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浴缸里享受热水浴的时候,突然发觉腿疼,好几处都有疼痛的感觉,再仔细地看看,原来腿上好几处都紫了,打架的当时都没有感觉,过了好几天才发现,呵呵,只怪当时真的太投入了,伤了都不知道。


原来以为这事肯定要见报的,因为那些记者拍了好多照片,还采访了那些围观的黑人们,弄得我一连几天天天买报纸,就想看看那些鸟记者怎么写的,一份几张纸的报纸卖一美金,在我们国内也就几毛钱的货色,真TMD黑啊。最后还是没有看到,没有登报也好,免得有什么不良的影响。


那天晚上,我们家里的花工在商店外面等我们,听到两个小偷在说话,一个小偷对另一个说的大意是:这家店要注意,要是中国人在千万别进去,要是被他们抓住了,会被打得半死的,他们有电警棍。。。。。。哈哈,看来对付他们还是要强硬,他们害怕了,就不敢来偷东西了,至少损失会少很多。


昨天下午突然有人告诉我,我们一个店里的黑人员工被抓到哈拉雷中心警局去了,一问被抓的原因真的让人哭笑不得,居然是因为放音乐。有两个警察来到了商店里,看到店里的DVD在放音乐,就问有没有执照,在津巴布韦经营光盘什么的是要营业执照的,但是他们只是在播放音乐而已,难道播放音乐也犯法??就这样警察把一个店员带回了警局关了起来,我知道,其实他们只是想敲竹杠而已,但是一旦人被带回了警局就不是那容易出来的了,至少要交二十美金的罚款,他们就是想要钱,最后我们的那位店员在被关了三四个小时候后,交了二十美金的罚款才得以重获自由。


前些天我去超市买菜,在超市门口的停车场,我车还没有停稳,一个黑人拿个本本出现了在我车窗边上,看我在听音乐,就说:听音乐要交钱,我一问多少钱?八十美金!我说没钱,他就说五十也行,去你妈的,爷听的是MP3,不是收音机,你TMD想钱想疯了,我锁上车门扬长而去,那鸟人只能看着大爷的背影发呆。我知道他的意思,听收音机要交费,看爷是外国人就想敲爷一笔,那是墙上挂门帘------没门!


现在经常有类似这样的事情发生,没完没了的人来敲竹杠,连商店里放台电视机也要收费,说是收看电视节目也要收费,我们说我们的电视不收看节目,只放DVD,做展示用的,那也不行,也得交费,你要是不交,他就隔三差五地来骚扰你,真的烦人。


警察、政府工作人员等等,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来找茬敲诈,要不就是要你捐款,前几天津巴布韦执政党的几个人来要求捐款,他们是执政党,蛮横的很,我们不好惹他们,就说老板不在,他们偏追问老板哪里去了?我们说回中国了,他们没有办法,最后看没有敲到钱,恶狠狠地说,以后如果看到我们周末还在营业就把我们的商店关了。(他们知道我们中国人的商店一般都不同于其他黑人商店,中国人吃苦耐劳,周末都很少休息,一般都会营业。)


晚上下班时,我开车经过一个路口,路口的信号灯正由绿灯变成黄灯,我就开过来了,又经过了好几个路口,在一个红灯前我停了下来,边上开过来一辆警用皮卡车,里面只有一个警察,他让我靠边停车,我问为什么,他说我在那个路口闯红灯了,我说只是由绿灯变黄灯而已,他根本就不听,让我跟他回警局,回什么鸟警局啊?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么?要钱呗,他就吓我,说什么到警局要交一百美金的罚款,还要被鞭刑,还以为爷是第一天来津巴布韦,想吓唬住爷,我懒得和他纠缠了,直接说我没钱,身上只有五美金,他嫌少,说了半天,爷还是没钱,最后没办法了,要了爷的电话,说现在先给五美金,第二天再来找我拿钱,刚开始还说要看我的驾照的,拿了我的五美金,连爷掏出来的驾照也顾不上看了,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你们这帮蛀虫,爷鄙视你们!!




2010.05.20.晚23点30分写于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