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母亲去世十周年的思念

母亲去世十周年的思念

不知不觉,母亲已经去世十周年了。

今天回去给母亲上坟,虽然已经是上午10点了,但大雾迷茫,能见度不到10米,车速很慢,让我想起了母亲去世的时候,当时是凌晨2点,也是大雾迷茫,能见度不到10米。母亲生前算命,命中长子不能送终,我就是不信,在母亲生命垂危的日子,我提前检修好了车,随时准备着。就在弟弟打来电话,说母亲要见我,我立即驱车上路,行程不到半公路时,车居然熄火,怎也打不燃。我只好让同事用车送我回去,耽误了半小时,就在这半小时,母亲没有见到我就永远的走了。

这不争气的车,这以前和以后从来就没有过熄火和打不燃的毛病。

母亲一生对我来说,只有奉献,从不享受,她从不耽误我的工作。我是她最听话的孩子,唯有她不让我成为作家,违背了她的意愿。她给我讲了许多古代作家被害的例子,我还是不断的写作。我的百集电视连续剧,用功30年未动笔,就是怕作品成功后把母亲气死。母亲去世后,我是用泪水写完这部剧的。

我希望母亲的在天之灵会理解儿子,百集电视连续剧是为10万死于霍乱的川北幽灵和雪“国无百集剧”耻而写的。

我只为母亲写过一首词。

梦窗词 悼母亲


身残病多骨瘦,愿忙忙碌碌。志如铁、双手粗裂,日烤霜冻催暮。任劳怨、勤恳育我,挨饥忍饿吞酸苦。盼诚心,深印儿情,正值朴素。

世道人生,平凡渺小,踏娇尘软雾。邻冷视、痴送儿郎,读书失了农务。弃邪说、春秋始故,心不动、走出生路。顶风雪、温饱无机,披霜吸雾。

路长弯大,正斜交阡,择优去归宿。用乳汁、换取智慧,辛勤积累,点点滴滴,化为血肉。人生路上,遥遥千里,开灯引路披浓雾,步伐坚、脚印留深谷。山南岭北,都用汗水常浇,勤劳渗透草木。

满头飞雪,额上多纹,叹暮年障目。志不减、生活独立,尚有求强,正气如故,并非庸碌。祖居野漠,荒凉冷落,世世不见字与墨,雪耻时、舍去怨中苦。儿郎挥笔疾书,嘱咐千言,莫失民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