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四十五章

hebinjjwy 收藏 1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郕国公李浑,关陇世家中的重要人物,祖上是大名鼎鼎的西魏“十二柱国”之一。

李浑原来的爵位,是申国公,而这个爵位,原本是李浑的哥哥李穆的,李穆死后,自然传给了长子李筠。李浑派侄子李善衡刺杀李筠,却嫁祸给自己的堂弟李瞿云。李浑的妻子是宇文述的妹妹,李浑贿赂宇文述,表示只要宇文述帮自己获得申国公的爵位,以后自己采邑收入的一半,都给宇文述。宇文述本是贪财之人,重利之下,宇文述找到当时还是太子的杨广,疏通关节,让杨坚封李浑为申国公。以后李浑不断升迁,做到右骁卫大将军,改封郕国公。可是李浑只是头两年给宇文述送钱,以后便反悔,宇文述对这个妹夫,自然怀恨在心。

就在去年年底,一个叫安家陀的方士投信检举,说民间传言,李姓当做天子,劝皇帝将天下姓李的全部杀掉。此事呈到刑部,卫文升斥之“妖言惑众”,不过倒是对我做了禀报。

年后,宫中突然又有传言,却是开皇年间的一件旧事,说杨坚曾经梦到洪水淹没京师,就有人提及,李浑的儿子、将作监李敏小名“洪儿”,此事莫不就应在他的身上。

谣言传出,我并未深究,当时的心思,多放在了娶沈莺过门的事情上。况且我也知道,《资治通鉴》记载杨广因此诛杀李浑全家,却是杀错了人,真正谋逆的,却是唐国公李渊。

不过,近来千牛卫确有举报,李浑、李敏和李善衡常私下密会,且密会时不许下人在场,行为着实诡异。


“说吧,你要告李浑何事。”

我态度温和,似乎让裴仁基消除了少许紧张:“臣…臣告李浑与子弟密谋,暗害皇上。”

“兹事体大,你可有证据?”我说,感觉自己的语气中,甚至带有鼓励。

裴仁基却无言以对,只是偷看宇文述。

这个时候,宇文述只能出来为裴仁基圆场了:“臣启禀皇上,那李浑父子密谋,是何等机密之事,裴将军与他们,并无深交,要说拿出铁证,却是为难。但李浑官居郕国公,子侄皆位列班堂,如若真的谋反之事,有密谋变作行动,皇上又无防范,臣只恐变乱起于肘腋之间,却不是河南、江南民变可比。臣请皇上详查。”宇文述的意思很明白,李浑谋反的证据,查就有,不查就没有。

“你二人且先退下,朕思虑一番再做决断。”

两人应声退下。我却扭头问侍立在侧的许安,自从那次登封的事情,我知道他颇有见地,不过因为知道汉、唐、明三代“盛世”却有“阉宦之乱”的教训,虽然我相信他的忠诚,却并没有让他参与朝政的打算。不过眼下,我只能和他商议。

“宇文大人和裴仁基所奏,你以为如何?”

“奴才是内侍,不敢与闻国政。”

“是朕问你,想听听你的看法,但说无妨。”

“是,皇上,奴才也听说,宫外有洪水淹京师的传言。”

“朕不问你传言,只想听你说,李浑父子反是不反?”

“回皇上,奴才以为,如无传言,李浑父子多半是不反,而有了传言,只怕……”

“你以为李浑会反?”

“奴才斗胆,只怕有了八成。”

“你且说,这传言,可是有人欲嫁祸李家?”

“皇上,李家势大,朝中难免树敌。不过奴才想,李家过于势大,对皇上,只怕也非好事。”

“如此说来,朕该听了宇文述的,查办李浑?”

“奴才不敢说,一切全在皇上做主。”

“李浑如无反意,杀他岂不冤枉?”

