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刺 正文 第十章 离开上海(1)

zyxlyc 收藏 1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size][/URL] 我想你父亲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我们走吧。”书接上章,张天鸣,最终的话打动了董欣,因为董欣也明白,只有两个人宣布结婚才能暂时麻痹佳驹一郎,这样才能保护双方的家人,在两个人研究好事情后,正好在餐厅中间的钢琴师谈完了一首曲子,离开了钢琴去休息了。 这是张天鸣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


我想你父亲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我们走吧。”书接上章,张天鸣,最终的话打动了董欣,因为董欣也明白,只有两个人宣布结婚才能暂时麻痹佳驹一郎,这样才能保护双方的家人,在两个人研究好事情后,正好在餐厅中间的钢琴师谈完了一首曲子,离开了钢琴去休息了。


这是张天鸣的心情好了很多,他看了看董欣,说:“欣欣,我去弹一首曲子送给你好吗,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礼物了," 董欣,眼睛瞪着张天鸣,什么结婚礼物,我两那不是真的结婚呀,你不要搞错了,那是说给日本人听的,不过你还会弹钢琴,我怎么不知道,就连我这个艺术系的弹不好。


张天鸣也没有在跟董欣废话,只是微笑着起身,到一个服务生那说了一声,就坐到了钢琴前,这时那个服务生拿起了一个话筒说,这位张先要弹一首曲子献给即将嫁给他的董小姐,这是董到时不好意思的瞪了张天鸣一眼,看那个害羞的样子道是没怪罪张天鸣的举动。


当张天鸣坐到钢琴前,停顿了一小会,回想起他大脑记忆深处的那首很好听的曲子,好像名字叫<< kiss the rain>> 来着,他在一次的送给了董欣一个微笑,双手就开始弹起了。


顿时那个悠扬的声音响起整个餐厅,顿时吸引整个餐厅里的顾客。而董欣也是用那一脸不可思议的眼神看这张天鸣,直到整曲弹完的几十秒里餐厅里还以片寂静,完后突然响起一片掌声。给张天鸣到时弄的怪不好意思的。


当张在次坐在董欣对面时,董欣还哪样张着小嘴,一脸意欲未尽的样子,完后惊讶的说,这个曲子很好听,我怎么从没听过,是谁做的。


张天鸣嘿嘿的笑气来,说:“这首曲子现在是只有我一个人会弹,”


董欣惊讶的说:“那就是说,是你做的了,真的很好听,不过你是不是吹牛皮呀,我可从没听说过,你钢琴弹这么好,还会做曲,”


张天鸣到时不以为然的YY了一把说:“那又什么的,我还有很短好听的曲子那,等以后有时间了,我在弹给你听。”


事情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完成了,完后张天鸣把董欣送回家,又去了一趟报社,当报社主编见到了张天鸣,那可是脸乐开了话,上次那个消息可让他赚了不少稿费,今天他想这位大少爷不知道又要报道什么大消息。



张天鸣看着这个人那讨好的嘴脸,也不想墨迹了,就让他在报纸上在刊登一折消息,就说张天鸣和董律师的女儿董欣小姐,明天在教堂举行婚礼,但由于他和张家已经断绝关系,所以不接待任何亲朋好有,一切简单举行。


话说张天鸣白天在外面,吧事都做完了,而现在,正站在父亲的面前,张天礼,也坐在他面前,都是一脸严肃的看这张天鸣,这时父亲说话了,你个逆子,你不是和家里都断绝关系了吗,那你还回来干什么。


张天鸣,等父亲骂完了,才开始说:“爹,其实,我这也是没办法,只有这样才能暂时保住我们家,所以也只有这样了,董老爷子那边也好交代。”


张老爷子何尝不明白儿子,做这件事的道理,只是他心里气没办法就是了。只见他挺完张天鸣的话说:“你以为这样,日本人就能放过你们,”张老爷子这时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像不舍似的说:“你和那董家的女娃,走吧,离开上海,不要在回来了,日本人那边不敢拿我们家这么样的,他佳驹一郎想弄我张家,他还不够这个等级,”


话说一天就这样过去了,而现佳驹一郎正吧他看过的报纸摔在桌子上说:“巴嘎,张天鸣,张家,好好,你们都死了死了的,"


完后转过头,对这正弯个腰像个哈巴狗似的的吴大疤了说“你的,快快的组织人,去监视,张天鸣和董欣,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过来报告。”吴大疤了,连忙点头哈腰一边说:“嗨.....嗨.....”


话说张天鸣和董欣,现在已经在上海的一座小教堂里了,而现在两个人正站在牧师的跟前,而他们的身后,一个人在也没有了,这场婚礼而显得很凄凉。而牧师现在手里正拿着一个橄榄树枝,点上张天鸣的头说:“帅气的张天鸣先生,你愿意却我们这位美丽的董欣小姐为妻吗》”只见张天鸣看了董欣一眼说:“我愿意” 等张天鸣说完,牧师在对着董欣说:“我们美丽的董欣小姐,你愿意嫁给我们的帅气的张天鸣先生为妻,并爱他一生一世吗》” 只见董欣看着张天鸣,停顿了一会儿,说了一句:“我愿意”其实董欣现在现在很迷茫,说好了只是在报纸上瞪一下结婚的消息都行,没想到,还是被张天鸣以日本人盯着的理由来到了教堂,董欣现在想不明白,难道这还是假结婚吗。虽然没有没有家里父亲和他的家人参加但这又能带表什么。


等仪式举行完了,张天鸣拉着董欣的小手说,我们的婚礼就这样结束了,我们回家吧。董欣还想问会那个家,但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口。


张天鸣把董欣带到了一栋小2层楼的门口,说:“看这就是我们的家了,我们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以后就我俩自己过了。”董欣刚想说什么,当看到张天鸣用眼神瞟了一下,后发现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在盯着他们,就在没说话了。


当两个人进了房间后,关上了门,做在房间里,桌子上看样早已准备好的几样水果拜在那,张天鸣随手拿起个苹果就躺在床上说,老婆,来休息一会,这一天可累死我了。不过外面有那么多人帮我两看着家们也挺好。


现在的董欣时站也不是,做也不是,看到张天鸣的那个样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气的,走到桌子旁边的椅子上就坐下了,还瞪着张天鸣。


时间就这样在董欣的气呼呼下过去了,当大约晚上10点的时候,张天鸣,叫醒了已经扒在桌子上睡着了的,董欣说:“欣欣,准备一下,我们该走了,我们就现在离开上海。”


董欣迷迷糊糊的站起来,一听说要离开了,却又点吃惊的说,“我还没告诉父亲那,就这么走了吗,我的东西都以点没准备那》”张天鸣却说,不用着急, 我想你父亲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