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

伊玛尼幽灵一般闪现,又空气般地消失。

邓肯率领“恶狼”部队围绕马亚村,只差挖地三尺,也没有找到伊玛尼。虽然打了一场反恐大胜仗,平息了马亚村的反美情绪,但是伊玛尼完全败坏了莱姆的心情。

太阳西沉,马亚村逐渐隐没在黑暗中,邓肯带领“恶狼”、押着俘虏回了基地。莱姆也回了绿区,在“中国老戴”饭馆蹭了顿晚饭,心里郁闷,便开着悍马来到白水保安公司,想要看看胡敬海“洗脑教育”的效果。

院子里,亮起了两盏电灯,但见特务队员都在进行军事训练。不是让胡敬海讲课吗?怎么搞起了训练?不过,这次训练有些不同,不是练以前的花架子,一个个都蹲马步,双手平举,屈腿,屁股悬空后坐,头不动,眼不转,木偶似的,对莱姆进来也视而不见,包括嘎西木,尽管满头满脸油光发亮,大汗淋漓,仍是一动不动。

莱姆有了兴趣,这是刘胡子训练出来的中国功夫。

但莱姆还是有些不快,他要求先思想,后军事。一支队伍,政治素质第一,思想不过硬,指挥不灵,军事素质再好也会掉链子。莱姆正疑惑刘胡子怎么不听指挥,刘胡子出来了,想要过来说什么,忽然,嗵地一声,一个士兵坚持不住,屁股坐到了地上。刘胡子站住,眼光犀利地扫过去,吓得那士兵又赶紧爬起来,继续马步动作。

莱姆暗暗称奇,这家伙一句阿拉伯语都不会讲,才几个小时,竟然将这帮伊拉克兵整得如此老实听话,问:“胡敬海呢?”

“在里面,叶司长和赵总他们来了。”

“哦?”莱姆有些意外,叶仲良可是一位不速之客啊。与刘胡子进了一楼。

客厅里,坐了好些人,有赵衡阳公司两个员工,其余是叶仲良带来的使馆调查组成员。戴美儿也跟过来了,原本是这楼房的主人,便临时客串了接待,忙着倒茶递水。莱姆与他们一一握手,说:“叶司长,我可没想到,你也会找上我这儿来了,请问有什么见教。”

叶仲良朝赵衡阳点点头,赵衡阳扶了扶眼镜,露出为难的神色,说:“对不起,莱姆将军,我们来,是想要刘胡子在公司工作。你看……”

莱姆心里一个咯噔,掏出烟,叼上一支:“说说理由。”

“这个……”赵衡阳吭哧吭哧地说,“我想了想啊,觉得,刘胡子是中国人,是我们公司员工,似乎不大适合在您这里工作。”

搞啥名堂?莱姆看看叶仲良,琢磨着叶仲良在其中起作用。

“是这么回事。听赵总说,在伊拉克石油开采方面,莱姆将军有心帮助我们?”叶仲良眼睛定定地盯着莱姆。起初,他听说这事,十分高兴,还以为赵衡阳公关了得,居然驱使一个美军将领帮助中国开拓海外石油市场,后来,了解到莱姆是美国CIA,又是搞什么“扒食吃”,就犯嘀咕了,这“扒食吃”不是要造成中美两国公司利益冲突么?不禁怀疑莱姆动机,说,“莱姆将军是美国人,一般来说,是站在美国公司立场,然而,对我们这么热心,我想知道其中理由。”

“可以告诉你理由。”莱姆大手一挥,“简单的理由是,我和赵总的父亲赵长沙先生是朋友,关照赵长沙先生的公子,心甘情愿。复杂的理由就是,我可能是美国异类,在我身上,有太多中国元素,这个……为社会主义建设做贡献,为中国崛起、建设小康社会,那啥……创造和谐社会,做一些事也是理所当然。”

叶仲良眼镜片后面的眼珠子瞪得老大,想,这是美国人说的么?倒貌似哪位党委书记打官腔呢。这家伙简直是美国叛徒,怎么又是驻伊武官、又是CIA呢?“莱姆将军说笑了。”叶仲良以为闹着玩。

“不说笑。”莱姆哈哈笑道,“我跟你们讲话毫无顾忌。第一,你们是我的朋友,不可能向我的上司告发。第二,即便你们举报,也不怕。因为美国没有任何人会相信。”

叶仲良倒被这话逗乐了,说:“就算你两个理由成立,请问,你怎么帮助赵总?能给我们说说,你这个‘扒食吃’是怎么回事?”

