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鼠一窝,一个化验员告诉你食品监管部门的黑幕!

随风逆流 收藏 2 236
导读: 曾在粮食及食品生产部门工作过,担任过化验员,从事过食品化验工作,工作时候,有些东西比较敏感,现在不干了,当然就可以拿出来和网友们说一下。 一个食品生产企业,上面能够管住的部门,至少有五六个,比如卫生防疫,工商,质检,税务等等。要是多说呢,那可就没数了,少说有十几家!我就这么告诉你们吧,就连城市管理者,执法大队,交警这些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的单位都能揩油。 逢年过节的,企业都要往这些单位送礼。我原来曾在一个粮库工作,据我们一个办公室副主任私下里跟我们透露:每年春节前,粮库都要向这些单位送大米、白面、还有

曾在粮食及食品生产部门工作过,担任过化验员,从事过食品化验工作,工作时候,有些东西比较敏感,现在不干了,当然就可以拿出来和网友们说一下。

一个食品生产企业,上面能够管住的部门,至少有五六个,比如卫生防疫,工商,质检,税务等等。要是多说呢,那可就没数了,少说有十几家!我就这么告诉你们吧,就连城市管理者,执法大队,交警这些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的单位都能揩油。

逢年过节的,企业都要往这些单位送礼。我原来曾在一个粮库工作,据我们一个办公室副主任私下里跟我们透露:每年春节前,粮库都要向这些单位送大米、白面、还有猪肉牛肉,这些都是粮库的“土特产品”,价值三四万。那些监管单位特别喜欢,因为这些可真的是“绿色食品”,没有掺杂使假。

粮库的一个干部,在外面开了一个米厂,每月都要请###的几个当科长,副科长的吃饭,有一个很有权的科长,特别爱小,这个粮库干部每月都要主动地为他的手机续费。

其实这些都是小意思,我的一个初中同学,大学毕业后,在外地的一家大的食品生产企业担任主管,每年的五一节或者是国庆节放假时,还要请监管部门的几个领导到三亚。那些人带家属去,费用当然是企业买单。

一些个公务员,这边拿着一份工资,那边利用清闲时间,搞着自己的产业。有的食品加工企业或者饭店,就是这些监管部门的人,或者是他们的亲属开的,费用可以少交,出了事(当然一般是不会出事的)有人罩着,那是相当的牛逼。而同事慑于其后台的权势或者同事的脸面,也不好意思去查。

这些监管部门,这个局那个局的,不少人都是靠着有靠山进来的,不少人专业素质特别差,许多人也有文凭,而且还是大学学历,但大多数都是某某管理学院之类的掺水文凭。花一些学费,去几次即可得到,真TMD不值钱!其实不少人别说是真正的大学没有上过,有的连高中都没上过,都是安排进来的。有一个乡长,竟然也把自己初中学历的女儿安排进了质检局,连化学元素符号都记不全,竟然鬼使神差的也弄了个本科学历!连化验室里的分光光度计,气相色谱仪都不会用,有时还得下来请教我们。

我的一个朋友,在外地的##局工作,他们单位的一把手,让儿子高考时报考####轻工学院,学习食品安全及检测专业,这不过是一个三本学校,还是花钱托人上的,这小子一年在校时间只有四个月,多数时间就是吃喝玩乐,人家是不用担心,他老子早已给他在某事业单位弄到了一个指标,这小子上了四年学,就在那个单位领了四年工资!这样的事真是太多了!

实话告诉你们,行政事业单位的空职位其实大多数都是给有权有势人的子女预备的。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当然也有例外。我一个朋友的女儿今年大学毕业后,竟然被重庆某重要单位招聘,还真没有什么关系和靠山。看来重庆某些地方老薄搞的的确不错。

每年都有很多部门下来对我们企业进行大检查,有税务的,工商的,质检的,卫生的,花样繁多,有一个部门下来的,也有联合大检查。弄得我们厂长主任很是头痛,尤其是现在。过去那几年检查,还好应付,只不过是财务账本,化验记录上作作假,然后请他们吃一顿饭,跳一跳舞,事情就过去了。可是到后来人家的胃口大了,检查团来,不仅要搞这些节目,还要对检查团的每个人送礼,对于关键的人物送礼不够,还要送钱,当然是外人不在场的时候,比如说最合适的地方就是在车里。

我在粮库当化验员的时候,每年收粮季节,粮食局价检科都要上各粮库检查粮食收购情况,看有没有收差粮,收违价粮。其实大家都心里很明白,彼此心照不宣,检查时不过是走走形式而已。但有一个科长很是有趣,请他们这伙人吃完饭后,他不仅要求去唱卡拉OK,而且还提出要“特殊节目”,就是找小姐。我们办公室主任也有此爱好,两人气味相投,反正是公款,不花白不花。据说有一次两人差点吵了起来,因为办公室主任把最漂亮的那个藏了起来自己享用,这事在库内传为笑谈。

