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无缘的大学之恋(下)

六方会谈 收藏 7 1176
导读: [img]http://img3.itiexue.net/1302/13022259.jpg[/img] 有一天。我回家时,我把这事对母亲讲了,母亲听了之后,很高兴。并说有机会把小清领回家来看看。但我说,“人家不想在大学没有毕业前公开关系。”我妈有点失望地说:“行,那就有机会再说吧。”妈妈也就没有再说些什么。 可机灵的妹妹,从那以后,便常来学院的宿舍,找借口叫我把小清给介绍介绍。而小清听说我妹妹来了,就主动地来到我的宿舍。小清见到我的妹妹后,俩人象姐妹俩似的,一见如故。事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一天。我回家时,我把这事对母亲讲了,母亲听了之后,很高兴。并说有机会把小清领回家来看看。但我说,“人家不想在大学没有毕业前公开关系。”我妈有点失望地说:“行,那就有机会再说吧。”妈妈也就没有再说些什么。

可机灵的妹妹,从那以后,便常来学院的宿舍,找借口叫我把小清给介绍介绍。而小清听说我妹妹来了,就主动地来到我的宿舍。小清见到我的妹妹后,俩人象姐妹俩似的,一见如故。事后,小清还说,你妹妹真漂亮,还懂事,你有这样的妹妹,真幸福。我听后,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那时,已经正式上班的妹妹,把仅有40多元的工资,每月拿出一半给我,叫我给小清买点可心的衣服。另外,妹妹也讽剌地对我说:“别走在街上,兜里比哪都干净。”我只是傻笑了一下,便算回答了。

有一天,我妹妹买了一件很漂亮的时装,叫我给她的清姐送去。而小清见过后,心里特高兴,但面上又很为难。我说:“这可是我妹妹的一片心意,你就领了吧!你可别叫我妹妹失望了。”她接受了。我在大学生期间,这是我送给她的唯一的一件礼物。

这年,小清放署假回来后,特意从家乡秦始皇代回来“一兜子”九保桃。让我给家里送去。并说,这是她背着她家人买的。可到了学院后,不知是我不好意思向同学们说,还是同学们见到水果就象疯子似的,反正大家都争先恐慌后地给分巴了。我只是留了三四个桃子留给我妈偿偿。以表达小清的心意。

也就是在进入大四前,我们一到休息日,除了加紧复习功课外,一有空,我们俩就偷偷地去北陵去故宫游玩。最远的一次,去了的千山一日游。这也是我们感情达到高峰的时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然而,大四寒假过后,我发现小清就点不太对劲了。她好象有什么心事,在隐瞒着我。她又不说,我也不便公开地问。

事情就出现在大四的下半学期的开学之后。有一天,从外地来了一位军人,找小清。事后,我的一个比较要好的男同学,把这事告诉了我,说:来找小清的军人,大约有二十七八岁,个子好象比我高点,挺有军人样的,还是“四个兜”的军人着装。我听到这以后,我便想到最近小清的变化。所以,我没有找小清问起这件事,而我却冷静了下来。在思考着最近一段时间,小清的心里变化,我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

后来,小清也发现我对她有点冷落了。于是,有一天,小清当我说了实话,说这是他家的一个邻居,是爸爸的同事给介绍的对象。爸爸同意叫我跟这个“军人”处对象。因为,他家背景不错,他又是个付营长级干部。而小清说,她不同意处。可爸爸说,不同意也不行,并反对小清和我处对象。一切都如我所预料的那样。经过一段时间,我冷静的反思,别为难小清了。我说,你爸也许是对的,你也考虑考虑吧。

从那以后,我们好象变了个人似的,一切变得又是那么叫人不可思意。

然而,有另一位女同学听到这事后,就主动地向我靠近乎。我理解她的用意,我知道这位是最早向我请教学习的女同学。这名女同学早就有意思,想和我处朋友,只是小清和我打的比较近乎,使她打了退堂鼓。她开始主动向我“进攻”,没有事就到我的宿舍去,找机会向我提问学习的事。并为我洗衣服什么的,做的一切比小清还“亲近”。

