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本人笔下的黄埔军校(上)

簸箕诺 收藏 6 1865
导读:[face=宋体]南方党人的黄埔军校的创建与发展 日本爱知文教大学 黎令勤 撰稿 其实,我也没搞清,是日本人,还是该叫做日本学者,还是改叫旅日学者? 黄埔军校建立于1924年,此时国民党尚未稳定控制广州。国民党虽然把建设军校作为优先考虑的项目,仍然不能满足它对资金和装备的需求。公开宣称的训练忠诚的军官以便组建一支党军的目标,被军事同盟杨希闵和刘震寰视为严重的威胁。他们的军队正驻扎和实际控制着广州。杨希闵和刘震寰决定阻止这个计划,并且试图在资金和装备方面陷军校于绝境。张治中当时是军校的一名教官

南方党人的黄埔军校的创建与发展

日本爱知文教大学 黎令勤 撰稿

其实,我也没搞清,是日本人,还是该叫做日本学者,还是改叫旅日学者?


黄埔军校建立于1924年,此时国民党尚未稳定控制广州。国民党虽然把建设军校作为优先考虑的项目,仍然不能满足它对资金和装备的需求。公开宣称的训练忠诚的军官以便组建一支党军的目标,被军事同盟杨希闵和刘震寰视为严重的威胁。他们的军队正驻扎和实际控制着广州。杨希闵和刘震寰决定阻止这个计划,并且试图在资金和装备方面陷军校于绝境。张治中当时是军校的一名教官,在谈到党代表廖仲恺为保证军校生存而耐心设法从敌对军阀手中获取资金时,他说:

廖仲恺在当时是担任本校第一任的党代表,他是负了筹措经费的责任。那时候广东的财政和一切税收机关,统统是把持在军阀手里;而这帮军阀根本是反对黄埔,根本就不愿意我们黄埔成立与存在的。我们常常听到廖先生同我们讲起筹款时种种困难的时候,他几乎落下泪来。他晓得本校明天的伙食就没有了,他在今天就四出奔跑设法,一直到了下午八九点钟,还没有得到一个钱的时候,他只好跑到这一批军阀的公馆里面去。这一些军阀总是正靠在烟榻上抽大烟,我们廖先生本来是一个革命党员,对于这一帮军阀的行为怎么能看得惯。但是,为了要养活五百个革命青年,他不得不为我们牺牲身分,而并且也靠在大烟床上陪着军阀谈笑,等到军阀高兴了,他才提出某一个地方有一笔款子可以让他去收一收,只说有一个紧急的用途。2

除了资金来源的困难外,两个军阀都决定拒绝为军校配备武器。孙逸仙请求从本地军火库中取得300支步枪,但到军校开办时,实际上仅仅得到30支。3这些步枪只够装备放哨的卫兵。4

本地资金、装备如此匮乏,在黄埔军校的早期,外部援助便是至关紧要的。1923年10月,5鲍罗廷的到来是俄国对军校真正开始感兴趣的信号。同鲍罗廷一起来到的还有政治、军事顾问,财政援助和武器。6鲍罗廷到达后,军校的创建迅速进行,许多物质资源——人员、资金、武器等——来自这个新的同盟者。然而必须指出,俄国的援助数额不大,据报道只有3百万卢布。7但是在当时,它起了关键作用。

第一批运来的武器有“8000支步枪,每支步枪都配备了刺刀和500发子弹。”8由于有了俄国的支援,军校不顾本地集团的敌视和进行先发制人打击的威胁,建立了军队。

有限的外国援助不能成就国民党发展为全国性政党的抱负。就国民党而言,扩大地域和财政基础是当务之急。当时存在着扩充军校的紧迫感和在短时间内把军校学生转变为能征善战的武装力量的迫切要求。在难以忍受的资金不足和人手短缺的双重压力之下,1924年8月,有449名学生的黄埔军校第二期开学了;9同年12月的第三期,人数更多达1200人。10迅速扩张的军校导致学生选择余地的减少。据报道,进入第三期的学生,文化程度差距非常之大。1924年底以前,受过教育的年轻人还没有大批涌入军校,而已经进入军校学习的人则面临极度严峻的形势。

那时学生生活怎样呢,学生的服装只是一套灰色棉布的衣服,没有袜子,赤着足穿草鞋。住的房子更是简陋得很,当时只有一部分学生借用从前黄埔陆军小学的瓦房来住的。此外就完全住在临时用芦席搭成的棚子,睡的是用竹子担起的床。......至于讲到当时的环境,那时黄埔同学,白天读书,晚上还要放步哨,担任黄埔警戒的责任,来保卫黄埔。整个求学的期间,一方面要上课,一方面还要去打战。所以在第一期学生受训的六个月中,就不知道出了多少事变。......最紧要的一次,就是广州商团之变。11

这些事件使日常训练与实际作战变得难以区分。在最短的时间内为国民党创建一支党军的紧迫需要,致使第一期学生仅有六个月的训练时间。出于同样的原因,短暂的训练还不能集中进行。在讨论学生在黄埔军校所受的正规训练时,人们应当把戎马倥偬的作战经历和应付形形色色的政治危机看作训练学生的一部分。实际军事、政治经验更为重要,正规的专业训练只是培训学生的基础而已。

商团的挑战

来自商团的第一次严峻挑战等事件,使军校学生武装变得坚强起来。1924年,国民党当局在广州商界相当不得人心。自1911年以来,各路军阀为控制广东进行连续不断的争斗,政治形势动荡不安。广州是各个集团你争我夺的肥肉,一个又一个掌权者没完没了的索取使本地商界感到厌倦。国民党得以在广州立足,因为与某些军阀相比,它借用了合法的衣钵,但国民党也受到了公众的怨恨。国民党为各类政治活动而进行紧急筹款,故与本地民众的关系更为紧张。国民党统一全国的雄心是广州有限的资源不堪承受的重负。

