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举报官员腐败屡被打 省委书记批示无果(图)


农民举报官员腐败屡被打 省委书记批示无果(图)

文/正义网记者 吕伟


“因为实名举报腐败分子,我这是第三次挨打了!”5月18日,躺在医院里的朱跃贤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是豁出去了,但不该连累我的家人呀!”


5月12日早上8点多,朱跃贤刚出家门,突然遭到几个人的殴打,听见朱跃贤的呼救声,妻子赶紧跑过来,用身体护住丈夫,并大声说,“他头上的伤刚刚好,不能打呀!”


“打人者心狠手辣,竟然给我妻子一顿毒打。”朱跃贤告诉记者说,“正在这时,我儿子送小孩上学回来,看见母亲被打,指责了他们几句,也遭这伙人殴打,我们一家三口都住进了医院。”


朱跃贤是浙江义乌市大唐下股份经济合作社(由“大唐下”村改制而成,是浙江省农村改革试验点)的农民,自去年开始举报合作社“一把手”朱有云涉嫌“在旧村改造过程中利用手中权力谋取私利,并违法出售集体土地等问题”。“一年多时间,我和家人遭到了被举报人的三次公开殴打,打人者都是村干部和村里的联防队员。我是实名举报,他们是实名殴打。”


举报腐败遭遇第一次殴打


大塘下村距离义乌机场和著名的义乌小商品市场较近,土地大部分被政府征用,现任董事长朱有云于2009年4月当选,彼时的大塘下村,正因当年轰动一时的“贿选事件”而“群龙无首”——前董事长被罢免,由政府各职能部门组成的13人工作组进驻该村,负责旧村改造等工作。


朱有云上任后,工作组逐步将权力向董事会移交,其后的旧村改造工作由朱有云主导的董事会主持。正是从此时开始,部分村民对于朱有云在土地确权等方面的做法不满,并由朱跃贤牵头开始收集材料进行举报。


“我原来也是村干部,知道朱有云的猫腻在哪里。”朱跃贤告诉记者说,“朱有云以权谋私,破坏了土地确权的公正性,损害了村集体的利益。譬如,朱有云自己家‘一房三报’,同一处房屋,利用不同亲属的名义三次上报确权审批。先是其哥哥朱有田作了土地证,通过上报确权审批,已落实安排。之后又以其父和其祖父的名义将同处房屋以未登记丈量面积上报确权审批。”


“以平均数43平米的旧房面积为例,若三次上报确权均获批准并得以分配新建用地,按照目前每平方米4万元的市价计算,三次上报将总获利达500余万元。”


除了以权谋私,朱跃贤还举报村干部非法买卖集体土地。“由朱有云牵头,董事会开始将我们村的大批集体土地卖给本村居民和外地人。义乌最值钱的是土地,大塘下卖地每平方米的价格4万元,改造完成之后的价格还要高。在旧村改造中,只要朱有云同意,就有机会通过暗箱操作,多获取补偿面积,而这些多出的面积,只要花费6000到1200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就可买到。一些有钱的温州炒房客通过关系找到朱有云购买大塘下的集体土地,其价格比本村人高一些,但与市价相比,仍相当便宜。”


2010年3月19日,邮寄完举报材料刚要回家,就遭村干部朱志明迎面殴打,他一边打一边对我说,“警告你,不要把事情闹大了!”朱跃贤报警,经警察调解,朱志明赔偿朱跃贤医药费、误工费等共计7500余元。


“因为是董事长安排朱志明殴打我的,董事会答应给朱志明报销7500元。”朱跃贤告诉记者,“他们打人的赔偿金都是用集体的钱来支付。”


针对朱跃贤的说法,5月18日记者打电话给朱志明进行了核实。5月19日上午,朱志明又打电话给记者作了补充。


“我们就是拉拉扯扯的,不能算打他。他不是好人,到处乱告状。连亲戚他也告,我妹夫就和他是亲戚。他原来是跟朱有云干的,后来又告朱有云。”朱志明告诉记者,“朱跃贤告状,应当一分为二看待,有些东西是对的,有些是错的。后来还有人打他,我觉得就不应该了。”


至于7500元赔偿,“有人已经赔给朱跃贤了,但我没给。不是村集体赔偿的,是个人给朱跃贤的。”至于是谁替朱志明支付的赔偿,朱志明支支吾吾不肯说。


上级进行调查,举报人遭遇第二次殴打


朱跃贤的举报在当地沸沸扬扬。2011年2月16日,义乌市稠城街道办事处经过调查后认为,“朱有田与父亲朱桂行本证是同一宗土地,情况属实。”朱有田是董事长朱有云的哥哥,而朱桂行则是其父亲。


