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与列强的斗争

蒋介石是一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尽管历史上对他毁誉不一,他的政敌把他形容为“以忍辱负重自欺,以安定人心欺人”(冯玉祥语)的卖国贼;对外奉行“无抵抗.无责任.无办法的三无主义”(胡汉民语)的亡国奴;甚至是“吴三桂全无心肝,李完用别具肺腑”(方振武语)式的大汉奸。

然而,唇枪舌剑,未必是中肯之词;众口铄金,也无法解释蒋的倔强.狂热,以及他敏感的性格,在处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时,所带来的深刻影响。

蒋介石心底里有这样一种信念:中国应该毫不例外地反对一切形式的帝国主义。姑勿论“帝国主义”这个概念,在现代经济学上做何种解释,但中国人对帝国主义有自己的理解。

蒋介石曾经以《中国之命运》为题,写过一本谈论中国民族问题的书。他把近代中国的一切苦难,都归咎于不平等条约,其沉痛.愤慨之情溢于言表。

全国刚刚完成形式上的统一,1929年,奉行“革命外交”的国民政府匆匆宣布,这年是废除治外法权和外国船只沿海航行特权的一年,是收回租界和撤出外国军队的一年。

西方人惊愕地发现,蒋介石似乎有一种企图用以激发热情的幻想,那就是极端保守的民族主义的幻想。

1928年 下半年国民政府已经得到12个西方国家的承认,并和美国.德国.挪威.比利时.卢森堡.意大利.丹麦.葡萄牙.荷兰.英国.瑞典.法国签订了有关关税自主的条约。

在经过漫长而辛苦的谈判之后,中日之间的一项关税协定,于1930年在南京签订。中国已经赢得了争取关税自主的胜利。1929年4月国府向美.英.法三国提出在最短时间内取消治外法权。类似的照会同时送达荷兰.挪威和巴西各国政府。从5月开始中英在上海举行有关各项悬案的谈判,包括江心坡.滇缅划界.收回租界.收回领事裁判权.收回临时法院等问题。8月,比利时宣布交还天津租界。1930年10月,中国收回英国在威海卫的军事租借地。

1929年12月28日,国府颁布命令,要求自次年1月1日起,一切享有领事裁判权的外国侨民,应一律遵从中国政府的章则法令。这是废除治外法权的第一步。尽管英.美.日采取含糊其辞的拖延态度,但国府依然坚持不懈。

1931年,外交部请求各国对完全废除领事裁判权一事签订协定。列强顾左右而言他,国府退而求其次,在1931年5月4日,宣布中国对全国外侨行使管辖权,但在某些特定的地区设立特别法院,承审牵涉外国人的案件。领事裁判权的最后取消,终于在抗战期间得以实现。

中国作为面积.人口和自然资源,均雄踞于亚洲之首的大国,一直梦想成为东方民族复兴的先驱,然而,不幸的是,蒋介石的民族主义理想,过多地受到内部各种势力的干扰,尤其是来自南部和西北部农村封建势力的对抗,以至于政令不出江.浙,不得不以军事为先导,而不是以经济现代化和社会改革来建立巩固的基础。

本文内容于 2011/5/20 11:27:48 被青年闰土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