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四十七章

hebinjjwy 收藏 1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李余南逃后,很快纠集起在南方的两万人马,又七拼八凑,号称五万,迎击南下的秦琼所部。

十二月初一,两军会战于九真郡北。

考虑到自己人少,秦琼决定不主动进攻,强行渡河。

他知道,李余一定会发起进攻,这位“天王”仍然企图“收复”交趾,并与北边的“太子”李勒会师,以图扭转局势。

果然,将近中午,“越”军开始渡河。

秦琼并不打算将敌军拦截于河南,只派了徐世绩率领一千弓箭手在河北岸列阵,予敌以杀伤。

很快,“越”军万余渡过河来,徐世绩且战且退。

兵法云:半渡而击。侧翼突然杀出一支人马,由西向东直扑越军渡口,却是预先埋伏的由程知节统带的三千骑兵。与此同时,秦琼也率军由北南击。渡河的“越”军其实并未真的打过什么仗,根本没有对侧翼加以防护,人数也不占优,立时大溃,许多逃入河中,却被河水吞没,剩下的见势不妙,弃械投降。南岸敌军得见,也全无士气,尤其新征来的两万多人,更是阵脚大乱,李余再三勒阻兵士,却哪里勒阻得住?眼见隋军乘胜渡河,只好勉强凑齐两万人马,退守日南。

而此时,交趾失守的消息已经传到宁越,李勒部立刻不战而溃,李勒只能带领两万残兵西逃,因为秦琼所部已经南下,交趾郡城只有千余守军,倒也不敢袭扰李勒,而李勒也知道张须陀大军在后,也不敢攻取交趾,而是继续向西退入文单(今老挝)。

就在十二月初一,张须陀进驻交趾,遣李靖、侯君集领兵八千南下增援秦琼,自己则和罗士信、冯盎等安定交趾民心。

十二月初六,李靖、侯君集与秦琼所部会合于九真郡。八日,大军继续南下。

初十,张须陀留罗士信、冯盎守交趾,自领兵一万南下,十二日进驻九真。

而就在十二日,秦琼已经开始收复最后一座郡城---日南。


日南城北,隋军衣甲鲜明,列阵南来。

此时的李余,只有两万乌合之众,不论数量、质量,都逊色于大隋军。对于胜利,秦琼已经成竹在胸。

然而,侯君集的前锋突然阵脚大乱,三千步卒开始拼命北逃,秦琼立即命徐世绩领一千兵弹压,又派程知节率三千骑兵增援。然而,徐世绩、程知节的部队也陷入混乱。

李余的阵列之前,是一群庞然大物---大象。不要说隋军主力多来自北方,就是岭南兵士,也大多未见过这种体型硕大,长着一对可怕的尖牙的怪物。

现在,隋军只好逃跑。幸好,象阵的速度有限---大象跑起来是很快的,不过如此一来,象阵会不成队形,自乱阵脚,隋军北撤二十里,终于稳住阵脚,只是折算下来,却损失了千余人。

第二天,李余再以象阵做先锋,隋军只能再撤二十里,只是今日已经有所准备,不过折损两百余人。

此时的隋军之中,却有两人在思考对付象阵的手段---李靖、徐世绩。当夜,两人求见秦琼,将自己的计划说出。

十一月十四,日南城北五十余里。

隋军列阵于一片树林之前,等待着“越”军的到来。因为前两日的胜利,李余如今又是踌躇满志,他的麾下,又有了近三万兵马,这使得他没有仔细去看,隋军挑选的这片战场。

林前,是一片广阔的平地,西边却是一片沼泽,要绕过沼泽,至少得二十多里,东边是一座山丘,平原之上,却是一处高地。

李余照例把他的百余头大象放在前面,向隋军而来。隋军射出箭矢,不过对于大象,并不能造成太大的危害。眼见大象越来越近,隋军恐慌起来,转身逃入林中。

大象越来越逼近树林,却突然发出一阵“轰隆”巨响。原来隋军在林边掘下百余大坑,上覆席草,一时间,倒有三分之一的大象陷入坑中。但是剩下的大象还有近百头,追进了树林之中。

