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四十四章

hebinjjwy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夜色中的“海棠别院”,已经褪去了白天的喧闹,只有门前高悬的红灯笼,还有门窗上贴着的红喜字,还在述说着这里的喜庆。 房中红烛摇曳,沈莺穿着大红的喜服,头上的红盖头还没有揭去,安静地坐在床边。 我也穿着大红的喜服。我曾经想过自己结婚时的衣着:白西服、黑西服、中山装、唐装,却从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夜色中的“海棠别院”,已经褪去了白天的喧闹,只有门前高悬的红灯笼,还有门窗上贴着的红喜字,还在述说着这里的喜庆。

房中红烛摇曳,沈莺穿着大红的喜服,头上的红盖头还没有揭去,安静地坐在床边。

我也穿着大红的喜服。我曾经想过自己结婚时的衣着:白西服、黑西服、中山装、唐装,却从未想过会穿这样的一身衣服。

我此时也有了三分醉意---酒不醉人人自醉。

我用喜棒挑开了她的盖头---我的手居然是发抖的,为什么要抖啊?

沈莺头戴凤冠,正含羞地望着我。我端起桌上已经倒好的两杯酒,在她身边坐下:“饮了这杯合卮酒,我们便是夫妻了。”


今晨醒的迟了,睁开眼,太阳早已经照在床上。我伸手欲去揽她,却着了个空,扭头看去,她已经不在我的身边,枕上还留着她的余香。

我起身,简单地穿好衣服,并没有穿上外面的袍子,然后走出房间。

小厨的烟囱里,冒出淡淡的炊烟。

我蹑着脚走进去,她背对着我,头发随便地拢成了一束,拿根普通的红绳系在身后,正在厨前忙碌,浑不知我已经到了厨房外。

我悄没声地走到她身后---那时的软靴,很容易不发出大的声响,环住她的腰,却去嗅她的头发。

她显然吃了一惊,扭回头看我,我却正好得寸进尺地吻上她的半边脸。

“还好汤在锅里煮着,不然就该烫着你了。”她嗔怪我道。

“烫便烫了,当年若非烫着,未必能够有你我今日的缘分。”我替她拢拢额前的头发,“新婚之日,你就忍心把我一个人丢下。”

“我们民间的习俗,第一天的早上,应该给公婆敬茶的,只是……”她想说我的父母已经不在,却又觉得不妥,于是忍回后面的话,“我就想给你做个汤,没有吵到你吧。”

“哪里?若是吵到,我怎能现在才起。”我说,把她轻轻搂在我怀中。

她突然发现我没有穿外面的袍子,赶紧把我拉近灶边:“这么冷的天,你也不穿多点。我回房给你拿来。”灶边的确是最温暖的地方,但她似气非气地责怪我,却更是让我温暖。

她走出去的时候,我突然抬头看了看天---我没有看到天,只能看到屋顶。我想起了我的父母,他们可知道,我已经给他们找了一个乖巧可爱的儿媳妇。

沈莺很快拿了衣服回来,帮我穿好:“君子远庖厨,哪里有皇帝跑到厨房里的,你先回去等着,汤马上就好。等下,我想去给皇后娘娘、贵妃娘娘请安,再去看看元姐姐。”

“我还不都依了你。”我说。


我的确是都依着她,因为我知道她不会做我为难的事情。

她的封号,是莺妃,不过在“海棠别院”,所有人却只叫她“夫人”。而我与她,也依旧如婚前你我相称。

本来是要她搬到一所规制更高的院子里的,“海棠别院”原不过是才人住的,规格低得多,她却说已经习惯了,不想再搬动,只是希望我把御花园的那两间房子也给她,闲时可以去住住。我知道她是怀念我俩最初相恋的日子,叫许安把她和杜鹃原来的房子,依旧照原样收拾了,调了个宫女平日里住着,也算是“海棠别院”的人。

杜鹃成婚出宫,她身边只剩下彩云,顺妃和她虽不似皇后和荣妃亲近,却也喜欢她的纯净,关系也还和睦,从身边选了个伶俐的小丫头翠荷,元妃也送她一个叫杏儿的,如今的“海棠别院”,连她也只是四个人,待要再派,她却说足够了。我想“海棠别院”房间并不多,也就依她,其他三个,都住在前院。


六宫之首,当然是皇后,其下是贵妃,然后依次德妃、淑妃,再是嫔、婕妤等,品级繁多。不过我精简后宫,除了皇后和贵妃较高,其他妃子,却是拉平,以下就是普通宫女---承衣,还有些年纪较大的,叫做嬷嬷,无非算作承衣的头儿,实在简单得多。我本来的打算,是要沈莺的待遇与皇后相当,至少也该不低于贵妃,但是沈莺自己不肯答应,我也不再勉强。

立她为莺妃,还是有人非议的,无非是说她出身,幸好有皇后将嫔升妃的主意在前,她的父兄,虽然不能列入高姓大户,总算也有功名,沈莺自己又处处低调,不争反让,加之我对她的回护,也使得他人不敢肆无忌惮,过了不久,自然也就平息。

只是我与她婚后,的确是将近半个月不曾上朝---倒不算荒废国政,还是经常召见内阁官员的;将近一个月,没有理会其他后妃,还是沈莺自己多次规劝,才使我不至于做的过分。

以后的日子,除了皇后那里,每月去个四五次---其实与皇后相处,倒已经不在情爱,荣妃和顺妃处,每月三两次---荣妃有孕,自然是不侍寝的,其他几个,依旧每月一次,倒似要应付差事。唉,看来当个皇帝也不容易,老婆多了也挺麻烦。其他日子,除去在御书房处理国事的迟了,便是去“海棠别院”。


就在我的“蜜月”尚未渡完的时候,兵部尚书、上将军宇文述突然秘密求见。我以为又有什么军机大事,便在御书房接见了他。

“皇上,此事重大,臣请与皇上密谈。”宇文述的表情很严肃,也很神秘。

我于是让其他人出去,殿中只留下了许安。

“许安是朕的亲信,不必避他,爱卿有事,只管奏来。”

宇文述跪倒在地:“皇上,臣有一人,此刻正在殿外,请皇上宣他觐见。”

“准他进来吧。”我说,不多时,一个中级武官身着朝服步入御书房,跪在宇文述身后。

“爱卿,有事便说吧。”

“皇上,此人是正四品中郎将裴仁基,有要事要禀奏皇上。裴将军,你说给皇上听。”

那裴仁基口中应了声,却依旧匍匐在地,身子颤抖,不敢出声。

“有事便奏。”我有些不耐烦,沈莺还在“海棠别院”等我呢。

宇文述于是偷偷踢了裴仁基一脚,裴仁基终于用颤抖的声音说:“臣…臣…臣要检举…告…告郕国公李浑…大…大逆不道,阴谋…阴谋作乱。”

我于是明白宇文述今天来的目的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