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平川 正文 第三节

霜天雾月 收藏 6 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


第三节

高桥镇外黄庄,特务连阻击阵地。

方文半躺在掩体后面,悠闲的叼着烟,把手枪弹夹中的子弹无聊的拆了装、装了拆。

“哎,老方,你真的不打算设二线阵地了?我们就这一百来人,这万一敌人退下个千把号人,防线被突破,可就什么念想都没了啊?”旁边的马鸣总觉得方文布置有点问题。

“设个蛋的二道防线,还跑下来千把号人呢,我现在只担心那帮家伙打得太狠,别连点渣都不留给我们。再说了,要是真跑过来个上千人,你手里这百多号兵力就是设成十道防线也没个鸟用。。。。。。”

马鸣沉默了,说的也是,情况要真那么糟糕,多设几道防线也确实改变不了什么。

看着马鸣的沉思状,方文心里偷偷直乐:“嘿嘿,傻吧,你真当方爷我没留后手啊?”



此时黄桥战役已经发起,一纵这回捞到的是最硬的骨头,韩德勤主力中的主力,独立第六旅。要说这独立第六旅,的确不简单,武器装备精良不说,单从其旅长的军衔就可见一般。独六旅旅长翁达,中将军衔,一小小的旅长,居然授到中将军衔,要知道人家89军军长也不过如此,可见韩德勤对这支部队重视程度。方文他们连的任务是隐蔽穿插至敌后,沿途对该部进行袭扰,配合兄弟部队拖慢其行进速度,将其从敌进攻序列中剥离开来,为纵队全歼该敌创造条件。待攻击发起时,特务连还要完成堵后路的任务,关上大门,务必保证全歼该部。

方文带部队潜入敌后,利用各种手段袭扰敌军,搞的是不亦乐乎,什么摸哨、偷袭、麻雀战,铁皮桶里放鞭炮啊,一到夜里独六旅的宿营地就鸡犬不宁。白天还得应付前方没完没了的层层阻截,加上连日暴雨,整整三天,独六旅前进了不到七十华里。

旅长翁达的肺都要气炸了,按照战前部署,独六旅本应和左翼的33师同时到达黄桥,形成东西夹击之势,现在看来真他娘的不顺利,先是天公不作美,暴雨倾盆,这倒罢了,各部队都快不了,可不知哪来的一支新四军小部队,神出鬼没的,一到夜里就出现,打又不和你正面打,这里放两枪,那里点一炮,搅得所有人都睡不好觉,你派部队围剿吧,他撒丫的跑得跟兔子似地,再说雨大风急,大黑天的怎么追啊,你不搭理他吧,妈的这帮鳖孙还真敢下手,两晚上功夫都折了七八十号人了。损失还好说,关键是部队休息不好,白天行军速度大受影响,现在看来人家33师的进度明显快于自己,堂堂嫡系部队居然被韩主席来电骂的狗血喷头,翁中将自然心里很不爽。

好容易天气放晴,翁达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向黄桥方向攻击前进,部队一线行军,加快速度。眼见着离黄桥不远了,忽然前面的阻击猛烈了起来,战局陷入僵持。方文侦察得知敌人全队已过高桥,前方阻击强度加大,便明白敌人已进入预定设伏地带,连忙收拢部队赶着扎口袋去了。

阻击阵地设在高桥镇外黄庄,此地是黄桥通高桥的必经之路,地形独特,村前后两条河流经过,道路穿村而行。敌人若想逃回高桥,则必须经过黄庄。狭窄的地形简直是为特务连打阻击量身订造的。布置阵地时,方文一反常规,没有建立纵深防御,全连呈弧形配置,力求加大火力密度。面对其他人的疑问,方文的回答很简单,阻击一群溃兵,需要配置纵深吗?娘的,你见过带着重火力逃跑的国军吗?还有个理由他没讲,那就是手头兵力太少,如果处处设防,很可能搞成处处不防,与其那样,倒不如死顶一线了。


翁达的独六旅此时已遭到灭顶之灾。直到打击降临的那一刻,翁达才如梦方醒,明白了为什么这几天一直受到无休止的骚扰和阻截,原来以为是新四军惧怕自己这支精锐之师加入到黄桥战场,不得已才层层阻截,没想到对方蓄势已久的拳头瞄准的是自己这个铁核桃。他不得不佩服新四军方面的谋略和胆识,的确,首战打掉独六旅,剩下些杂牌部队已是不足为惧。之前的战术欺骗效果已显露,独六旅目前的位置甚为尴尬,连日来迟缓的进度使之孤悬于攻击集群之外,之后的冒进又拉长了行军队列,结果遭到突然攻击时方寸大乱,连简单的防御都组织不起来。实施攻击的正是方文所属的一纵,所辖的三个主力团同一时间出击,四处开花,多点突破,迅速完成了对翁部的分割包围。

要说这翁达能混到如今的地位也确实不是草包之流,在经过短暂的混乱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集合部队向左翼八十九军靠拢,一般来说,这个决定也是合理的,然而事实恰恰相反,正是这个看似合理的决定浪费了独六旅唯一可能的生机,最终导致了他的覆灭。在向八十九军靠拢的过程中,独六旅遭到早已埋伏于此地的二纵优势兵力的打击,一顿激战,翁达最后的反击力量也灰飞烟灭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向高桥方向撤退。可惜最佳时机已经错过,如果他一开始就下达撤退命令,搞不好还真可能把个上千人送到方文的阵前,那时候可就够方大爷喝一壶了。可惜战场上没有如果,如今在翁旅长未卜的前途上,方文正张弓搭箭,箭头直指翁达的脑门心。

翁达在旅部警卫营的拼死掩护下,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终于冲出了包围,一路丢盔弃甲直向高桥方向逃窜。等逃到黄庄附近时,翁达手头的部队加沿途收拢的残部加起来也不超过一个营了,听着远处激烈的枪声,翁达心里一阵悲凉,这次独六旅算是完了,自己苦心经营的部队就这样毁于一旦,实在是心有不甘。好在自己还是冲了出来,不至于堂堂一中将被共军俘虏或击毙,否则绝对是奇耻大辱。想到这,他提了提精神,敦促残部加快前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