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之城 第一卷 罪恶都市 第八章 Part2

tycwez 收藏 0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


李涛将一罐喝完的咖啡扔到脚边的垃圾箱里。

“操蛋!都快早上八点了!一夜没睡觉!”李涛骂骂咧咧的站起来,接着咖啡因的作用,强迫自己走到了副局长的办公室。

李涛没敲门就进入了办公室,结果发现办公室里面除了副局长以外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在里面。

“我给你介绍一下。”副局长站起来对李涛说,“他们是中央来的……国安。”李涛:“这是……”副局长:“这么说吧,是这么一回事儿,你知道几个小时前市里发生了不少事儿吗?”

李涛点了点头:“是的……大会堂爆炸案,还有酒店的枪战,追车……整的跟美国大片似的。”

“不是这些,是更严重的。”一名国安对李涛说:“先看看新闻吧。”说着就把副局长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掉转了一个方向。

“今天凌晨三点左右,滨海市大学城发生一起天然气爆炸事故,爆炸造成三人死亡,数人重伤,在消防官兵的即使扑救下火势得到了及时的控制,没有造成更多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昨晚,滨海市XX大道发生一起车祸,一辆越野车在撞倒一名路人后迅速逃逸,这是当时现场的监控画面……(播放监控画面)……画面中的肇事车辆没有悬挂车牌,警方希望广大市民能积极提供线索,以便尽快破案。”

李涛:“我以为你是指我们在酒店门前的枪战呢……怎么……”

国安:“你知道那两起‘以外’中死的人都是谁吗?”李涛:“我怎么知道,我们特警队又不负责刑侦。”

国安:“他们都是国内科技界的精英……跟现在电视上那些JJYY的‘砖家叫兽’不同,他们是默默无闻的实干家。其实刚才的电视新闻只报道了两起‘意外’,还有更多的没有。”

李涛:“你是什么意思?”国安:“那些所谓的意外其实都是谋杀,有计划的谋杀。没有报道的还有昨晚的一起杀人案,一名国内军工企业的老专家昨天晚上在家门前被人捅死,身上的钱被扒光,你以为是抢劫杀人?有谁会跑到二十楼,去抢劫一个身上只有几十块现金的老头子?!还有那个所谓的肇事逃逸,我们通过监控录像发现那辆越野车在那条道附近停了很久,直到那个研究航空发动机的专家过马路时才加速冲过去……”

李涛:“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国安:“这是有预谋的谋杀……我们现在得把这些专家有秩序的转移走,不能让他们再出现什么闪失了。”李涛:“该死……我一夜没睡,算了吧,国家有任务交给我,我还是……”李涛一手扶着沙发站起来,“再灌几罐子咖啡吧!”

副局长把电脑显示器转过来,拿起鼠标,准备关掉视频。

“这鼠标咋不好使了呢……”副局长拿起鼠标晃了晃,屏幕上的新闻还在播放:“美军航母编队在接近我国东部海域地区……”

——

转移行动是有秩序的进行的,按照国安提供的名单,李涛将带领特警队护送这些专家统一前往指定的安全住所,然后再转移走。

李涛对此果断的表示——压力巨大。赵常山在酒店枪战的时候被打成轻伤,暂时还在住院,而自己也是差不多一天没睡觉,靠着咖啡因的支持在工作。照这样下去李涛真的担心自己会在什么时候“过劳死”。

不过真正开始转移的时候,李涛才发现了麻烦:他没法说服那些专家,毕竟就这么毫无理由的就把人家带走,人家愿意吗?甚至还有人指着李涛的鼻子说:“凭什么带我走,有逮捕令吗?”

好说歹说,名单上差不多一半的人还是在中午之前被转移走了,奇怪的是尽管国安声称这些专家是被“有组织,有预谋的”谋杀,但是在李涛他们上午的行动中没有出现一次“意外”。

当天中午

劳累了一天半的李涛正躺在警车里面打盹,这时候有人上去摇了摇李涛的腿。李涛微微的睁开眼一看,原来是赵常山。

“啊……老赵,你咋来了,你不是还躺在医院吗?”李涛揉了揉眼睛,“忙了一天半,累得要死。”

赵常山呵呵笑道:“李队,没事儿,我当时穿着防弹衣哪,警用防弹衣防防9毫米手枪弹没问题啊。”

李涛:“哦……”然后从身边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看了看,“那啥,名单上还剩下最后一个人,既然你来了,就帮我个忙吧,于公于私,这都是你的责任。”

赵常山:“什么名单?”李涛:“那啥……你去找负责的警员,他们会告诉你的,我先休息一下……”说着说着就又躺下睡着了,鼾声如雷。

赵常山:“说睡就睡,李队,真有你的。:”

——

名单上最后一人是空气动力学的刘教授。

“这就是一堂堂空气动力学家住的房子?”赵常山看着面前的一扇老式防盗门,几乎无语了。

赵常山敲了敲刘教授的家门。“刘教授在家吗?”跟在他背后的一名民警问道,“准确的说,是他住在这里吗?”赵常山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确,这里看上去并不像是一名拥有多项专利的技术专家住的地方,公寓的楼道里布满了垃圾,连灯都没有,赵常山他们还是打着手电进来的。

随着一阵金属剧烈摩擦的声音,刘教授的家门渐渐打开——准确的说是掰开,因为这年久失修的门已经很难打开了。

等着扇门总算是打开之后,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探出头来,一见他们,就说:“我不过就是拖欠了三个月的水电费吗,用的找这么大的阵势吗?”

赵常山:“听着,刘教授,我们不是来谈什么水电费的问题的,为了您的安全,您还是快点跟我们走吧?”

刘教授:“走?为什么?为了我的安全?”他笑了笑,接着说:“我老刘还从来没享受过这么高级的待遇呢。”赵常山:“国家需要您,行了吧?”刘教授:“需要?为什么我的那么多项技术都被打入了冷宫?仅仅是因为我跟我的上级不熟,不是他的七大姑八大姨?”赵常山:“时间不多了,要不要我们帮您整理一下……”刘教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家最值钱的东西是这个。”

赵常山打开警车的车门,让刘教授上车的时候,刘教授笑着说:“哎,公车出行,我老刘可消受不起。”赵常山笑着说:“我们又不拉警笛,您怕什么。”

——

处男作《冰风暴》恢复跟新了,希望大家回去捧捧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