“一房多报问题只是冰山一角。朱有云弄虚作假,虚报土地1800平方米,按每平方米4万元计算,合计7200万元。”朱跃贤气愤地说,“还有非法买卖土地4500平方米,温州一个炒房客,买去了8套高层。”


看到了政府查处的希望,参与实名举报的村民发展到了9人。他们一起通过详细的摸底调查,将在旧村改造中虚报冒领的40多户进行了公开举报,发现他们多是村干部,或者是村干部的亲属,还有镇上和市里的干部。“村干部不敢公开,整个暗箱操作。”


这下等于捅了马蜂窝。“2011年3月4日,这些被举报的村干部带人挨个到举报人家里殴打举报人。”朱跃贤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朱有云找人把我叫到他办公室,二话不说拿起桌上一个玻璃烟灰缸猛砸我的头部,我被他打倒在地,在医院里昏迷了好几天。”


朱跃贤住院20多天,光医疗费就花掉3万余元。“今年4月11日,经义乌市公安局稠北派出所何昌辉警官调解,朱有云赔偿我现金9万元。”


记者打电话向何昌辉警官求证,何警官说,“这个事情我不方便告诉记者,采访需要公安局政治部门批准。”


记者又通过义乌市稠城街道办党委联系到了朱有云,希望就殴打举报人事件进行核实,朱有云通过党委办公室告诉记者,“这几天工作很忙,不方便接受采访。”


省委书记批示后,殴打还在继续


实名举报腐败,遭遇实名殴打,发生在义乌市的这个奇特案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的密切关注,并专门就此事做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查处。


在相关部门的干预下,4月6日,街道办主持召开了听证会。“我在会上用大量事实,证明我举报的问题全部属实。”朱跃贤告诉记者说,“他们也都承认了,包括打击报复举报人的事。”


朱跃贤认为,在旧村改造中,村干部虚报土地1800平方米,非法买卖集体土地4500平方米。“有上级领导,通过村干部拿走了一些土地。所以,朱有云一直捂着、盖着,不让全体村民知道。”


为了核实朱跃贤的说法,记者通过街道党委办公室找到街道办政协主任赵寿虎,赵是驻大塘下工作组成员之一,关于此事的具体情况他最清楚,但他以工作忙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听证会不久,4月15日,义乌市国土资源局发文认定,朱跃贤举报的情况经查证属实。记者看到了义乌市国土资源局的这份红头文件。文件说,大唐下村陈容仙、朱大四在申请土地使用权确认中存在欺骗行为,经我局研究决定,撤销对陈仙户40平方米土地使用权的确认,撤销对朱大四41.78平方米土地使用权的确认。


“40平方米,就是160万元,撤销了就等于到手的160万元没了,所以这些腐败分子最恨我。”朱跃贤说,“为什么他们敢公开打举报人,因为他们背后有保护伞。5月12日早上8点多,我们一家三口,又遭到被举报人的殴打。”


其他几个举报人也向记者反映遭到村干部殴打。


“对村民反映的问题,目前有部分查证属实。”义乌市国土资源局办公室主任李荣俊告诉记者,“目前,市政府已经牵头就大塘下旧村改造问题成立了专门工作组,对于大塘下村所有已经确权及尚未确权的土地都将重新调查、核实。对骗取行为,将根据造成的后果情况,提出处理意见。


“大唐下村的土地是集体性质,外地人在这个村里买地是违法的,也是有风险的。即使建造了房子,也取得不了合法的土地证和房产证。”李荣俊说,“集体所有土地不允许私下买卖。”


颇具意味的是,有关部门正在查处过程中,大塘下村土地招投标便进行了。


“5月13日、16日、18日三天,村干部和拍卖公司串通,大塘下旧村改造开始非法投标。”朱跃贤说,“拍卖公司看到村干部举牌,就立即打锤定轴,村干部与普通村民投标价格差距一半以上。朱有云旧改面积已无任何平方,但现已投得店面9间,别墅一幢,高层套房6套,总共为580平米,请上级部门彻查其旧改面积平方来源。”


“我们的举报逐步得到查证属实,他们的腐败行为要曝光了,便迫不及待要将土地通过招标形式分下去,所谓的公开招标也是暗箱操作。”朱跃贤最后告诉记者,为了不连累家人,他打算和妻子离婚,那怕最后就剩他一个人,也要坚持举报,“那怕付出生命代价,也有和腐败行为作斗争。我坚信正义一定能战胜邪恶,共产党的天下不允许腐败横行。”

农民举报官员腐败屡被打 省委书记批示无果(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