我虽然不愿叫她这么做,但人家的诚意有时叫我也很为难,二者我也有意地给小清看。实际上,我这样做是大错、特错。因为,尽管小清的家人答应了对方,但小清此时的心里确实很矛盾,最终结果如何,这是谁也无法预料的。所以,我已经无形地把小清推到了我的“情敌”的那一边去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清的事,已经叫我很难再在女同学之间处朋友了。快毕业的时候,我也跟这位女同学说了想法。然而,这位女同学也没有说什么,我们之间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记得,毕业答辩的那一天,我是示范答辩生。就是给将要毕业的同学,做回答毕业论文的示范答辩。

那天,在我们阶梯教学室里。座满了即将毕业的同学们。我们二位示范生学生,开始进行毕业论文答辩。第一个出场的是,二班的一位姓赵的同学。他的答辩赢得了全场的老师和同学们的热烈鼓掌,他成功了!

我是第二个出场的,回答的论文是:《MT型自动控制装置的改进》。为了这次毕业论文的答辩,能取得园满地成功。我的论文辅导老师没少指点过我。实际上,二位示范生的答辩,同时也是在考验着二位辅导老师的教学水平,也是他们之间的较量。因而我事下,也做了大量的论文答辩的预演练习。为了这事,我特意回家住了几天。就是想背着同学们,在做答辩前的预演练习,以便给同学们一个惊喜。我对我的论文,熟悉得几乎都背下来了。回答问题的步骤和方式,老师也提醒过我。

那一天,我的超水平发挥,也同样获得全场的一片的热烈掌声。我们班的同学们也在为我祝贺。

当我要走下讲演台时,我发现后排座着的小清,她也在为我祝贺鼓掌。我向她望了一眼,便回到我的座位上去了。

快毕业了,同学们开始忙着自己的个人私事。由于我是本市的学生,所以,我就显得一无所事。那天,来至天津的同学,崔哥到我的宿舍,看见我一人在寝室,他就约我出去喝点叙情的小酒。我答应了。

在酒桌上,崔哥问及我和小清的事。实际上,他早已知道了。但他说,怎么现在从外表上看,没有一点恋人的感觉。我只是一声叹气,“嗨!”便说:“小清的家人已经给她介绍了一位军官,我没有位置了,别提了!”崔哥也没有过多地安慰我,只是说:“不行就算了,好姑娘有都是,就看你行不行。”随后,我就把话转到我们即将毕业的工作安排上,他说没有问题,天津有不少部门在争着要他呢。他问我时,我说,我一样。当时的大学生很吃香,一个名额,好几个单位争着抢着要。

在我即将离开学院的那一天,我是几乎最后走的一位学生。当天,我听说小清也没有走,再等家人来车接她。我正在整理寝室内的东西,看看有没有别的同学遗忘掉的东西。而我的床头的墙上,仍然挂着我前些日子洗过的一件旧汗衫。这是小清给我补过和洗过的最多的一件旧汗衫。当我顺手将要摘取它的时候,我止住了已经伸出去的右手,“算了,让别人去摘吧!做个纪念吧!”

我提起小包将要走出宿舍大门的时候,小清出现了。我塄住了,她手中只拿一个小包,但她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位军人。我立即意思到,这就是小清所说的对象。她向我介绍了一下,她身后的军人。转身对军人说:“这就是我的同学,李小明。”“你好!”我也很有礼貌地同小清的对象握了握手。这时,我才看清军人的全貌,他的个子略比我高点,长的也很有标准的军人样,但我心里想,并不比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函喧几句后,我们就走出了我们生活四年的宿舍,学生第四宿。

