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五章 冲动接冤仇

隐世绝刀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URL] 张云龙脚踏追风步笑呵呵的与“老大娘”周旋,也不还手。 另外三人此时也是满脸的愤怒,恨不得把张云龙大卸八块,其中一个细高的汉子说道:“我们千叶四象什么时候受过此等侮辱,今天决不能饶了这个小子。”说后也提刀纵到张云龙面前,与“老大娘”合斗张云龙。 张云龙依然未有还手,只是在两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张云龙脚踏追风步笑呵呵的与“老大娘”周旋,也不还手。

另外三人此时也是满脸的愤怒,恨不得把张云龙大卸八块,其中一个细高的汉子说道:“我们千叶四象什么时候受过此等侮辱,今天决不能饶了这个小子。”说后也提刀纵到张云龙面前,与“老大娘”合斗张云龙。

张云龙依然未有还手,只是在两个人之间游走,口中还不停的说道:“这是何必呢,生气伤身又费力,还会被别人笑话,是多么愚蠢的事情啊,消消气….消消气…..!”

二人此时哪还能听得进去张云龙在这废话,早已被怒火所燃烧,现在只一心想要将张云龙至于死地。

张云龙本想点住两人的穴道,可是却没想到两人防守的如此严密,让他无从下手。

而此时楼下剩下的两人也没闲着,早已经和红衣女子缠斗在了一起,只是两人此时只有招架之力,并没有还手之能。

张云龙的脸上显得十分无奈,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惹事,这时若是还手的话不是他所愿,可一味躲闪又没完没了,弄得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他分神想如何解决此事的档,“老大娘”一招五凤朝阳,剑尖急点张云龙周身五处大穴,张云龙一个愣神,险些着了她的道,忙身形激退,但是胸前的衣服还是被剑气刺破五个窟窿,好在没有伤到皮肉。

张云龙暗道一声:“好险,看来这老女人是真的下杀手了,如果再不还手,早晚要死在她的手上。”

突然,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接着有人喊道:“老四……”

张云龙寻声望去,看到黑脸大汉一只手正扶着那个矮胖的汉子,另一只手捂着胖子已经结霜的伤口,在他们不远处还有一个断掉的胳膊躺在地上,奇怪的是竟然连一滴血也没有流出。

此时,看热闹的人几乎都没有了,整个酒楼空荡荡的,只有个别胆大的江湖人士远远的看着。

至于张云龙此时却是后悔之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帮错人了,他觉得这个红衣女子下手未免也太过狠毒了,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将人家的胳膊砍掉。

于是张云龙飞身跳下楼,闪到红衣女子身旁,用一种责问与埋怨的眼神看着她,意思就是在问:“你怎么能如此狠毒?”

红衣女子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道:“是他们自找的,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江湖本来就是你杀我,我杀他,要怪就怪他们学艺不精,怪不得别人。”

张云龙听后,想要反驳,却又无从还口,因为他自己曾经也遭遇过那种待遇,而且代价是三十六条人命。

红衣女子随即面向黑脸大汉道:“我劝你最好快些带着你的兄弟买口棺材,不然一会死了连个栖身之所都没有。”

黑脸大汉恶狠狠的道:“臭丫头,你敢咒我兄弟!我非要把你的头砍下来为兄弟出气不可。”

说完举刀就要冲上来。

红衣女子却阴阴的冷笑道:“被我的寒霜剑伤的这么严重的人除非遇到鬼医,不然还没有活过两个时辰的先例,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全身结霜活活冻死,你还是快些帮他完成未了的心愿吧。”

黑脸大汉等四人听后,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脸上写满了疑问和恐惧。

黑脸大汉喃喃地道:“你怎么会有毒龙教的至宝寒霜剑?你和毒龙教什么关系?你到底是什么人?”颤颤巍巍的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红衣女子傲慢的说道:“真是可笑,竟然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你认为我应该是谁?”

黑脸大汉看着红衣女子,有气无力的说道:“莫非你是….”后面的话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在他们这种角色眼里那些人物就是天,他们根本没有资格提及。

红衣女子看了看四个人的表现,极为满意的道:“算你们还有点见识,今天本小姐心情很好,就不和你们计较了,现在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否则莫怪本小姐心狠手辣。”

四人听后,心里虽然非常生气,但是为了保命却也不敢表露出来,不过为了千叶派以及四人的面子,黑脸大汉还是留下场面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别以为你是毒龙教的人我们千叶派就怕了你,等下次见面的时候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然后拾起断臂,扶着老四离开了醉香楼。

“本小姐随时奉陪!”红衣女子道

等千叶四象走后,张云龙用充满疑问的目光看着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在与张云龙的目光对视的一刹那,眼神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柔情,就连她自己都没能发现。

“干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吗?”红衣女子道

张云龙不好意思的将目光移到别的地方,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与你过不去?”

