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五十三章

hebinjjwy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我在太原停留了将近半个月。 这半个月,我颁布了许多诏令。 首先,是封赏雁门有功将士军民。根据历史记载,杨广在平安无事以后食言了,对雁门的有功之人封赏十分吝啬,大失人心。 我可不打算食言。 守卫雁门崞县将士,五品以下,皆升一级;有功者千余人,升两级,殉国者,追赠官职,抚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我在太原停留了将近半个月。

这半个月,我颁布了许多诏令。

首先,是封赏雁门有功将士军民。根据历史记载,杨广在平安无事以后食言了,对雁门的有功之人封赏十分吝啬,大失人心。

我可不打算食言。

守卫雁门崞县将士,五品以下,皆升一级;有功者千余人,升两级,殉国者,追赠官职,抚恤家属。绸缎百匹,予以兑现。

五品以上官员,不便升迁,无爵者赐伯爵,郡公以下,升爵一级,赐绸缎百匹;郡公以上,赐百金,绸缎百匹。

雁门、崞县城中百姓,免三年钱粮赋税,有功者三千余人,赐从九品散官,殉国者,全家免五年钱粮赋税,另赐银抚恤。

雁门全郡并突厥所掠其他各县,免百姓一年钱粮赋税。

勤王各军,并契丹、奚、霫和南突厥各部,均与赏赐。

如此一来,国库又出去不少银子,好在裴矩的贸易之策已见成效,连同拍卖专营权、卖粮,国库还算有些家底。


除了封赏,还有一批人事调动。

李渊以功“升任”正三品太常卿,太常寺是管祭祀的部门,地位倒是很高,其实并无多少的实权,我把他调离太原,正是要架空他的实力。

云定兴倒是向我提了李世民的功劳,于是任命他做了正七品的鹰扬郎将。

宇文成都,从五品武贲郎将。

裴元庆,正七品鹰扬郎将……

王威,权摄(代理)河东道观察使。

高君雅,河东道镇守使。

这两位是忠心耿耿的,不过才干不足,好在李渊已经“调虎离山”,去了东都就职,这两位放在太原,应该还算稳当。


和东突厥这一次是撕破脸了,我不得不考虑对东突厥武力打击的问题。

但是东突厥不比契丹、党项,和他的战争,只能是一场全面战争,必须准备充分。

现在,我暂时只能采取守势:

调禁军两卫向北,分驻太原、延安;

于定襄设定襄镇,五原设云中镇,雁门设雁门镇;

伊吾、敦煌、张掖、武威、灵武、上谷各郡,加缮城守,增郡兵至八百;五原、定襄、马邑、雁门、朔方、娄烦,增郡兵至千;太原、涿郡,郡兵一千两百;各道镇守使亲兵增至五百,观察使护兵两百,按察使、长史、监察御史护兵百人。

陇右道增加军马的数量,以备骑兵作战所需。


十月初三,我终于回到了阔别将近半年的东都洛阳。

元妃领着两个孩子,在宫城门口热切地期盼我们的归来,顺妃挺着大肚子在她身旁,还有一个多月,她就该生产了。淑妃、德妃和萧妃自然也在。

这一刻,就宛如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只有我知道,杨广是不该死在雁门的。

我只好劝慰她们无需过分忧伤:“朕不是好生生回来了吗?”同时在心中再次提醒自己:“过两年可千万去不得江都啊。”

杨暕凭借在崞县的表现,也终于获得了我一定程度上的谅解,摆脱了“监视居住”的待遇。


皇帝的工作其实真的不轻松。

刚到东都,就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

说起来,倒也不全是坏事。

首先,李靖和杨玄挺他们已经平定了西南,濮部、望部、茫部、和部都已经降服,并且又北进收服了金齿部(今云南德宏一带)。

我下旨李靖等班师回朝,昭通、东安郡划归西川道,曲靖、安顺郡归黔中道,改南宁州总管将军府为南宁都护将军府,迁昆明郡,在昆明设通海镇和两个屯田校尉府;在云南郡设大理镇,也带两个屯田校尉府;设宁边镇(今云南普洱)和两个屯田校尉府,驻节都护濮望(在今云南临沧一带中缅边境一带)茫(今西双版纳中缅老边境一带)和(今云南红河中老越边境一带)诸蛮车骑将军府;设都护金齿校尉府和永昌郡(今云南保山)。以上及所属各土司府,统归南宁都护将军府。地盘虽然去掉一些,权限倒是大了,因为屯田等民政,也尽归其节制。我对杨家兄弟这些年的表现,还算满意,再说西南少数民族事务,各有土司负责,汉官在民政方面的权限,也是有限。