小清的对象是开车来接她的,而我只有一台哥哥的自行车。当时,我把东西放好在自行车后架上之后,准备走的时候,小清也和对象把东西装上军用吉普车上了。

已经上车的小清,突然从车上下来,向已经要跨上自行车的我,快步地走来,“小明,等等。”我说:“还有什么事吗?”然而,小清来到我跟前,没有什么事要讲,她只是说了一句:“还恨我吗?”我说:“哪能呢。”苦笑了一下。片刻,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话要说了。我说:“你走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并说:“真惜你得到的幸福吧”

然而,这时的小清眼中湿润了,而我却无一点表情地望了她一眼。我只是劝她回到车上走吧,人家等你要走呢。

这时,吉普车上也传来呼唤小清的声音。而小清一声怒吼:“你先走吧!”惊住了我。我很尴尬。车上的“军人”向我们走来。可能“军人”反过来劲了,他意思到我和小清的关系了。

“军人”过来后,向我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小清太恋同学的旧情,”“哦,是的,小清恋旧情。”而我并没有加上同学两个字。我并说:“真惜和善待小清吧。”“那是,那是。”而小清的对象,那种军人的气质,顺间不知哪里去了,他那点头哈腰的样子,叫我真有点看不起他。而小清只是直站在那望着我,却再没想说什么。

片刻之后,我跨上自行车走了,再也没有回过头来。一直骑了很远很远,我也没有回过一次头。而小清是怎么走的,我现在也不知道。

当我意思到,我已经离开她的视野的时候,我停了下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几年来的那种忧伤的感觉,一下子全暴发。我哭了,我流泪了,我恨自己,恨自己已经到“手”的恋人,就这样地叫人“买”了去。

那天,我自己不知是哪家小酒店,喝了多少的酒,我醉了。我是上午10点多钟离开学院的,而到家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而我家离学院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每当我想起大学时期的生活时,苏联歌曲《三套车》总能在我的耳边回荡。它那忧伤的旋律,也正好能反映我对当年大学生活的记忆,因为有小清在,又因为小清的不在,叫我至今还牢记着这首歌的歌词。有时,我和现在的同事们在KTV唱歌时,我也会把这道歌搬出来,演唱一翻。别人不知道我为什么老唱这首歌,但真正能知道的只有我。

我走上社会后,经我的中学老师介绍,我结认了一位比我小三届的中学的校友,至今还爱我的老婆。她虽然不能替代我大学时期的小清,但她对我的爱从来没有变过,无论生活得怎么样,我们还坚守着结婚时的承诺:不分开!

作者写于:2011年5月,

后记:。

小清1983年5月与这位“军人”结婚。1985年有了一个儿子。1991年因男方有外遇,被小清知道后,于1992年离婚。离婚后,她跳槽,去了一家合资公司工作,后来和这家公司的一个部门的主管,大她近十三岁的经理结婚,结婚后不到三年,男方提出离婚。再一次离婚后,又换另一家公司工作。2009年辞职,现在家中失业,现在是否再婚,由于近二年没有接触过,情况不详。

主人在1990年,北戴河的一次同学小型聚会上,由于主人参加,小清没有到场,而回避了。1993年,不知小清从哪得知主人的单位,我们有过一次电话接触,但没有下落。1994年,主人当时工作单位在困难时期,小清来过沈城一次,看望主人。1996年,主人在深圳工作期间,小清去过深圳,接触过一个多月。2004年,小清无工作,主人曾建议到我现在的公司工作,老板已经同意,不知何原因,已经答应了,但没有行成。2009年主人去北戴河见过一次小清,从那以后没有再联系过。

2001年,小清的老爸去逝,本人到场,但没有参加她老爸的葬礼(我恨她老爸,是他害了他的女儿),目的只是为了安慰安慰小清同学而已。

现在小清的儿子已经26岁了,已经大学毕业,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小伙子前途不错,是小清的一个安慰。

小清的第一个老公,于1997年军队裁军时转业到地方,转业时是正团级,现已定居在广西某市(记不起来了)。

后记写:2011年5月19日


本文内容于 2011/5/20 0:04:50 被六方会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