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出了顺妃处,皇后问道:“今日皇上,可还是去莺妃妹妹那里?”

我正要称是,沈莺却抢先答道:“皇后娘娘,臣妾今日身体有几分不适,皇上说,要去荣妃姐姐那里。”

我正要瞪她一眼,她却故意轻咳了两声,好似真的有些不舒服。

“莺妃妹妹身体若是不舒服,可要请太医看看?”皇后此时的关切,倒不似做作。

“谢皇后娘娘,臣妾记得,明日就请太医给瞧瞧。”

“那臣妾就先告退了。”皇后给我道个万福,带着人离开了。

我此时有三分真生气的责怪她:“你敢欺君?”

沈莺慌忙跪下:“臣妾不敢。”

我见她的样子,立刻又怜惜起来,连忙搀她:“这么大冷的天,跪在地上,可别真病了。你啊,不该把我往别人那里赶。”

沈莺笑着问我:“皇上又多久没有去元妃姐姐那里了?”

“唔,”我一时间倒想不起来,上次沈莺劝过,我去了两三次,而今的确又有些时间没有去了,“有些日子了吧。”

“臣妾倒记得,有十四天了。”

我自知有些理屈:“现在又没有外人,不要皇上臣妾的叫了。”

“那你可记得,又有多久没有去过皇后娘娘那里了?”

我仍然答不出。

“莺儿却也记得,有十一天了,可是过去,你五日七日的总会去上她那里。而我的‘海棠别院’,你三天前才到过。”

“三天?我怎么觉得有四五日了?”我此时,倒有些无赖,还做了个鬼脸,反正身边只有许安和她身边的几个人,无需忌讳。

沈莺被我逗得扑哧一笑,不过很快就又显得一本正经起来:“皇后和元妃姐姐那里,皇上都不大常去了,其他的姐姐处,更不必说。你对我好,我心里知道,可是别人却要怪我。你现在忙,少去我那里几次,我绝无怨言,还请皇上就是为了沈莺,也该不只去‘海棠别院’。”

我叹了口气,沈莺说的不错,她而今已经不是两年前那个天真的小姑娘了,不得不开始去考虑许多东西,皇宫的确是个容易是非的地方,就是贤淑如皇后,刚才的言行,也隐隐透出几分醋意。

我叹口气道:“既如此,我今夜便去元妃那里,明日再去看皇后。”

沈莺又给我道了个万福:“莺儿谢皇上体念。我陪你到元妃姐姐那里再回‘海棠别院’。”


正月里,突厥袭扰定襄、榆林等郡,不过其志只在抢掠,守军坚守城寨,坚壁清野,倒没有被突厥得到太多好处。只是民间仍然不免受到兵火之灾。朝廷只能一方面抚恤难民,一方面令沿边诸郡加强防备。


正月十九,殿内省奏:今年皇宫需征宫女,一百之数实在不足,请旨酌加。

我三年前大放宫女,定下三年一征,不过百人的限制,却是有些矫枉过正。东西两都的皇宫,加上北京、余杭尚留的几处行宫,以及齐王、赵王、代王诸王府的宫女也由殿内省调派,确实不够。于是下旨增加到两百三十人。今年征选,较之往年大不相同,入宫宫女,家中可以减免赋税,而将来出宫嫁人,不仅有赏赐,夫家也可得到不少好处,是以不少人家,反而盼着送女儿入宫了。


二月初七,南宁都护将军杨玄挺再度报捷,云南郡以北“五百里内,诸夷归顺”。下旨褒奖,加封杨玄挺“平西郡公”, 设小雪山(今云南丽江)土司府、大雪山(今云南迪庆)土司府,以其酋长为土司,隶属云南郡。

三月初一,西川道急奏:附国内乱,兄弟争位,宝髻国乘势入侵,争位诸子中的老大力把请求内附。朝臣群议,许多人认为,附国内乱及其与宝髻之争,与大隋无干,不必参与,苏威就以为“附国穷山恶水,我大隋获之无益,北方有警,不必再启刀兵于西南”。

但是裴矩提出了不同意见,指出附国是西南夷的大国,党项、嘉良长期依附附国,此时内乱外患,正是大隋开拓西南的大好机会,“如易他时,恐多付十倍心力,未必能竟今日之功”。宇文述曾经平定党项,对西南颇有了解,他也认为,附国关系西川的边境安危,如果趁机收服附国,西川的农业区与来自高原的游牧民族之间,可以有一个“近千里”的缓冲地带,蜀郡更可“几无忧也”,“此天授我大隋,不取反为其患”。

其实,我内心也已经有了将附国纳入版图的想法。

附国,是古羌人的一个大国,大致生活在今天的西起怒江上游,东到雅砻江的广大地区,也就是今天的四川甘孜和西藏昌都一带,“其国南北八百里,东西千五百里”,有两万余户。

附国以西,有宝髻、孙波(史书中又称苏毗)。这宝髻,正是日后鼎鼎大名的吐蕃,此时主要生活在雅鲁藏布江流域,今天的西藏山南地区,大业年间的宝髻,主要的发展方向,还是北面的孙波,但也已经开始向东扩张。假以时日,吐蕃对中原的威胁,绝不亚于突厥。

倘使我可以使附国成为大隋的一部分,在未来可能出现的中原与吐蕃的对峙中,无疑可以占据先机。

但是,四川西部的高原恶劣的自然环境,却是中原地区的人难以忍受的---打仗可不比旅游。

三月初五,我下旨,升都护嘉良校尉府为都护嘉良附国薄缘(今西藏芒康一带)诸夷中郎将府,由汶山郡迁至泸水(今雅砻江)附近新设的定泸镇(今四川康定,当时属嘉良)。薄缘夷,位于附国之南,当时是附国的附庸。下令从党项、吐谷浑、嘉良等部中征集兵士,又令南宁都护府从云南郡征集一部分士兵,共七千人,这些人都比较适应高原反应,连同选调的汉军精锐一千,由程知节出任主将,李靖、徐世绩为副将,再从少数民族应征兵士中挑选了十人出任偏将。唐国公次子,鹰扬郎将李世民主动请缨,我却担心他会和程知节、李靖、徐世绩等人建立联系---历史如果不发生改变的话,这帮人可全都是他打天下的死党,没有答应。

不过等到万事俱备,却还要等些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