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间”副总“拉皮条”,谁去嫖娼?

fengyimin 收藏 2 2433
导读:人民网北京5月19日电,北京长城饭店“天上人间”歌舞厅副总经理24岁的孙某某因涉嫌介绍卖淫罪,近日被公诉至朝阳法院。 提起“天上人间”,人们就会愤愤不平,就会旧话重提。这并不是因为“天上人间”的“花魁们”有多贵、“小姐们”有多靓,实是因为一号“花魁”之死留下了存有多名外地高官的电话本,确切说,是涉足的“外地高官”们吊起了围观人们的胃口。 报道说,据公安机关指控,2009年11月一天凌晨,孙立霞担任朝阳区长城饭店“天上人间”歌舞厅营业部副总经理期间,以3000元的价格介绍22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人民网北京5月19日电,北京长城饭店“天上人间”歌舞厅副总经理24岁的孙某某因涉嫌介绍卖淫罪,近日被公诉至朝阳法院。




提起“天上人间”,人们就会愤愤不平,就会旧话重提。这并不是因为“天上人间”的“花魁们”有多贵、“小姐们”有多靓,实是因为一号“花魁”之死留下了存有多名外地高官的电话本,确切说,是涉足的“外地高官”们吊起了围观人们的胃口。




报道说,据公安机关指控,2009年11月一天凌晨,孙立霞担任朝阳区长城饭店“天上人间”歌舞厅营业部副总经理期间,以3000元的价格介绍22岁的王某某与陈先生进行卖淫嫖娼活动,孙从中获利1000元。2010年3至4月间,以每次3000元以上不等价格多次介绍单某某、钱某某与多名男子卖淫嫖娼并从中获利。




众所周知,北京“天上人间”于去年5月11日被朝阳警方突袭查出涉嫌卖淫嫖娼被查封半年。在去年11月10日,笔者曾写过一篇博文叫《天上人间“小姐”咋想重操旧业?》,里面提到了“那里的‘小姐’平均每坐一台200元,每卖淫一次1000元”。看来是我搞错了,低估了这些“小姐”,哪里是卖一次淫1000元,而是3000元,多了两倍。




如此看来,“天上人间”的这位副总,每次能以介绍3000元以上的价格卖淫,来嫖娼的,定是身份“不菲”的人员。当然,他们嫖娼如果不是大款富豪便是权贵,既然是权贵肯定不会自然前往,这是要暴露身份的。那么,孙立霞多次介绍“小姐”单某某、钱某某与多名男子卖淫嫖娼,这个孙立霞想必知道哪些嫖客的身份和电话号码。




毋庸讳言,“存在就是有理”,“有买就会有卖”或者说“有卖就会有买”。去年5月9号,“天上人间”的一名陪侍小姐草莓(化名)称,这段时间一直关注着北京警方扫黄消息,“哪家夜总会重操旧业,自然会有人打电话请我过去。”她说,根本不为工作的事着急。这6个月时间基本上是吃老本,“以前也存了一笔钱,现在正好在家歇歇。”她以前的妈咪也趁这段时间,到国外去旅游购物。




种种迹象表明,因扫黄而蛰伏的“小姐”们无时无刻不在窥视者警方扫黄的消息,继而窥探时机重现江湖、重操旧业。一句“哪家夜总会重操旧业,自然会有人打电话请我过去”,就充分说明,有“拉皮条”,就有“嫖客”,无“卖”不成买卖。




话说回来,孙立霞被公诉至朝阳法院,法官们到底能审出什么“东东”呢?有据可查的2009年11月至2010年的3至4月间的“多次介绍”,到底介绍给“谁”了?“谁”能出这么大的价码来做“买肉”生意,很值得人们深思。




我不是爱翻“旧账”,今天《新华网》主页上,还有《网言议事:为什么“十个贪官九个色”》的博文,说明“落马”贪官倒在女人身上绝不是一个个别的小问题。司法和纪检监察部门,应该抓住“贪官好色”这个“落马”根源或关键,好好地抓抓反腐工作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