!

罗世清自己下手扳着手指差数的三儿子,他正了正色说:“老四的毛病一大堆那都没什么,家里人看重的就是他对亲人的那份亲情······”

罗世清正要跟三儿子说呢!门外响起了皮鞋拖哒的声音,随后就听到了罗霸道扯着嗓子喊。

“罗志翔你给我说明白了,大早晨的你拉达个脸跟说遗言似地腻歪我什么意思?”

闯进屋里后看到坐在那里的罗世清后,罗四少的嗓门小了一点,可是还是耿耿着脖子跟公鸡似得奔着罗志翔去了。

“放肆,罗志平哪有你这么跟哥哥说话的?”

一家之主的威严可不是盖得,被欺压了是好几年的罗霸道一看到老爹沉下了脸,马上就换了一副笑嘻嘻的面孔,一边贱嘻嘻的绕道了罗世清的背后给他捶背,一边瞪着眼睛怒视着他的三哥。

“爸您不知道昨天来了两个买家,我已经跟人家谈的差不多了,这批货要是出去后我至少能赚上一倍。您老人家不是说过在商言商吗?我要是言而无信的话,以后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啊?再说了三哥要军火也不给他个人用,虽说抗日救国人人有责,可国民政府也不能空口白牙的就拿我的东西吧?再说了咱们可是正经的商人照章纳税一分钱也没有少交过,那就是对国家最大的帮助了,那些税款如果不浪费的话可以买多少军火啊?”

看着听了罗霸道的话后频频点头的老爹,罗志翔恨的牙根都痒痒。可是被程县长的侄女迷得五迷三道的自己,当初可是拍了胸脯的保证能从老四那里抠出军火来的,这要是空手而归的话自己的脸往哪里放啊?

身后人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后,罗世清这才开口:“老四啊!你三哥在县城也不容易,这跟程县长已经打了包票了,怎么说你也不能让你三哥空手而归吧?再说程县长的面子还是要照顾的。”

罗霸道的眼珠子转了一下,心里不住的赞叹还是自己的爹爹老奸巨猾。

“爸您都开口了怎么说也得给程县长匀一份了。”

罗霸道看了一眼三哥随后问他:“我听说县里还有一笔税款没有解走吧?”

罗志翔听了心里一惊:“老四你不会是打那笔税款的注意把?”

罗霸道给了他三哥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

“你傻啊!到时候鬼子打来那笔钱还不知道是谁的呢?便宜了别人还不如用它来购买军火呢!再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照顾你弟弟的生意是哥哥应该做的,大不了完事后我给你分一笔回扣。”

罗志翔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弟弟,最后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的他只能颓然的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弟弟的这个提议。

随后罗霸道就展现了他作为商人天分,将自己的三哥说的云里雾里的签字画押后。看着三哥垂头丧气的骑着马走了,站在自己家的大门口罗霸道仰天长笑。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罗四少边走边笑,心里不住的盘算着这笔买卖自己赚了多少。四百支春田式步枪,每支成本是六十美元,出手就翻它两翻。M1919A4式机枪四挺,起码自己也得从中间抽它个千八美元。子弹便宜点每发赚他个两三美金就行,一共是二十万发。Mark II手雷四千枚,每枚赚它十美金就行。迫击炮出了六门加上备弹,可是要狠狠的勒了他们一笔。加上其它的零零碎碎的东西,这回自己怎么说也能小弄它百八十万的。看来这军火里面还是子弹是大头,没有子弹的枪那就是个烧火棍,回头给史密斯追个电报,子弹在多要个几十万发。

看着少爷一边走还一边笑,罗寇有些不解的问他旁边的弟兄:“少爷这是遇到什么好事了?能乐成这个样子。”

罗日这时小心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少爷这是要下刀了,有那些冤大头在那里,依少爷的个性怎么能不狠狠的宰上几刀呢?”

听完罗日的话所有的人都狠狠的点点头。

耳朵里听见手下人的非议,罗霸道这时高兴也没有跟他们计较。

“罗定你不用跟着了回去后点点数,中午我三哥会派人来领货,决不能少给人家一发子弹,咱们生意人绝对要讲信用,知道吗?”

吩咐完,罗四少迈着八字步就上了乐清楼。

显然经过了一晚上的深思熟虑,楼上的两伙人心中都有了一些数。见面的一通客套后三方就直接的进入了主题,两伙买家对视了一眼后最先发话的是张智勇。

“四少,因为要得急我也不跟您客套了。像上回我用的那种美利坚步枪非常的好用,这回我们打算进它四十支。不过就是弹药不太好配,现在鬼子快打过来了万一您撤到了后方我到哪里找您买子弹啊?”

听见张智勇这么问,罗霸道耐心的跟他解释起来。

“老哥你们可以一次性的多购进一些嘛!放心你们要是买的多的话,我肯定给你们打折的,咱们做生意要看长远,要是我贪利干那一锤子买卖,名声毁了以后谁还找我啊?”

嘴里说着罗霸道的心里却想:小样的,要是给你们整一堆大路货,以后你们还能来找少爷我?

小爷我枪伤不要你们个狠的,怎么说我也得从弹药上找回来啊!

听了罗霸道的话张智勇有些无奈的点点头,现在哪里都在打仗只要不是太烂的枪,就都是抢手货。你要不买的话有的是人要,这年代手里有枪喘气都粗不少,所以他还是把昨天憋了半夜写的清单拿了出来。

当罗霸道看到那张清单的时候要不是显得不礼貌的话,他一准的就笑了出来。强忍着自己的笑意看着清单上那几笔猪爬的字,罗霸道连忙的点点头随后考虑起来。这个张智勇的单子照以往来说也算是不错,不过被三哥那张大单子养刁了胃口的罗霸道显然不甘心肥羊就这么溜走了。略微的在心里考虑了一下后,罗霸道就对他说:“你们要的东西我这里差不多都有,但是因为量有些少所以价格上我不可能让太多了。如果你们要是能多进些机关枪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们搭上两箱手雷,你现在考虑一下吧!”

说完张智勇的单子罗霸道就将脸转向老王,在接过他的单子后饶是罗霸道见多识广的,也禁不住脸上变了色。

“啪”清单被罗四少猛然的拍在了桌子上,见到罗四少的这个动作,围在他身边的几个手下禁不住就将腰里的家伙掏了出来。

看着镇定自若的坐在那里的老王,罗霸道咬着牙说:“老王你什么意思,拿少爷我当猴耍呢?”

见到罗霸道气势汹汹的架势,老王先是镇定的吹吹碗里的茶,随后漫不经心的对罗霸道说:“罗四少,做买卖讲究的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没见到你的货不知道质量怎么样?我怎么能给你下单子呢?”

见到老王不急不慢的样罗霸道心里知道自己输了人家一成,上辈子平头百姓的自己那种骨子里的卑微,还是若有若无的影响着他的现在。年幼的荒唐和现在的嚣张也只是他刻意的掩盖,遇到老奸巨猾的家伙很容易露底。不过罗四少穿过来的这些年历练也不是白给的,想明白了之后他让罗定他们将枪收了起来。

罗四少和和气气的对老王说:“你说的也对,你们的钱来的也不容易,不见兔子不撒鹰我理解。要想看货可以明说嘛!这一样挑一件的买好像我罗霸道小气似得,这样吧,中午的时候我有一批货要送到县城,你们与我一块去跟保安团的人验货,看看少爷我的货什么成色你们也能放心。”

说完罗四少也买有管老王是不是答应了,一个响指后就让乐清楼的掌柜的就开始张罗起早餐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