突然,山丘上猛烈的箭雨,射向尾随在象阵后的“越”军。“越”军先头不得不放弃跟在大象后面的打算,转攻山头。山上有徐世绩带了一千弓箭手和五百步兵,早部下滚木礌石,“越”军虽多,可是山道狭窄,一时却施展不开,又是上午,正是逆着太阳,而隋军居高临下,自然占了便宜。


这是一片榕树林,许多榕树,已经有了几百年,气根入土,又生成新树,独木便可成林。隋军早从军中挑出数百善于攀援的士兵,登于树上,树间却又以木板搭桥,或系绳索,便于往来。士兵便在树冠之间,以茂密的枝叶为掩护,居高临下,用箭射杀坐在象背上的象兵。象兵驱动大象撞树,可是这些树木大多坚固异常,饶是大象壮硕,将树撞倒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树上的士兵早已从容转移。

借着象阵被树林绊住,退入林中的隋军却已经重新集结,绕出树林,出现在正在攻山的越军侧翼。

几乎同时,“越”军后方,也是杀声四起,原来是李靖、程知节带了五千骑兵,早已经绕过沼泽,出现在李余的后背。

没有了象阵的越”军,哪里是隋军的对手,除了投降,只能是逃跑。李余只带了三千残兵败将,逃入日南城,“五万士卒,倒有三万多做了俘虏,连剩下的五六十头大象,也成了隋军的战利品。

日南城显然也不是安全的地方。当夜,李余就领了千余的亲信,仓皇南逃到林邑国。

十一月十五,隋军收复日南,距离李余叛乱,不过三个月。


然而,还没有到可以庆贺胜利的时候。

就在十一月初十,逃到文单的李勒,宣称“先天王”已经“殉国”,自己接任“天王”,并宣布改“圣德元年”为“重光元年”。十一月十五,李勒在丛林中举行了“登基大典”,并且比他老子更进一步,称“大越国皇帝”。

李勒心中,还打算“重新光复”。他在文单与交趾边界召集余部,到了十二月初,又有了五万部众。不仅如此,他又北连濮人,西结文单。当时濮人正与南宁州的隋军对抗,虽然与李勒结盟,却拿不出什么实际支援,倒是文单国王派出了三万军队,帮李勒“收复失地”。

十二月初七,李勒率领八万联军,由文单东北部越过边境,,企图夺取交趾。

此时张须陀主力仍然在南部,交趾只有罗士信、冯盎两万人马,各自领兵一万,固守宋平(交趾郡治)和龙编(旧交趾郡治两城)。张须陀接报,留李靖领五千兵守日南,徐世绩领三千兵守九真,自率两万五千主力回援交趾。


十二月初十,在交趾南部山地,先锋侯君集三千人中伏,虽经死战,突出包围,却折损过半,为南征最大一次败绩。

不过设伏的李勒军只有七千,面对尾随而来的张须陀主力,主动撤离。

十二日,解宋平之围。次日,龙编解围。

不过,因为李勒是主动撤退,并没有受到实际打击。此时的李勒,已经在交趾西部山区建立起自己的根据地。

张须陀审时度势,认为隋军多为北人,水土难服,又不识地理,而李勒所据,丛林茂密,贸然追击,实在十分危险,决定大军驻于交趾,收服民心。

然而罗士信和秦琼两员虎将却是坐不住,坚请出战。岭南道观察使也以“大军久住,粮饷皆有岭南转运,耗费巨大”,请求大军出击。

十八日,张须陀令罗士信和秦琼各领兵一万,西击李勒。

然而,南方的雨林,的确是黄河流域来的隋军难以克服的,莽林之中,大军行动十余日,总是受到李勒军的袭扰,却又无法抓住敌人主力的踪迹。月底,两路大军撤回,几无战绩,却损失三四千人,一时士气低落。

不过此时,南方的李靖处传来消息:李余向林邑王范梵志搬兵,范梵志畏惧大隋---大业初年,刘方曾经大败林邑,一度占了林邑的国都,余擒李余来献,事机不秘,为李余获知,仓皇逃入真腊(今柬埔寨)。范梵志担心李余报复,求援于日南的李靖,李靖打算留两千人守日南,自率三千兵马到林邑驻防。

除此之外,李靖还向张须陀献上了对付李勒的方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