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到最后的虎 正文 村庄里的混战(下)

a516281138 收藏 1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05.html[/size][/URL] 年轻的哈伦斯虽然是一名合格的虎式车长,但是单独面对两辆苏联新型的斯大林-2重型坦克说不紧张,不害怕那时假话,谁让它拥有可怕的122mm火炮呢?德军的专业军人素质又一次在哈伦斯身上体现了出来,他努力地保持着镇静,既可以提高车组士气也能让自己底气充足:“快掉头,七点方向敌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05.html


年轻的哈伦斯虽然是一名合格的虎式车长,但是单独面对两辆苏联新型的斯大林-2重型坦克说不紧张,不害怕那时假话,谁让它拥有可怕的122mm火炮呢?德军的专业军人素质又一次在哈伦斯身上体现了出来,他努力地保持着镇静,既可以提高车组士气也能让自己底气充足:“快掉头,七点方向敌军,穿甲弹准备!”虎式坦克尾气排放孔冒出汽油燃烧特有的白烟,此时变得又黑又浓,可以看出,原地转向让它那紧700马力的发动机很费力,虽然如此,笨重的虎式依然很快的完成了机动动作,炮塔也对准了那辆右侧的斯大林-2型坦克,几秒之后,年轻的炮手紧张的踩下了发射钮(前几章误以为坦克炮开火和陆军那种大炮一样是拉绳发射,今天一读者提醒坦克炮是靠脚踩发射钮发射的,多谢科普)哈伦斯看见那匆忙发射的炮弹打在了土地里,溅起了两三米高的泥土,除了遮挡几秒苏联人的视线外,没任何用处。对了!遮挡视线,哈伦斯一下子想起了什么:“快放烟雾弹!”砰,砰,砰,砰,四声像拉开易拉罐碳酸饮料的声音,虎式周围十几米笼罩在灰色的烟尘下。苏联人没有想到德国人竟然把用于躲避空袭的烟雾弹用来对付他们,但是苏联车长卡尔比科夫是名老车长了,他跟德军坦克手打了几年的交道,知道德国人释放烟雾弹的目的是准备撤退,所以他把炮塔对准了虎式倒车的路线上(车长控制炮塔方向,而炮手控制高低机和负责击发,前几章把炮塔方向写成炮手控制了,今天读者提醒,是我比较小白,跟大家道歉。)但是他错了,炮弹并没有预想中击中倒车的虎式,而是不知道飞到了哪里,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难道虎式要冲过来吗?卡尔比科夫突然背后冷汗直冒,直觉告诉他,危险要发生了,果然印着246编号的虎式坦克气势汹汹的从烟雾里冲了出来,卡尔比科夫此时后悔已晚,他想如果刚才不盲射的话,现在早报销了这台虎式坦克了吧?可惜自己的自作聪明害死了自己,虎式坦克厅舍,瞄准,射击,一气呵成,卡尔比科夫不甘心的闭上了双眼。

哈伦斯一扫刚才1V2的紧张情绪,心情大好,对自己的战术十分满意,说道:“兄弟们干得好,还剩最后一辆了,快,烟雾弹放!”

另一辆斯大林-2型坦克想替卡尔比科夫报仇,可是就在刚停稳车准备瞄准时,狡猾的虎式又放起了烟雾弹,开火吧,一旦打不中又出现了卡尔比科夫的悲剧,谁让该死的122mm火炮装一发炮弹要半分多钟,这个时间,虎式坦克足够冲出来趁没装好弹干掉自己。

西边的炮声越来越稀,这就意味着战斗打得差不多了,可能先锋连的十辆T-34-85都全军覆没了吧?该死的德国鬼子竟然在东边部署了一辆虎式坦克,难道他们发现我们来援了吗?不对啊!刚才虎式坦克明明屁股对着我们,难道他们要两个方向包围先锋连他们?恩,肯定是这样的,我们没有白来,卡尔比科夫他们没有白白牺牲,至少我们牵制着一辆可怕的虎式坦克,使先锋连没有陷入两面包围的境地。那辆幸存的斯大林-2型坦克的车长心里正想着怎么回去跟政委交代呢,如意算盘打得劈啪作响。

老哈恩揭下汗水浸透的帽子,在狭小的舱内扇着污浊的空气,试图获取一点凉风:“费德里希配合愉快啊,我们现在5:5.你就在这里修车吧!我去东边支援哈伦斯他们。”费德里希不服气的说道:“如果不是我们动不了,早就8:2啦!哈哈 快去救哈伦斯吧!”费德里希用潜望镜观察了周围一番,确定没有了敌人后命令车组人员下车修理负重轮。费德里希和他的车组跳下战车,站在被击毁的负重轮前,费德里希双手掐着腰说道:“只击毁了我们一组负重轮,敲掉裂开的负重轮,无关紧要。动作快点!”

老哈恩的虎王没走多远,相对速度于虎王速度较快的虎式坦克就追了上来,老哈恩看见他们右侧的负重轮少了一组,就像掉了两颗门牙那么滑稽。

幸存的斯大林-2型坦克此时趁哈伦斯在烟雾里看不见自己时,已经向后倒退了几百米,哈伦斯打出的烟雾弹也渐渐的随风散去,虎式坦克也露出优雅的线条,斯大林-2型的车长很想停下来给卡尔比科夫报仇,但是远处两道滚滚的烟尘,制止了他这个想法,他知道那是德国人的坦克,如果再此处在耽误上哪怕一秒的时间,就算打掉了眼前这辆虎式坦克,也会被赶来的那两辆坦克轻易的捏死。哈伦斯透过潜望镜看见最后一辆斯大林-2坦克竟然逃跑了,已经出了自己的射程,他悻悻的说道:“胆小的苏联人,看来斯大林-2重型坦克也没什么可怕的,谁让他们是一群懦夫驾驶的。无线电怎么样了?可以联系上费德里希他们了吗?”“抱歉车长,无线电还没修复。”通讯兵郁闷的说道。“哈,看来不用了,243他们过来了,走,开过去!”坦克还没停下,哈伦斯就跳下战车,几步登上了费德里希的车,费德里希看见哈伦斯还活着也很高兴,钻出炮塔和哈伦斯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哈伦斯用力地拍打着老友的肩膀高兴地说道:“你知道吗?我干掉了一辆斯大林-2型坦克,哈哈真叫人痛快,另一辆坦克看见我干掉其中一辆,竟然逃走了,没打掉他,真是个遗憾!”费德里希后背被他拍的隐隐作痛,但是为了老友能战胜敌人而高兴,两人又互相吹嘘了一番,气氛有些不对,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沉默的老哈恩他们,场面一下子尴尬了起来,费德里希打破了安静:“谢谢你们,没有你们的加入我们不会干掉这么多敌人,合作愉快!”“合作愉快,我们还有任务要在今晚前抵达布列斯特,时间不早了,我想我们该走了,你们有什么打算?”费德里希听后有些失望的说道:“我们还要继续寻找营部,祝你们好运,期待下次合作。”“好,厄本,给他们留下一些油料和食品,然后我们出发吧!好运朋友们!”

527虎王又向着下一个目标布列斯特出发了。金色的黄昏下,十几个男人挥手告别,没有香烟美酒,没有千言万语,有的只是男人特有的兄弟情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