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恩事件---倒下的是卡恩还是西方民主?

纳兰楚 收藏 0 225

2012年是少见的大选年。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就有中、俄、美、法四国将出现人事更替(华人社会关注的还有香港特首选举、台湾最高领导人的选举)。不仅根据熊彼特的理论,就是根据常识,没有选举就没有民主。因此,从正常逻辑来计,选举,恰是展现民主制度优点的最佳时机。然而,西方的民主发展到今天,大选的来临,反而成为集中展现这种制度弊端之时。



我们先看仍然没有在经济危机中完全复苏的法国,其总统萨科奇为了拉抬声势,迄今为止已经有如下精彩表现:率先承认利比亚反对派、率先对利比亚政府动武,而动武一刻,法国同时还有两场战争:阿富汗战争、科特迪瓦推翻总统巴博的战争;为和极右争夺选票,大打移民战争,不仅大幅减少新的合法移民,更对来自被西方称为解放了的突尼斯的大量难民极力封杀;强令企业给每一名员工发放一千欧元的分红。这发生在一个号称成熟市场经济国家,令人匪夷所思。以致反对派指责萨科奇以每人一千欧元的方式买票。




美国的表现也同样不遑多让。已经进入执政第三年的奥巴马竟然再度面临他不是美国人的质疑!为此,白宫不得不公开了他的出生公证。尽管如此,质疑声仍然没有平息下来。巧合的是,第一次质疑是发生在他参选时。第二次质疑则发生在即将争取连任之时。奥巴马为了连任,尽管美国的债务又要突破国会的限制,他仍然推出了扩张性的财政预算。在野党共和党自然要竭力反对。最后双方闹到差一点要政府关门的地步。当然迄今为止奥巴马最大的手笔就是击毙美国已经追踪十年的头号通缉犯本拉登(当然是在违反国际法、非法进入巴基斯坦境内的前提下),这一震撼全球的事件,也令奥巴马的支持率大涨近10个百分点。



如果说法、美是世界大国,可以通过外交比如发动战争、打死宿敌来得分,中国的台湾,则主要是内残了。民进党初选前夕,曾是民进党党主席的施明德高调质疑现任党主席蔡英文的性倾向,并声称如果是同性恋,就应该出柜。引发台湾政坛轩然大波。随后,又一件“历史事件”被民进党挖掘出来:2010年9月,世界卫生组织曾发密函,提出台湾出席WHA的身分是“中国的一省”,而不是中华台北观察员。此一事件国民党方面早就知晓,但却保持沉默。而民进党何时得知,无从验证,但却选在此时曝光,还是针对明年一月举行的大选。



就在民主国家和社会的表演令人而耳炫目绕之际,另一件震动全球、特别是震撼法国的惊天大事再度发生:法国2012大选支持度最高的政治人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在美国纽约试图性侵宾馆服务员而在匆忙登机离开之前被警方逮捕!



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是法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律师、政治家,法国社会党党员,曾任法国财政部长。他在2007年9月28日获选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根据5月7日的民调,如果法国总统萨科齐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首轮就遭遇社会党候选人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他预计会在首轮投票中获得23%的选票,而极右翼领导人马琳娜·勒庞得票率达17%,萨科齐为16%。也就是说,还未到第二轮决胜选举,萨科齐便会惨遭淘汰。但如果是其他社会党候选人参选,萨科奇将稳进第二轮。而如果萨科齐进入到第二轮,他将以35%的得票率输给斯特劳斯-卡恩,而与其他社会党候选人不相上下。



然而,就在此时,一起不可思议的事件发生了:距最新民调一周之后,即5月14日,居住在位于曼哈顿时报广场附近的索菲特酒店(法国知名联锁酒店)的卡恩,竟然全身赤裸从浴室走出来试图性侵一名进入他房间的32岁的女性服务员!从而锒铛入狱。



事件发生之后,法国是哀鸿遍野。如此重要的官员竟然在美国发生此类丑事,自然令高傲的法兰西民族难以接受。不过,平心而论,这件事是如此的蹊跷,实在非常理所能解。



卡恩是一名长期在政治污场跌打滚爬的资深人物,岂能不知他的举动是政治自杀。他不仅要辞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职,更无任何可能参与2012年的大选。而且,以他的年龄(1949年生,和新中国几乎同龄),早已过了热血澎湃冲动的青春期,就算是一时“性”起,也绝不会如此不顾后果的任“性”而为。而且他还原计划于15日在柏林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会谈,讨论对希腊提供一揽子援助的问题。随后他还将参加16日与17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财政部长大会、27日则参加G8会议。更何况,这不是在落后的、任他拿捏的第三世界的穷国、小国,而是当今第一超级大国美国,他怎么敢太岁头上动土?话说回来,以他的身份,仅仅满足一下这样原始的生理需求,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他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女性员工有过绯闻)。何致于要冒这样的风险、付出这样的代价?(目前卡恩否认全部指控)



