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无缘的大学之恋(上)

六方会谈 收藏 0 1170
导读: 冰雪遮盖着伏尔加河, 冰河上跑着三套车。 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 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 小伙子你为什么忧愁, 为什么低着你的头;

冰雪遮盖着伏尔加河,

冰河上跑着三套车。

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

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


小伙子你为什么忧愁,

为什么低着你的头;

是谁叫你这样的伤心,

问他的是那乘车的人。

你看吧!这匹可怜的老马!

它跟我走遍天涯。

可恨那财主要把他买了去,

今后苦难再等着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前苏联时期,一首流行的歌曲,《三套车》的歌词。它曾经是我上大学时期,最爱唱的一首歌。但自从我走出大学的校门之后,这首歌却叫我忧伤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现在回想起来,仍然很留恋我的大学生活。因为,在我的同学中,有我终生难忘的一位女同学,她曾经是我恋人——小清。

随着这首歌曲,那种动人和忧郁的旋律,回荡在我的脑海中时,它会常常把我代回到我的大学生活时代。仿佛,那段我初恋的浪漫生活,又再显在我的眼前……。

一九七七年中国恢复了高考。然而,这是我第一年下乡后,由于复习时间太仓促,结果失败了。七八年,经过大半年的刻苦努力,终于如愿以偿,考入了大学。

刚入大学的第一年,我被安排到七八级机制三班,我是这个班级中,年龄又算比较小的一名同学。因为,那时的同学之间,年龄差距比较大,有三十多岁的,还二十六七岁的,小的却不到二十岁。造成这样的局面,主要是高考才进行了二年,社会考生学员,往届的毕业生多,时间跨越又有十年之多。所以,同学之间,在外人看来,根本就不象同一年级的大学生。有时,同学之间就会出现误会。同学管同学叫叔叔,或者管同学叫老师。我在这方面就闹出过笑话。

刚上大学时,由于大学生的学习基础都比较差。有时,大学不得不对学生补习一下,过去所学过的数学知识。不过,那时的大学生,学习却很用功。

我记得,当时,我学习最困难的一门课,就是英语。由于基础不好,我们不得不开始记忆大量的英语单词,特别我是学俄语的中学毕业生,对英语更是一巧不通。逼得我没有办法,只好把英单词记在小纸片上,力争每天能背上十个单词或更多一些。好在那时我年轻,记忆也好,有时一天背二三十个单词不成问题,但有时忘的也比较快,这样,只好过一段时间,再重新背。

刚入学时,我学习特别努力,老想在班级中争点名次。我的高等数学在全班就很出众。在当时,若要是哪位学习比较突出点的同学,常常会得到同学们的羡慕。有许多跟不上的女同学或者是年纪大一点的男同学,都愿意在课间或课后,找你探讨或者求教。我就常常遇到这类事情。

在平时的学习中,总有那么几个女同学,常常向我求教作业题或者是老师在课堂上讲的内容而没有消化的知识,而我都会的认真地去解答,也让那些同学们满意而归。

在我们班,有一位女同学,她从来不和我接触。因为,在同学之间,年龄相当的同学并不太多,特别是女同学就更少了。这使我对这位女同学就有点关注了。她的个子并不算太高。也就一米六多点。但长的挺漂亮,给人第一眼印象,就是秀气,苗条,机灵。后来我才知道,她和我是同一届毕业的,但年龄较我大一岁。她的高等数学,学的也不错。但有女同学来问我作业题时,她好象有点忌妒我。所以,我们之间总是有点“那个劲”的。即不想叫对方看不起自己,又不想叫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

总之,我们之间,虽然很少说话。但象有一种幽灵在牵动着我们。无论是班级里的晚答疑自习,还是在休息日的学生阅览室复习功课,我们总能相遇。这好象是有人特意安排似的,一种心灵上的默契配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我们打照面时,总要看对方的眼神一眼。只是脸一红,却没打招呼。事后,自己也知道不应该这样“无礼”。这位同学就是我所说的小清同学。

当大学读到大一的下半年时,我们开了一门机械制图课,我们班的女同学就有点跟不上这门课的进度了。然而,我是学习这门课,是最入门的佼佼者。老师有时把画法一点,我就能反映过来。画立体图,更是我的特长。因为,我在中学时期,画画是全班最好的。尽管不是很专业,但外行人是看不出来我的专业水平如何。当老师讲到曲面相贯线时,同学们不是找不到曲面的交线,要不就是不知如何去下手。特别对女同学来讲,叫她们去理解就更不容易了。一到晚上答疑课时,助教老师被同学们围的团团转。有时,同学提的问题把助教老师也给整蒙了。特别,那时的助教,大多数是工农兵大学生过来的,教学水平本身就不行,有时助教也不知道从哪下手,给同学们解题。当时,我对助教的水平,是一点都看不上眼。所以,我从来没有问过助教。