第二起是湖北。

谯郡的城父县(今安徽亳州东南),原本有个小吏朱粲,在杨广东征时被征入军中,因为不愿到辽东“送死”,开了小差,跑到山上做了土匪,人称“可达寒贼”,自称迦楼罗王,多的时候有十万人马,不过张须陀平定黄淮,朱粲的人或死或降,越打越少,只剩下几百号人,逃到荆州、襄阳一带,远远躲开了张须陀。

起先,根本没有人把朱粲这几百人放在眼里,朱粲虽然继续占山为王,却也不敢声势太大。等到我被困在雁门,朱粲个把月居然又有了上万人马,盘踞在汉水山地,劫掠附近的房陵、巴东、襄阳、夷陵诸郡,官军人少,又比较分散,居然处处被动。这朱粲为人残暴,凡是对他的劫掠稍加抵抗的村镇,几乎杀的鸡犬不留。官军集结一万人马,于九月对其进剿,朱粲在当地呆不住---老百姓当然都很恨他,于是一路向东流窜,据说行军没有军粮,就杀人充饥,到了十月,流窜到蕲春郡一带。

我于是调窦建德领兵平叛,对付民变---顺便提一下,我实在不愿称朱粲为农民起义军,窦建德比普通官军更加拿手。张须陀我要留在身边,也该让他歇歇了。

窦建德手下一批六、七品的郎将,如单雄信、杜伏威、刘元进,本来就是变民军出身。

第三件是辽东。

八月,就在我被围雁门的几天前,渤海郡王达隆死了。本来,达隆死了,达荣继位也就是了,他是长子,又是我册封的王世子,接替达隆,顺理成章。

可是有人不乐意。

达隆的弟弟,达荣的叔叔达非。

靺鞨人的风俗,类似于突厥,或者说更早的匈奴。首领的位子,除了传给儿子,也可以传给兄弟,关键还要看实力。糟糕的是,达荣和达非都各有实力。

达非的优势,在于他先有准备。特别是在龙泉府(扶余城)一带,达非的实力,还要超出达荣。

所以,在达隆死后的第二天,达非发动了政变。好在达荣也非全无防备,带着妻儿和一干亲信,逃回了粟末故地,在那里,达荣有父亲留下的一班家底。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两边自然杀做一团。李密虽然是都护靺鞨诸部的中郎将,可是还要防备高句丽,加上不知朝廷旨意,除了照会双方,却也只能作壁上观。

事实上,李密也不可能去干预,因为高句丽得知粟末部内乱,果然起了“收复失地”之心,起兵来攻,李密急忙上报李子雄,李子雄亲自率了怀远镇(泸河镇已经为了解雁门之围去攻突厥)东援,加上李密所部和新城都督拉洛所部(他是高句丽的“叛徒”,自然比其他几部更加卖力),侧击北上的高句丽军,而达荣和达非外敌当前,也只好先摈弃前嫌,一边相互搞点摩擦,一边有共同抵挡高句丽。李子雄又以安东都护大将军的名义,调铁力、莫吉等靺鞨诸部都督助战,到了九月底,终于击退高句丽军。可是达荣和达非外敌一去,又彼此攻杀起来。

我于是下旨调停,本来,道理应该是在达荣一边,不过我早已顾忌粟末部势力太大,将来会“尾大不掉”,正好借机削弱,便出来和稀泥,一面让达荣继承渤海郡王的位子,一面却又封达非哥勿都督、哥勿郡公,名义上要向达荣称臣,其实却是独立,取得包括龙泉府在内相当于三分之一的地盘和人口。达荣于是在故地修筑新城,仍称龙泉府,而扶余则改哥勿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