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四十九章

hebinjjwy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四月十九,我离开的东都洛阳,前往西都大兴。 此番随行,后宫有皇后、贵妃和沈莺,皇子杨暕、杨杲,公主杨兰儿,皇孙杨侗、杨侑和杨倓,一干亲信大臣---以及并不亲信的杨玄感,许安当然随行,骁果卫、千牛卫护驾,另选御林卫千余,护驾共五千兵马。 元妃因为刚生孩子,未能同行,高顺妃本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四月十九,我离开的东都洛阳,前往西都大兴。

此番随行,后宫有皇后、贵妃和沈莺,皇子杨暕、杨杲,公主杨兰儿,皇孙杨侗、杨侑和杨倓,一干亲信大臣---以及并不亲信的杨玄感,许安当然随行,骁果卫、千牛卫护驾,另选御林卫千余,护驾共五千兵马。

元妃因为刚生孩子,未能同行,高顺妃本也准备带的,临行前才发现也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至于其他妃子,我平日不过“尽责”而已,谈不上什么喜爱。

此次随驾队伍,是大业八年以来最大的一次。

临行之前,我还下了一道诏书,令八品以上文武官员上书言事,题目是“论安边定番策”,希望可以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处理民族问题的法子,


四月二十五,驾幸华清池。

二十六日,过骊山,我远望秦始皇那高大的陵墓,想到也许就在自己脚下,深埋着一支雄武的军阵,还要一千多年才能为人所知。

二十七日,抵灞桥,西都留守卫文升领文武官员在此恭迎圣驾。

四月二十八,队伍进了大兴宫。

说起来,西都是真正的国都,地位更要高于洛阳,可是三年以来,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西都宫殿的巍峨,毫不逊色于东都,只是因为我的旨令,如今偌大的宫殿,只有七八十个宫女和近百个太监打理,平日想来必是冷清。

在西都驻留二十日,陪后妃、子女在四下里走了走,沈莺还是第一次来大兴,就连杨杲、兰儿,也对大兴没有多少记忆了。

至于我,当然也是第一次来西安,记忆里对西安的了解,只有大雁塔,此时当然还全无踪影---大雁塔建于唐朝。再有便是“羊肉泡馍”,在大兴倒是喝过几次羊汤,想来与千年之后还是应该大有区别的。

除此之外,就是在西都接见了一批贵族大臣。

五月初五,率西都群臣、西太学学子祭屈原。

十一日,李余父子由东都转押西都,在西都处斩首之刑。有臣下提议凌迟,我认为太过血腥,还是斩首示众。

五月十九,离开西都,一路往北,沿途经过冯翌、上郡、延安、雕阴、朔方等郡巡视地方,六月二十五,才到了榆林郡。

六月二十八,在榆林郡(今内蒙古境内)召见突厥始毕可汗阿史那咄吉,不至。

七月初四,颉利可汗使者觐见。

七月十日,渡过黄河,巡视定襄(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南),再遣使者传召始毕可汗。

七月十七,南突厥处罗可汗亲赴定襄觐见。

七月二十,始毕可汗使者至,称可汗当于八月前来觐见。


在定襄耽误了一些日子,一则是等始毕可汗,二来却是要处理西南的一些事务。

南宁州与濮人已经相持了一年多,因为地势险峻,加上南宁州兵力有限,一直没有大的进展。张须陀平定安南返回东都之前,命秦琼、罗士信等领三万大军由交趾沿红水河西进,才使事情有了转机,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澜沧江东岸濮人各部,纷纷归降。秦琼、罗士信进军途中,还顺道收服了和蛮(今云南红河中老越边境一带)。

战报报至东都,东都转送西都,西都再送来定襄行在,已经七月。

我命罗士信、秦琼班师,而以李靖、徐世绩领八千兵马,协助南宁州总管将军杨玄挺征讨澜沧江畔的茫部,然后徐图澜沧江西岸、怒江东岸的望部(今云南临沧一带)。茫部、望部和和蛮都是濮人的分支。其中的茫部,新近收留了逃亡的李野,李野还娶了茫部首领的妹妹,企图借助茫部的力量东山再起。

同时,下旨封归顺的各部首领为土司。


七月二十六,离开定襄,越长城南下,二十八日抵马邑(今山西朔州),等候始毕可汗觐见。


八月十日,夜。

我正忙里偷闲,与几个后妃一起,商议如何过数日之后的中秋节。

“皇上。”许安在门外说道,声音中透出一种急切。

“什么事?”我有几分不悦地问道。

“几位大人在大堂候着,有要事禀报。”御驾到了马邑,自然征用了马邑的各处官衙,马邑郡太守的大堂,如今倒成了金銮殿。

“有什么事,不能明日再议?”

“皇上,是义成公主派来信使,有要紧事来报。”义成公主是隋朝宗室之女,如今是突厥始毕可汗的可贺敦(皇后)。

“皇上,”皇后说道,“义成公主急急派人来,恐怕真的有大事。”

我也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大事了,紧忙带了许安前往大堂。


大堂之上,苏威、裴矩、裴蕴、虞世基、宇文述和杨玄感等一干大臣早已经恭候,面带焦急---不仅是焦急,还有恐惧。

“何事如此惊慌?”

“皇上,”回话的是刚由东都赶来的张须陀,“义成公主派来信使,突厥始毕可汗已经于八日出发南下。”

“是朕传他来的。”

“可是皇上,义成公主说,始毕可汗召集了突厥各部四十万人马,一同南下。”

我不能不震惊了。

四十万!始毕可汗的“觐见”,不用说也知道是想做什么了。

我突然想起,今天是大业十一年的八月初十。

公元六一五年八月,“雁门之围”, 始毕可汗领数十万大军南下,围困杨广于雁门,前后一月余。

历史的力量是如此之大,我以为我已经改变了历史,可是历史画了一个圈,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我已经几乎忘却了“雁门之围”,以为这两年,太多《资治通鉴》上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并且我此番北巡,与历史上杨广在六一五年的路线也相差甚远。

可是“雁门之围”还是发生了。虽然我知道,“雁门之围”只是有惊无险,可是“江都之变”,会不会也在我的不经意间发生?

我这两年过的太舒心了,舒心的以至于忘记了许多东西。

但我现在首先要应对的,是阿史那咄吉的四十万大军,不仅仅是为了历史,为了我的生存,还因为我的身边,有了心爱的女人,而在遥远的东都,我的孩子在等我回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