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重组蹊跷流拍温氏疑低价内定(转)

最後旳最後 收藏 1 130
导读:蓝田重组蹊跷流拍温氏疑低价内定(转)   “我估计在半个月内,就能确定由谁来重组江湖生态。”5月11日,江湖生态(原蓝田股份)实际操盘人瞿保田向时代周报明确表示。自2010年伊始,已退市9年、曾搅动中国证券市场的蓝田股份再度现身,其核心资产进入破产重组。   孰料,在对破产资产进行公开拍卖过程中波澜再起。来自北京、深圳等地的多家实力雄厚的企业纷纷被劝退,在公开拍卖前一天,2家已缴1.5亿元保证金和履约金的企业突然退出,导致仅剩一家竞买人而“流拍”。不仅如此,蓝田方面破产管理人还在本该继续组织公开

蓝田重组蹊跷流拍温氏疑低价内定(转)


“我估计在半个月内,就能确定由谁来重组江湖生态。”5月11日,江湖生态(原蓝田股份)实际操盘人瞿保田向时代周报明确表示。自2010年伊始,已退市9年、曾搅动中国证券市场的蓝田股份再度现身,其核心资产进入破产重组。


孰料,在对破产资产进行公开拍卖过程中波澜再起。来自北京、深圳等地的多家实力雄厚的企业纷纷被劝退,在公开拍卖前一天,2家已缴1.5亿元保证金和履约金的企业突然退出,导致仅剩一家竞买人而“流拍”。不仅如此,蓝田方面破产管理人还在本该继续组织公开拍卖、有竞拍人愿出3亿元甚至更高价格竞买时,却匆匆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表决,将本应变价处理的1.34亿元破产资产,调整为“9800万元变卖”的方案。


外界认为,导致“流拍”的真正原因,是蓝田方面为了回避公开竞拍,欲以低价贱卖给广东温氏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温氏)。而且,蓝田公司曾经和现在的实际控制人瞿氏兄弟—瞿兆玉和瞿保田,也被指为幕后操纵者。


面对指责,5月10日接受时代周报独家采访时瞿氏兄弟皆感委屈。瞿兆玉称自己虽是大股东、债权人,但远在北京从未干预过破产重组。而瞿保田则表示他绝无股权,关于租赁经营投入部分也并不在这次破产重组的债务包里。“外界都是误传,我用人格担保,瞿氏家族在重组中没一分钱利益。”


但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据瞿兆玉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温氏在公开竞拍前已投入几千万到江湖生态的消化债务和运营中。“蓝田早就收‘聘金’内定了,温氏进入重组毫无悬念。”对此,北京中兆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李江指出,该做法违背了企业破产重组应将破产资产进行公开竞拍的法律原则,对其他竞买人明显不公。


7名竞买人遭淘汰背后


在7家来自北京、深圳和武汉的企业被“劝退”后,唯有温州楠溪江农业集团(下称楠溪江)不顾瞿氏兄弟的忠告、温氏代表的和解和洪湖市政府的劝诫,执意要参加竞拍。


10年前,刘姝威(微博)在《金融内参》发表600字短文揭露蓝田股份(600709.SH)财务造假欠银行20亿丑闻,致其被ST直至2003年退市到三板市场,实际控制人瞿兆玉也因此入狱。


2005年5月15日,江湖生态(系原“蓝田股份”更名)将上市公司主营资产湖北洪湖蓝田水产品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蓝田水产品)租赁给洪湖市金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洪湖金地)经营,操盘者为瞿兆玉的胞弟瞿保田,但仍难以维系。


由此,江湖生态的盘活工作在3年前被提上日程,2010年进入实质操作,但因江湖生态严重资不抵债,其主营子公司首先成为破产重整主体。经专业机构审计评估,截至2010年12月底,蓝田水产品总负债15.59亿元,资产评估总额为1.34亿元,涉及债权人123名,确定债权金额14.2亿元。2011年3月17日,洪湖法院宣布蓝田水产品公司破产。


随后,2011年3月20日,蓝田水产品破产管理人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通过《变价方案》进入拍卖程序,委托湖北同源拍卖公司(下称同源拍卖)于4月11日对破产资产1.34亿元进行公开竞价拍卖。


但就在拍卖公告发布之前,至少有7家准备参与竞拍的企业知难而退。据破产管理人向记者介绍,近年来先后与省鄂西圈投、北京农强、深圳旅游、中房集团等企业洽谈,“这些公司均因实力不够,或缺乏重组资金而退出”。但众多企业反映,是因他们未能按照《重组合作意向书》中约定的条件与瞿氏兄弟谈拢,其约定为:重组方承诺同意与洪湖金地公司控制人瞿保田和洪湖经济开发公司控制人瞿兆玉达成资产整合方案,并承诺收购其他资产再整合置入江湖生态。