所以也难怪“阴谋论”就甚嚣尘上了。曾任密特朗总统顾问的经济学家雅克·阿塔利(新书《明天谁管理世界?》的作者)提出,这有可能是对斯特劳斯-卡恩的操纵构陷。在《世界报》的网络上,质问声、阴谋论更是纷起。网民根本不相信一个拥有如此地位、如此权力、如此富有、如此声誉的人物竟然会对一个宾馆服务员感兴趣。其他的质疑则有:为何一个女性服务员在一名顾客即将办理离店手续时进入?她离门口如此的近,何以看到在套间的卡恩祼体而出为何就不能迅速脱身?这样重要的人物入住,宾馆难道没有安排保安人员在门口?马上就要匆匆去机场赶飞机的卡恩会有时间犯案?(事发时间是13点,飞机是16:45。考虑到交通和美国的严格安检,时间极为紧张。在巴黎乘机回国,我们都要提前四个小时出发。事实上,如果警方晚到十分钟,飞机就起飞)还有一个网民留言质疑美国的司法:如果问题在于美国的司法手中,我们必须忘掉所有的正义方案。美国这个国家正义的标准远离人权。它们的体系政治正确,从来都不是寻找真相。



卡恩被淘汰出局,最大的得益者是现任总统萨科奇。他不仅可以避免第一轮就淘汰的命运,而且在社会党声望重挫的情况下,最终胜出的可能性大大增强。而且还可以避免极右派候选人进入第二轮,再次酿成全球轩然大波。当然如果和他同时进入第二轮的依然是极右派候选人马琳娜·勒庞,根据历史经验,左右选民将不得不抛弃成见选择支持萨科奇,他将像当年的希拉克一样,以极大的优势连任。事实上,2007年萨科奇赢得大选之后,之所以积极展开外交活动让卡恩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一职,部分原因也是为了除掉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纽约时报评论)。这也是为什么法国社会党政治家勒肯、 卡恩的亲密盟友周六在欧洲第一电台表示,萨科奇总统阵营正在对卡恩发动一场抹黑运动,媒体正将他描述成一个生活奢侈的人,勒肯指出,“这完全是一场由萨科奇与其盟友策划的有组织的行动,攻击目标是卡恩的人格。” 不仅社会党内人士,连可能是卡恩2012年主要对手——萨科齐的前盟友也提出了同样的“阴谋论”论调。法国执政党人民运动联盟前发言人多米尼克·帕耶干脆直接表示 “我不相信这件事是真实的!”帕耶表示,虽然卡恩是他的政治对手,但“他很有可能踩到了别人预先丢下的‘香蕉皮’,他摔倒是因为别人预先知道他的弱点。”还有值的一提的细节是:在普遍认为卡恩享受外交赦免权的情况下,萨科奇的一位顾问却否认。



另外不得不指出的是,这件事发生在美国,美国也同样是得利者之一。萨科奇是法国历史上最亲美的总统,萨科奇连任,符合美国利益。而且卡恩是在美国声败名裂,萨科奇更会对美国产生感激之情和回报之举。从历史上看,英、法、美、澳虽然同属西方盟国,但也多次发生暗中介入选举之举。1992年,争取连任的布什面对克林顿的挑战,就曾得到英国政府的帮忙:把克林顿当年逃避服兵役到英国留学的照片提供给布什阵营。以致后来克林顿访问英国时,当时的首相梅杰自我解嘲,说和照片不太一样。不过,美国干预西方发达国家的选举也不是第一次。澳大利亚的工党在野时,就曾指责美国干预大选。当时工党反对伊拉克战争,要求撤兵。为此布什总统和国务卿鲍威尔声明,澳大利亚从伊拉克撤军将是"灾难性的"。布什更指出,澳大利亚撤军将显示澳大利亚政府没有一个达致世界和平的自由民主的愿望。 为此,工党指责说澳大利亚的选民不喜欢让其他国家的政府来告诉他们怎样投票,同时,美国的高级官员告诉澳大利亚的反对党应该如何处理其事务和政策也是有点"不寻常"。



不过有一点萨科奇和美国可能没有想到的是,当今以执政党为代表的右派不被选民认可,如果左派也由于卡恩的丑闻受到打击的话,得益的可能是如日中天的极右翼。如果真的是这样,法国和美国可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当然,如果阴谋论站不住脚,世人还会有一问,何以这样一个强奸犯般的政治人物竟然能够得到法国最多的支持者?民望最高?这算是什么制度培养出来的什么政治人物和选民?



至少以本人来看,卡恩强奸未遂事件绝非简单的刑事案件,恐怕背后有着颇为深层的政治因素。做为一名中国人,我还是很为法国人民惋惜:一个如此优秀(他任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期间的表现受到一致好评)、得到民意支持、一个可能带领法国人民摆脱危机的政治人物就毁在这样一场疑云丛生的强奸案下!要知道一个优秀政治人物的出现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不管怎样,2012年前的世界将会日益精彩,西方的民主制度也将呈现世人不可错过的闹剧甚至是悲剧。到现在为止,已成为“2012”牺牲品的有:突尼斯的难民、法国的企业主、利比亚的卡扎菲、蔡英文的性取向、世卫发给各国的密函、奥巴马的美国公民身份、美国的预算案、本拉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卡恩。我们不妨大胆设想一下,下一个走进这个名单的又会是谁?我想,所有和“2012”有关系的人士和国家,都要提高警惕了。所以,最后的疑问是:究竟是卡恩倒下,还是西方民主倒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