后来同学们才知道,我们班还有一个比助教更厉害的同学。于是,同学们就开始叫我帮助辅导。说一句心里话,经我帮助过的同学,再也不想找那个助教来答疑了。因为,那位助教有一点解题方式不如我,那就是画立体图。我把同学不会画的曲面贯线,用立体图的方式,在空间中展示给同学们看,使同学们一看就知道没有理解的原因在哪里。

有一次,机械制图考试测验,而这次测验,小清同学考试不及格。当成绩公布时,一个在最前面,一个跑到最后面。事后,有的考得不错的女同学,也叫小清找我给指点一下,但她就是不肯这样做。我虽有心想去帮助她,但机会不成熟,我自然不会去主动地帮助小清同学。

那时的大学生的生活宿舍,男女同学都居住在一个宿舍楼,只是把男女同学的住处,按层或某一侧化分开的。我们班就住在学生的第四宿舍。小清住在二层楼,我是住一层楼。

有一天,晚饭过后,六点多钟。我和往常一样,拿着水暖壶,跨着书包,走出了学生宿舍楼。正好就和小清打了个照面。而这次,我们俩都想和对方打招呼,想开口说话,却又收了回来。我只是微笑地向她点了点头。本想说什么,却在错乱之中,把想说的话又给憋了回去。而小青也有点脸红,用手挡了一下嘴,笑了一笑。

我们俩就这样地一前一后,朝着我们要去复习的地方走去。走进了机械馆的学生阅览室后。这天很奇怪,竟然有两个座位,在同一侧的相邻的复习桌是空缺的。然而,其它座位都已经被占满了。于是,我们俩就分别做到这相邻的座位上。

我放下书包后,本能地想拿着水暖壶去打开水,但小青却主动过来,说她也去打水,想顺便给我代一下。我当时是“巴不得”地求她这样做。所以,慌忙中,我只是说:“谢谢了”,却没有把水暖壶递给小清,这也叫小清同学挺尴尬的。当小清同学伸手过来取水暖壶时,我才晃过神来。自己失礼了。我只是脸红着地说:“谢谢!不好意思。”“那有什么。”

事后,我们各自在阅览室复习了有一个多钟头的时间。小清这才拿着一本机械制图作业本,向我走来,请教机械制图作业中的画法。我拿过她的作业,看了看之后,便在复习本的反面,给她画了一个立体图,进行讲解。她只是认真地听着我的讲解。这时,由于讲解的时间比较长了点,有的同学就有点反对了,叫我们小点声,或者回教室去讲。我只好向被打扰的同学,点了点头,以表歉意。随后,我便对小清说,“我明天找个时间再给你细讲。”她同意了。

但,我们这次却比往常提前了约一个小时的时间,离开阅览室。这次,我们是一起走出阅览室的,谁也没有回避的意思,借着月光一同返回学生宿舍。

一路上,也开始谈论着一些学习之外的话题。这时,我才知道,他是河北秦始皇人,和我是同一届的毕业生。再要走到学生宿舍时,我叫她约个时间,对她的机械制图课再进行辅导。“好的。”她同意了。

从那以后,我们开始正式接触了。

每到周日休息的时候,我们仍然是不约而同地去学生阅览室复习。那时,为了小清能把机械制图课程追赶上来,我还特意地买了几块肥皂(那时一块是0.21元),虽然自己感觉有点破费,但为了小清,我还是心甘情愿地去做。我边给她讲机械制图几何画法,边用肥皂给她做立体模型。这样小清慢慢地在心目中有了物体的空间想象力。而破费掉的肥皂,却被她给我洗衣服用掉了。最后,她在期末考试中,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起码她在女同学中的成绩是名列前某。

当她成绩公布出来后,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你想要什么礼品,我送你一个。”于是,我开了个玩笑: “送我什么?把你考试的卷纸送给我吧!”小清接过话,乐呵呵地说:“呵呵,我可没那本事,卷纸是要存档案的。”我笑着地对她说:“那就算了吧,等你挣着大钱了,买一个象样的礼品送给我吧,起码是‘英雄’牌的金笔。”