“皇上,李浑若反,不仅自己是杀身之祸,只怕全家都难保全。李敏之妻宇文娥英,是乐平公主(注:即杨广的大姐杨丽华,此时已经过世)的女儿,到时恐怕也难逃牵连。皇上如果防患于未然,李浑的性命,也未尝不可保全。”


许安坚定了我的决心。

我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史书上所记,杨广杀李浑,是一大冤案,这事也成为杨广是暴君的证据之一。但是如今看来,史书所言,也未必公道,杨广不杀李浑,李浑也未必不反。杨广也曾经流露过杀李渊的心思,却未实施,李渊不就反了吗?再说,冤杀的事情,未必就是暴君独有,李世民是一代明君吧?不也冤杀了李君羡吗?

我于是下了密旨给宇文述,命他调查李浑谋反的证据。

另外,我还暗中派了千牛卫秘密调查,免得自己被宇文述欺诈。

而表面上,却一片平静,我还忙里偷闲,带了杨杲、杨侑、杨侗、杨倓和杨兰儿去了郊外骑马。兰儿原本是缠着元妃教自己骑射的,不过元妃要带小佳音,后来又有了身孕,自然不能教她,我只好挑选了一个武将家中出身的懂骑射的宫女教她,虽然不精通,也算马马虎虎,她到底只是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所以挑了匹很温顺的小红马给她。倒是我自己,在马上几乎坐不稳,更不必说什么策马扬鞭了---我本不会骑马,也没有去学,幸好带的除了许安和几十个千牛卫,并无大臣,皇后和其他妃子也未随行,才不至丢丑。许安和千牛卫心里只怕多少有些犯嘀咕---皇上应该是会骑马的啊。不过他们都是我的亲信,又都是行事谨慎之人,倒不必担心外传。


三月初一,宇文述交上了一份“铁证”---宇文娥英的“供书”。

“供书”中称,李浑父子密谋,皇帝迟早还是要起兵攻打高句丽---这点倒是猜对了,而且因为国内安定,多半就在这两年---稍微有点出入。届时,李浑父子都很可能成为禁军统领,掌控六万人马,再秘密发动李家子弟,亲戚,在合适的时机对皇帝的御营突然发动袭击,杀死皇帝。

我却早已经让千牛卫打探清楚,这份“供书”虽然是宇文娥英亲笔所写,却完全出自宇文述的口述。千牛卫的报告,李浑父子的密谋中,确有因为担心传言而有不轨的企图,但是又怕谋反不成,连性命都保不住,所谓谋反,还停留在探讨有无必要的阶段,并无什么计划。

不过就算探讨有无必要,也已经“其心可诛”了。


三月五日,以“图谋不轨”,拿李浑、李敏和李善衡三人下狱。宇文述上奏折,请诛灭李浑三族。为此,我特意在三月六日召集“朝会”商议。

宇文述、虞世基建议诛灭三族。

苏威、张须陀和杨玄感都请只杀三人。


我的处置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李浑、李敏和李善衡“流放西南边鄙之地,遇赦不还”,其余子侄,有任官职者,一律革职为民,有爵位者,一律剥夺爵位。

我知道宇文述眼馋李浑的封地,不过我并不打算让他如愿以偿。

李浑的地,连同杨丽华留给女婿李敏的地,一律有官府收回另行分配---一小部分给了成为老百姓的李家人;杨丽华留下的“汤沐邑”中的三分之一,给了宇文娥英---作为李家的“叛徒”,她在李家已经呆不住,更不可能和李敏去西南,只能令其改嫁,杨丽华九泉有知,应该感谢我这个“皇弟”,因为根据历史记载,宇文娥英本来是要得到一杯毒酒的;剩下的土地,分给了原本租种李家土地的无地佃农和附近少地的农民。

李浑的老婆,是宇文述的妹妹,我本来是让她回宇文述那里,但是她声言“生是李家人,死是李家鬼”,我只好让她陪李浑去了西南,命押解的差役“路上好生看顾”,到了流放地也由地方官予以适当的照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