出了食品问题,你们真的以为是像那些部门说的监管不到位,或者是什么无法可依?我告诉你们,这纯粹是瞎扯淡!那些部门明白着呢。你要是花钱到位了,那么什么都合格,否则就是合格了,那帮家伙也会鸡蛋里面挑骨头,千方百计给你找出点毛病来,然后收拾你。有两口子去一个小饭店吃饭,因为结账时发生了争执,身为##局干部的妻子第二天便找来了几个人,借口卫生不合格,对那个饭店实行罚款。我在外地的一个同学在聚会时跟我们说他在当地开了一个超市,自以为什么手续都办好了,可他就忘了一个单位没有“润滑”,结果开业前几天,人家借口他超市内的部分食品标签不合格,禁止开业,还要罚几万,结果还是花了两万多摆平了事。

我们这里有一个商场,其地下部分卖副食品。这个地方以前真是臭名昭著,什么以淘汰老鸡冒充肉鸡,公猪肉,老母猪肉,都在这里卖过。市民怨声很大,上面也曾检查过几次,但奇怪的是一到检查的时候,市场有人就会“主动”地提醒这些摊贩,所以总是查不着什么。

这个商场上的商贩还明目张胆地用福尔马林泡海鲜,有的时候一股子怪味,很难闻。旁边就放着装福尔马林,双氧水的黑塑料桶,我们都看见了,你说那些监管部门能看不见?有一个科长喝完酒后和我们说出了实话:把这些人都整没了,我们吃谁去?

我的一个同学在外地质检局,他和我们说,在质检局,家里米面油不缺,食堂里吃的东西基本上不用买,为什么?小车下去一趟,吃的用的什么都有了。他们到下面检查的时候,尤其是到下面各个私人厂子检查的时候,特意开着皮卡车,因为后面有货厢,便于装东西。每次回来基本上是不空手,车子开到院里,某些人还会喊,有没有家里缺米缺面的,说一声。他们还会主动地“送货到家”。过年的时候,什么都不用买,从米面油,到水果饮料,自然有人会送。

有一年夏天,我去外地某##局学习显微镜检测技术,在那个地方的招待所住了十几天。在学习的空余时间,也参观一下他们的技术室,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大院里不时地开来大车或小车,然后从上面卸下来各种东西。据内部人告诉我们,有的是罚没产品,有的则是抽检样品。我看到从一辆小车上卸下来很多件啤酒,说是抽检的样品。我们当化验员的心里都明白,如果是抽检,一搬是两瓶,一瓶化验,一瓶作为保存样品,至多也不会超过十瓶。何用一抽查便搬来这么些件?托辞而已!

每年上面这些单位都会借口###培训,向下面的企业收取高额培训费,对外说是要对什么财会人员,什么质检人员,进行培训,实则是变相的卡油。这也是创收的一种方式。记得八十年代的时候,每年去这些单位培训,还能听到一些质检专家或者高工质量较高的讲课,使我们受益菲浅。可是这些年是收费越来越高,培训效果却越来越差。有次去外地某质检局参加培训,给我们讲课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子,这家伙没多少墨水却还牛皮哄哄的,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明明不行却还冒充内行,说什么你们在下面搞的那一套我都明白。可是满嘴讲出的都是外行话,就是我们任何一个人上去讲都比他强,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当上官的!类似的事太多了。尽管外出培训,一天三顿酒供着,可是我们都巴不得早一些结束,有些参加培训的学员索性不上课,如些培训,其结果可想而知。

这些监管单位有时也上下面去检查一下,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卡油。说白了就是罚款。他们把罚款也当成是创收的一种形式。某些财政情况不太好的地方,尤其是一些小的地市县,甚至把这当成是财政收入的一种形式。内部规定是大头交上面,小头留自己。那小头的,多数变成了小金库,好一点的拿出一些给单位职工改善一下福利,但多数落到了什么人手里,实在不好说。

你们不要不信,我有一个同学,在外地某重点中学当校长,他说每年的扩招费,百分之八十要交县里,有一次几个领导去韩国进行所谓的考察,费用还是从这里出的呢!

当官就得当管钱管权的,这样很容易就捞到钱,甚至可以做到你自己不用张口,不用动手,自然有人会送钱送物上门。但有一些官是既不管钱又没多大权,这样的官,想要创收,就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某一个官就是如此。虽说是个科级,然而在单位却是个副职,萤火虫的屁股,没多大亮。在单位也捞不到多大油水,于是他就每星期开车下去,到各食品加工点去主动检查,他去的最多的是米面油厂,因为他那地方靠近农场,这些个厂子最多,到了人家那里,他便挑出人家的毛病,比如假冒商标,用陈粮生产大米,借故罚款,实则是变相讹诈。那些老板们对他是既恨又怕,但又不敢得罪,只得就范。后来这家伙因为去一个地方P C被抓,弄得很狼狈,官也没了,才不再下去了。

这样的官也很多,都是一些大钱捞不着,小便宜使劲占的家伙。甚至在平时,没事的时候,他们就会一个电话打到下边的老板那里,不是要求喝一顿酒,就是要求给他的手机续一些话费。有的甚至要求给他们的上小学子女交学费,给他的汽车加点油!真是啥样的都有!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