“这些苛刻条件成为我们参与重组的前提,完全被瞿氏兄弟操纵,”知情者说,这是破产管理人和瞿氏兄弟唱双簧,先礼遇企业,再由瞿氏兄弟出面赶走。目的是制造一种假象—蓝田的破产资产没人要,以达到把债权人期待压到最低,再低价变卖破产资产。


但戏剧性的是,楠溪江却铁心要参加蓝田的破产重组,该集团是“2010投资湖北行”温州招商活动中,经湖北省有关领导牵线参与江湖生态重组。“我们这家企业很‘木头’的,没想到获得重组资格这么难。”5月8日,楠溪江董事长徐林向记者讲述了他的遭遇:先是洪湖市有关领导会见徐林,表示会让其公平参加竞买。但在3月27日距拍卖时间4月11日仅半个月时,又告知徐林必须先跟瞿氏兄弟达成协议才能参加竞拍,拍卖公司亦拒绝提供拍卖资料。


4月6日,瞿保田直接告诉徐林,“你们想进来的难度很大”。但瞿兆玉始终不露面。4月9日下午,徐林在北京见到瞿兆玉,但这次见面令徐倍感屈辱。“一见面瞿兆玉就对我劈头盖脸问了30多个问题,忠告我退出,说已选定重组企业,你找谁都没用”。


4月9日深夜12点前,温氏代表罗跃龙约徐林谈判,劝其退出并承诺“可补偿你的前期投入”,遭徐拒绝。


诡秘的“流拍”事件


尽管颇费周折,但楠溪江还是于4月10日拍卖前一天获取了竞拍人资格。孰料在最后一刻,另两家原已报名并缴纳3亿元保证金的企业突然退出,导致“流拍”。


在拍卖前后短短几天内,有一股怎样的力量左右其间?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虽然波折不断,但徐林仍在湖北省有关领导的支持下,于4月8日上午,按拍卖公告要求将竞买保证金5000万元和履约金1亿元合计1.5亿元,分别打入同源拍卖与蓝田水产品破产管理人账户。


随后,4月10日下午3点前,徐林赶往拍卖公司完成了报名手续,正式获得了竞买人资格。拍卖公司告知,已有两家企业在4月7日将1.5亿元保证金和履约金打进来,分别是温氏和佛山市华和合亿公司(下称华和合亿),明天上午9点包括楠溪江在内的3家竞拍人将举行竞拍。至此,一直心存忐忑的徐林终于安下心来:“当时想这个拍卖应该没问题了,不过是把价格抬高一点,只要依法,输赢都是公平的。”


然而,仅3小时后却风云突变,这次竞拍活动被提前一天宣布“流拍”。4月10日下午6点,正在荆州宾馆吃饭的徐林,突然接到同源拍卖董事长陈芝柏电话:“这次拍卖‘流拍’了。”徐林大惊:“这怎么可能?3家公司参加还没竞价怎么就流拍了?”陈解释:“另两家公司到最后没来办拍卖手续,中途退出了,没有竞价对手,依据《拍卖法》第三条规定只能流拍。”


但作为资深拍卖师,陈对温氏和华和合亿两家公司的中途退出也深感诧异:“3亿元保证金和履约金都交了,很罕见。”更让陈芝柏不解的是,按《拍卖法》和《破产法》规定,如果第一次流拍应该继续进行第二次或第三次拍卖,但破产管理人却明确告知,将不再拍卖。


4月11日,徐林赶到拍卖公司拿到“流拍说明”。有人士点拨他,最初报名参加竞拍的华和合亿实际上是为了配合温氏“围标”,“没想到还有公司进来竞拍,当然就退出了”。徐林猛然间醒悟,怀疑这是一场蓄谋的流拍。实际上,早在4月10日早晨他就已接到最后通牒,只是并未重视。


时代周报记者查证,就在4月10日早晨8点,江湖生态破产清算组副组长刘忠诚急匆匆来到徐林所住宾馆房间。刘神情严峻地告诉徐林:“楠溪江必须退出,瞿氏兄弟不欢迎温州企业。”徐当即表态:“我是依法参加竞拍,不会退出。”


见此,刘忠诚又说:“我们认为这次拍卖的时机不成熟,往后挪一挪行不行?”徐林拒绝:“这么重大严肃的事情,明天就要举行拍卖了,怎么能够延期呢?”双方沟通半小时无果,最后不欢而散。知情者告诉记者:“当时刘忠诚实际上就已告诉徐林,不进行这次拍卖了,但他没有听懂。”


“9800万”变卖通过始末


更令所有债权人震惊的是,仅在“流拍”9天之后,蓝田水产品破产管理人匆匆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强行通过“将1.34亿元资产降价9800万元变卖”的方案,外界哗然。


有人士分析,两家竞拍人中途退出,制造“流拍”,就是为进入“变卖”程序扫清障碍。另有知情人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作出上述决定的乃洪湖市有关负责人,深感不妥的荆州市中院某领导专门向荆州市有关领导专题汇报,但仍未能有效阻止。