当征税者带着愉悦的心情获取税款时,他们没有采取实际行动维护法律与秩序。维持治安的社会功能,由本地社区借助路障、栅栏来补充。实际操作路障、栅栏的则是自愿人员和外国雇佣兵。1924年,广东各路商界军事团体的兵力多达三四万人。12尽管拥有给人印象很深的兵员数目,但商团不过是装备和训练都不佳的自治团体,对国民党或地方军事集团实际上并不构成严重威胁。但他们的存在表达了商界对国民党和地方军事集团的严重不信任。国民党可以选择把商团转变为一支统一的军队,并改善政府对于商界的影响。

国民党建立自己武装的努力与商界改组和改善民兵武装是齐头并进的。1924年5月,黄埔军校开办时,一个商界代表大会也在广州举行。会议召集人陈廉伯是汇丰银行广州分行的买办。这次大会决定成立全省性联盟,将分散的私人保安团体组织成统一指挥的力量。13

受到自己拥有武装的前景的鼓舞,商界拒绝接受新近增加的税收。14在这类关系“钱袋子”的事件中,商界无疑得到了广州公众的称许。通过这个途径,商团成了国民党在本地的主要政治对手。孙逸仙不顾一切地劝说商团在政治上支持国民党,希望把这支新的军事力量转变为盟友,但遭断然拒绝。商团认为自己要保持政治上的中立。15

陈廉伯还打算增强商团武力。他为商团购买武器的协议提供担保。根据该协议,商团为每一支新步枪支付100银元。随后,由汇丰银行提供资金的武器从欧洲运来。16陈廉伯在付出5万银元后,还就一份进口武器许可证与孙逸仙进行了谈判。17

8月初,孙中山表达了他对装备精良的商团政治意义的不安,并指示蒋介石夺取商团货运的武器。18但说来容易做起来难,黄埔军校仅能调动1000人左右,内含6月份开始训练的500名第一期学生,和8月份新招收的450名第二期学生,武器数量很少。显然,这是蒋介石难以完成的任务。

利用有利于突袭的条件,学生立即让晚清当局丢弃在军校校园内的大炮发挥了威力。装载武器的挪威货船被迫停泊黄埔港,船上有9000支步枪和3百万发弹药。19这是学生武装最初的胜利,这一胜利使他们获得了一批数量可观的武器。

冒失的举动使国民党陷于政治上的孤立。商界立刻宣布广东全省罢市,这直接导致了政府财政收入的下降。此举冒犯了广东军阀的钱袋子,他们向孙逸仙施加政治压力。20孙逸仙勉强同意一个妥协方案:广东政府接受商人20万元的自愿贡献,而国民党则交还5000支步枪给商团。21

英国人威胁,如果孙逸仙贸然动武,他们将用炮舰保卫商团,国民党的声望因此遭到进一步打击。22但这个公然冒犯并无必要,商界显然有足够的能力保卫自己。孙逸仙和国民党在广州政治上的生存受到更严重的威胁。政治上的挫折使孙逸仙感到沮丧,他离开广州前往广东北部小城市韶关。在韶关,孙逸仙鲁莽地宣布发动第二次“东征”,并向蒋介石下达正式命令,要他带领黄埔军校学生同他会合。23

蒋介石不理孙逸仙的命令,在黄埔按兵不动。他冷静地处理商团带给国民党的政治挫折,执行协议的承诺,把5000支步枪交还给商团。24在这场危机中的9月间,蒋介石又为黄埔第二期增加了200名学生。25用军校虽然一再扩充,但还没有达到2000人的队伍,使用从商团抢夺来的枪支,蒋介石迅速展开同人数较多,装备较好的商团对抗。

选择10月10日,即1911年辛亥革命纪念日,将5000支步枪归还商团是蒋介石蓄谋已久的政治赌博。枪支在商业中心附近的码头,尚未从船上卸下来。商团民兵被喜气与成功冲昏了头脑。在街上游行的国民党的支持者感到受了侮辱,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军校和国民党同情者受到枪击,约有20人被打死。26

暴力事件使广州的舆论转而变得不利于商团。商团拥有5000支步枪的事实也让本地军阀惊恐不安。商团政治上受到孤立,于是蒋介石把学生武装拉进广州城。商团主要领导被军校学生和军阀的武装围困在富饶的西郊。商人们不希望发生街头战斗,那会使他们舒适的家园毁于一旦。蒋介石调动学生迅速解除民兵的武装,夺取几天前才归还商团的枪支。27军校武装一举两得,既赢得对广州商界的胜利,也获得了市民的普遍支持。

蒋介石把政治和军事战略结合在一起,为孙逸仙和国民党创下了奇迹。蒋介石的决定性行动化解了一场重大政治危机,同时还为国民党重新赢得了公众的支持,用行动证明了国民党军队的战斗力。1924年10月,仅仅正式建立三个月的黄埔军校学生团体已经成为广州的一支名副其实的政治力量。冷静果断的领导品质,使蒋介石在学生的眼中,从校长变为英雄。在孙逸仙实际上已经放弃广州的时候,蒋介石的才能经受了政治之火的考验,表明他是一位值得注意的政治人物。

黄埔军校学员的武装还广泛地被称为“学生军”,因为“cadet(学员)”和“student(学生)”中文意思都是学生。在1925年5月30日事件前夕,这支“学生军”获得公众承认适逢其时,她迅速成为一个焦点,下一波学生民族主义浪潮的能量就在这里汇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