当我们进入大二以后,我们是无话不谈了。这时,我们之间好象仍然有着无法捅破的一层纸。我们双方好象都希望对方,先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天南海北是唠了不少,就是不提感情一个字。有时,唠着唠着,时间好象停顿了,那一刻,从对方的脸上的表情就都反映出来,脸顿时红了。

我和小清的事,在我们班中慢慢地也被传开了。我们班的崔哥(比我大12岁,这时他已经成家了)早已经看出来了。有一天,崔哥向我提起这件事时,说:“你和小清是否正在谈恋爱?”由于崔哥和我平时关系特别好,他看中我的为人。而崔哥,又是我很敬重的兄长,所以,我就没有向他隐瞒观点。崔哥说:“该主动时,必须主动,别叫人家女孩子先开口。把学习的机灵劲,在这事上发挥发挥。”并说:“你们时机已经成熟了,你应该和她确定恋爱关系。别到大四时,人心一散,机会就错过了。”同时,崔哥也指点我如何如何去做。说得我脸红心跳。“谢谢崔哥的关心,等确定关系时,第一时间先告诉你。”崔哥:“去你的吧,等你的好消息!”

在上大二的下半学期后,初夏的一天,晚饭过后。我和小清约定去阅览室复习。让人奇怪的是,我和小清手上都少了一件东西,就是那水暖壶。这一切好象是我们商量好的。也许是我们早以在心灵上,勾通好的。

我们慢慢地走在去阅览室的路上,但我们根本没有去阅览室的意思。我鼓鼓勇气,对小清说:“去学院外走走,好吗?”她没有吱声,只点点头,表示同意了。

我们学院的附近,有一个很美丽的河畔公园。这是我每天早晨,常来锻炼长跑的地方。然而,今天它却让我感到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宁静。公园的路边,各种摆放的花卉仍然在开放着,而桃花树却已经结下了果子。湖面上,仍有游人的小船在漂动着。晚霞的阳光,把河畔两岸的垂柳,在河面反射的阳光衬托下,映照得金色灿灿。风景秀丽而令人淘醉。而眼前的美丽的景色,就好象在给我和小清准备的,欢迎我和小清的到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你看,那边的景色多好看呀!”小清先打破了,我们这一路上的平静。“哦,真漂亮!”我应声地答到。

“嗨!可惜呀,我只来过一次,那还是上大学报道之后的事。”我随和地说:“今后,我陪你常来。”

“不!我希望你能把这城市所有风景,都陪我走遍。”我说:“行,有你陪伴我,当然我要走遍所有的风景胜地。”

这时,迎面走过一对年青的小俩口,小伙推着车中座着只有二岁大的小孩儿的小推车。小孩子长的十分招人喜欢。这时,小清见到这小孩儿时,过去逗那小孩儿乐得是那么地高兴。看到小清那高兴的样子,我都也很开心。

离开那小俩口后,小清收回笑容,便对我说:“我真喜欢小孩儿。”虽然,这话使我有点意外,我还是把话接了过来,“行,将来就叫你在家看小孩儿。”我特意省略了三个字“我们的”。然而,小清还是轻轻地打了我一下,“你竞占我的便宜。”若不是她理解错了,就是她通过这一动作,以表达“亲近”的一种方式。因为我没有说是“我们的”。我只是哈哈地大笑起来。

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天也开始慢慢地暗了下来。而我和小清好象并不知道这一切似的。我们在河畔边旁,一个空着的小座椅子上,做了下来。

这时,我们开始回忆上大学以来的往事。小清说:“刚入学时,我就注意你了,但我不敢接近你,一是怕你不给我的面子,二是怕同学们说三道四。看到你身边总有女同学在问这问那,让我见到你,更是退避三舍。”我说:“实际上,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聊着聊着,时间慢慢地过去了二个多钟头,而我们还在恋恋不舍,做在那小椅子上。

这就是我和小清的初恋之夜。

初夏的沈城,傍晚微风仍然带有一股凉意的感觉,这时,我们做的比较靠近,也是我们第一次肩并着肩,做的最近的一次。

“将来若再有漂亮的姑娘找你,你会把我丢下吗?

“你想到哪去了,有你,已经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福了,别乱想。”

此时的我,心情是我最为紧张的一次,超越任何平时的话语或行为,都是那么地艰难。我终于把手伸向小清的手,刹时间,小清向我靠近,本能的反映,使我们拥抱到了一起……。

这是令我和小清难忘的夜晚,在那一刻,我们定下了海誓山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到宿舍时,宿舍已经关灯了(学院规定晚上10点40分闭灯)。


本文内容于 2011/5/20 7:50:53 被六方会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