5月6日上午,洪湖市国土资源局周边戒备森严,弥漫着一股特别的气氛,30多名头戴钢盔的安保人员,将进出口围得铁桶一般,来自全国各地数十家媒体记者被拒之门外,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中国证券报和上海证券报记者申请采访均遭拒绝。上午9点11分,时代周报记者在一名当地官员的协助下,进入债权人会议现场。约9点42分,在一楼会议室内,会议主持人王勇宣布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召开。他首先强调:“这次会议是为了保障债权人利益的最大化。”


在向123名债权人分发《破产财产变价方案建议及说明》后,王勇提出破产财产方案建议:“鉴于第一次拍卖流拍,建议将变价方式改为以不低于评估价格9800.11万元变卖。”要求所有参会债权人投票表决通过。此言一出,立刻招来一片质疑,在场债权人纷纷质问会议主持人。“为何在竞买人愿出1.5亿元甚至3亿元、5亿元的情况下不继续拍卖?”“1.34亿元的评估资产怎么下降到了9800万元?”


面对债权人的频频发问,会议主持人不作任何解答,只是催促大家投票表决。而时代周报记者在现场发现一个奇怪的情景,很多操着本地口音的债权人根本没有认真看手中的《破产财产变价方案建议及说明》,只是举手表决签字同意。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这些债权人绝大多数是洪湖本地瞿家湾的人,之前已被做过大量工作,明显有“配合”投票的嫌疑。


投票结果是,出席本次会议债权人共82家,57家投赞成票,所代表债权额占无财产担保债权总额的二分之一以上,投反对票的有20家,5家弃权。“9800万变卖的决议”通过。


北京中兆律师事务所李江律师指出,破产管理人将公开拍卖变价处理改为协议出让变卖处理,且在原评估价值1.34亿元基础上降至9800万元低价变卖,属严重违法行为。江湖生态拥有蓝田水产品80%的债权,此项主动降价处理,将导致全体流通股和其他股东至少损失2800万元,严重损害了广大债权人和江湖生态流通股股东利益。


温氏重组“内定”争议


谁将最终成为蓝田破产重组的赢家,目前还是未知数。但外界普遍认为非温氏莫属。最有说服力的依据在于,该公司已在蓝田投入几千万元,且深得洪湖政府认可。但这种“内定”,实际上违背了破产重组必须遵循公平公开竞拍“破产资产”的原则。


“温氏已在蓝田这边投了好几千万元,政府很看好它。”5月10日,蓝田股份原创办人和掌控人、现江湖生态第三大股东瞿兆玉接受时代周报专访时暗示,温氏早已成为江湖生态事实上的重组者。


瞿兆玉向记者介绍,洪湖和蓝田方面早在1年前就已经和温氏开始紧密合作。从2010年至今,温氏已进入蓝田“工作”1年多了,“我们和温氏已共事一年了,政府、股东、工作人员都接触很长时间了。”


据介绍,从2010年开始,为确保瞿保田的洪湖金地公司(江湖生态)能正常运营,在洪湖政府的主导下,温氏借几百万元给瞿保田发工资,确保该企业的平稳生产和过渡。瞿家湾一知情人道出其中隐情,因为瞿保田的洪湖金地公司对江湖生态的租赁经营早就陷入困境,当地养殖农户频频闹事,“说实话,政府没有钱,如果广东温氏不投入,江湖生态就过不了难关”。


据洪湖市政府一知情官员介绍,温氏还借款500万元给江湖生态还债,另正准备再借400万元给瞿保田用于购买鱼苗投放。“温氏的资金支持,解了洪湖政府方面的燃眉之急。”记者了解到,温氏在江湖生态原有业态基础上,另行制定的农业和旅游战略规划,也深得洪湖政府和蓝田公司方面认可。瞿兆玉毫不保留自己的赞赏:“进来重组的两个股东不仅是做这一行的,而且有经验,还有实力。”


事实上,洪湖市政府方面也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早在1年之前政府和企业早就中意于温氏,双方已开始蜜月。2010年11月,经过洪湖市委、市政府的反复研究,并在综合考察比较重组方的经营业务和公司实力和影响力的基础上,最后拟定温氏作为战略重组方,双方签订了重组合作协议。温氏的承诺是,计划在蓝田原产业方面投资17亿多。


对此,有人评价,既然蓝田方面早就对温氏情有独钟,为何还要导演竞拍戏码呢?如对其进行司法考量,看似正常的联姻重组背后,其实是违背了破产重组企业必须公开公平通过拍卖破产资产的基本法律原则。


知情人指出,现在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温氏报名参加竞拍后又中途退出,为何会发生流拍?为何第一次流拍之后即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确定最后以变卖方式处置破产资产了。“所以说,温氏重组蓝田公司毫无悬念。”上述人士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