红衣女子并没有回答,竟然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问的张云龙哑口无言,脸憋的通红“因为…因为…”,吱吱呜呜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一二来。

红衣女子看见张云龙那种尴尬的表情后,扑哧一笑,道:“榆木疙瘩,他们是千叶派二堂里面的四象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兄妹,只不过是一些小头目而已,因为我杀了他们二堂里的一个弟子,所以来找我寻仇来了。”

“你杀了人??”张云龙一脸的不相信,追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杀他们的人。”

“因为那个人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我。”红衣女子很自然的回答道

“什么?你说什么?只是看了你一眼你就把人家给杀了!!!!???”张云龙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怎么会这么大反应,难道不该杀吗?谁叫他不管好自己的眼睛了。”红衣女子反问道

“你…你…”张云龙此时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竟然就因为看了一眼,性命就能没有了,那人命在这个小姐眼里是不是也太低贱了。

“我什么我,我想杀谁就杀谁,我要是说一还没人敢说二呢!”红衣女子不可一世的道

张云龙现在是彻底无言以对了,摇头苦笑,小声嘀咕道:“看来我今天真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但是还是被红衣女子听到了,怒道:“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帮我做事很委屈你了吗,再说了,我求你管了吗?”

张云龙没有再理会红衣女子,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把红衣女子晾在了一边。

气的红衣女子银牙咬得咯咯直响,在背后喊道:“你给我站住!”

张云龙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依然自顾自的上了楼。

一些看热闹的人发现热闹也没有了,也都各自散开。

只有红衣女子呆呆的站在那里,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气的是娇躯乱颤,整个大堂的温度都随之降低了好几度。

如果要是搁在以前,红衣女子早就冲进屋中一剑将张云龙给杀了!可是今天却忍住了。

回到屋中的张云龙心里非常后悔,后悔自己没能弄清情况就胡乱插手。

害的人家可能因此丢了性命,更后悔的是自己帮的人可能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女,那他不就成了魔头的帮凶了吗!

张云龙是越想越后悔,越想越自责,恨自己没能听爷爷的嘱咐。

可是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再去招惹他们了,他可不希望再惹上什么麻烦,那样很可能导致没办法在七月初六之前赶到祁连山了。

可是偏偏事与愿违,就在当天深夜,张云龙正在床上休息。

突然,三个黑衣夜行人从醉香楼的院墙外翻跳了进来,留下两人望风,其中一人蹑手蹑脚的来到张云龙的房门外,轻轻将门拴挑开,悄悄的走进屋内,来到床边举刀连砍三刀,将被褥的棉絮砍得到处乱飞,却没有听到刀锋入肉的声音,来人微微一愣。

只听张云龙从门后走出,说道:“朋友,我们无冤无仇,为何下此毒手!”

来人道了一声:“好小子,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精明,那老子就明人不做暗事,老子就是千叶四象的老大青龙,我是来给四弟玄武报仇的,要不是因为你,四弟也不会死的这么惨。”

张云龙听后,心咯噔一下,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你兄弟真的死了?”

青龙冷哼一声,道:“少给老子装傻充愣,被寒霜剑伤过的人又有几人能活的!我会拿自己兄弟的生死开玩笑吗?”

张云龙暗吃一惊,心中道:“世间难道真的会有这么霸道的兵器吗?”

张云龙此时沉默了!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懊悔,因为自己的冒失,断送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人家来找自己寻仇也是理所应当。

青龙见张云龙毫无反应,便知道他定是在做思想挣扎。

于是,青龙悄悄的向前挪了两步,突发奇招,从右向左横刀就向张云龙的腰间砍去。

张云龙一下子被刀身的白芒惊醒,忙顺势向左边来一个侧滚翻。心中暗想:“我决不能死,我还要去看爹娘,如果在这里就把命丢了,就再也看不到爹娘了。”

青龙见一击未中,又向前递上一步,变砍为削,但对于心神稳定下来的张云龙已经无法再造成任何威胁。院内的另外两人听到屋内的打斗声,也赶过来加了战圈。

由于屋内的空间有限,虽然对方三人手中都有武器,却难以全力施展,所以张云龙丝毫不落下风,且隐隐有胜过三人的趋势。

三人心中都是暗暗吃惊“没想到这小子功夫这般了得,竟然空手可以和我们三人打成平手,难道现在的年轻一辈都这么厉害吗?”

由于深夜,打斗声已经惊动了很多房间,三人担心时间长了引来其他的帮手,尤其是那个魔女。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时退出战圈,出门纵身上房退走。

临走之前,放下狠话道:“臭小子,这个梁子你与我们千叶派算是结下了,来日定当清算。”

张云龙也没有追赶,无奈的叹口气。

出了这档子事,也无心再睡下去,索性进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用品,多放了一些银两在桌子上做为房钱和赔偿,然后飞身上房向城北方向掠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