“打入伊拉克石油开发市场,关键靠自己。让美英石油大亨把拱手相送石油利益,那是做梦,否则,美英联军吃饱撑着打这场战争?伊战是超级大国的游戏,目的就是控制中东石油,抢占能源制高点。这场战争养肥了军火商,同时也让美英石油大亨抢占了先机。中国要想分得一杯羹,只有从他们嘴里把食物扒出来。怎么扒呢?当然不能按常理出牌!”

“不按常理出牌?”赵衡阳心里一个震撼,这话熟悉,父亲赵长沙也爱说。太古怪了,这个莱姆从言语到行为举止,怎么会跟父亲一个调调呢?

莱姆深深地瞥了赵衡阳一眼,继续说:“要像孙悟空大闹天宫,今天制造一点麻烦,明天搞出一点动静,闹得那帮子石油大亨寝食难安,闹得他们捧着一块块石油蛋糕无法下咽,迫使他们吐出来。”

叶仲良心里的惊讶就像看见了恐龙了。莱姆若是中国人,这话不稀奇,可他从头到脚都是一个美国人,跟石油大亨过不去,就等于跟美国政府对着干。他为什么这么做?叶仲良问:“莱姆将军,你想从中获得什么利益?”

“没利益。我不需要利益。”

“无利不起早。没利益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绕,又绕上了。

莱姆只恨不得把心扒出来,因为这是一颗中国心。但是,即便把心扒出来,也未必消除叶仲良的疑虑,这小子甚或说这颗心是山寨版呢。赵衡阳插嘴说:“我的直觉是,莱姆将军是为我们设想。我们应该听他的。”

“赵衡阳!”叶仲良严肃说道,“你不要忘了你是中国人,要站在我们一边。”

“孙司长,莱姆将军是站在中国人立场上,他真是在帮我们。”

“可他是纯碎的美国人,”叶仲良不理解赵衡阳怎么这么相信莱姆,“美国人会站在中国人立场上?只能站美国人立场。他之所以这样做,说穿了,不过是企图挑起事端,借口帮中国,骗取我们的信任。事实相反,到时候他完全可以把责任推给中方,惹起中美之间的外交纠纷,挑起事端,制造矛盾,栽赃嫁祸,从中牟利,这是CIA获取情报的惯用手法。”

“我说过要中国人承担责任吗?”莱姆眯起眼睛问。

“但你坚持把刘修民留在身边,不就是想利用他的中国人身份吗?”

“刘胡子是帮莱姆将军打理保安公司。”赵衡阳说。

“美国人的保安公司为什么要中国人打理?美军十多万大军驻扎在伊拉克,莱姆将军为什么不找一个美国人来当保安公司经理?却非要找一个中国人?赵总,你不觉得其中存在问题?”

“叶副司长,”莱姆微微叹息地说,“你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老毛病又犯了。你初一时,贴老师的大字报,怀疑老师是反革命;你下乡插队,同学被推荐上大学,你怀疑同学勾搭上大队书记的女儿;你七八年读大学,学校组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你怀疑这个提法背离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你在非洲某国担任使馆一秘时,大使做出经济援助该国家的计划,你怀疑损害了中国利益;你跟你老婆上床,不识得白带,怀疑是其他男人的东东,不远千里,秘密跟踪老婆出差,查找所谓的第三者,气得你老婆坚决要求分手……”

“呃……呃,这些,你怎么知道?”叶仲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因为我是CIA啊。”

“你不是人,是鬼!”叶仲良惊恐地叫道。

“这话不错,我是洋鬼子。”莱姆哈哈大笑,回头问刘胡子:“还愿意留在我这里吗?”

“我从没说过不愿意。”刘胡子很诚实,“我是来伊拉克打工的,你信任我,给的收入高,我当然乐意留下。”

“既然是刘胡子意愿,我看,不管是叶司长还是赵总,都没有权利要求他离开。因为刘胡子没有任何正式工作单位。你们应该管他不着,是不是这样?”

“刘胡子自己留下,我们自然要尊重。”赵衡阳说。

“赵总,我们回去!”叶仲良十分不悦。

“等等,”胡敬海忽然说,“我还有话要跟莱姆将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