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饥寒交迫的奴隶 收藏 4 255


刘仰: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看到这样的照片,你认为这会是哪里?我再说得详细点:这里有500户人家,居住了1300人,这些别墅每一栋住2户人家,人均住房面积65平米。也许你还是没有想到,我再提示一点:为了这500户人家,这里有一所二级甲等医院,有国际一流的医疗设备,当然,医院服务的对象既有住在这个别墅小区里的人,也有外来的旅游者,或者到这里工作的外地人,但是,住在这个别墅社区里的人,医疗费全免!你猜到这是哪里吗?为了修建这个别墅小区,共拆迁了2600间旧房,有不满的拆迁户吗?我告诉大家:这个地方近30年来,别说亲自上访了,即使信访,一起也没有发生过!甚至,近30年来,连治安、刑事案件都没有发生过!当别的地方说警察压力大,城管招人恨的时候,这里的警察闲得没事,都可以撤销了。


刘仰: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这个地方究竟是哪里?这里不是欧洲,也不是美国,这里是中国。这里也算不上中国最发达的地区,这里是中国的山东。这里也不是中国有特区优惠的什么地方,这里只是山东荣成县的一个渔村,这渔村名叫西霞口村。我在昨天的文章里说到“成山头”,西霞口村就在“成山头”的旁边。西霞口村是一个村企一体、实行企业化管理的村庄,过去只是一个偏僻穷村,改革开放以后获得巨大发展。目前,该村总资产超过60亿元,西历2010年,实现总收入26.5亿元,纯收入3.3亿元,人均纯收入25.4万元。这个村子的富裕名列全国村级单位的前十位,号称北方最富裕的村。


刘仰: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从80年代中期开始,西霞口村逐步建立了全面的保障体系。每位村民每月可领取400元生活补助,水电费、暖气费、医疗费、闭路电视费全免;村里的孩子上学费用全免,还可以从幼儿园到研究生每年得到150元-15000元不等的奖学金;服兵役的义务兵每年发给15000元补助,军官和志愿兵每年可从村里得到5000元补助;村里的困难户实行最低生活保障,每人每年7000元;6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发放200-600元不等的养老金、退休金。也许,这些钱在城里人看来并不多,但在远离城市的渔村,这些钱几乎花不完。我到一户村民家,看到装修得不错,问了一下才知道,8年前,户主完成别墅的装修,才花了不到3万元。村企业给大家发的钱,不少村民不想花,都存起来。村领导结果改了一个方法:发消费券,过期作废。


刘仰: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我进了这户人家,三代同堂。


刘仰: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这家的客厅。户主说,8年前,花了不到3万元装修。


为了让村里的乡亲们开眼看世界,西霞口村的领导最初建了一个动物园,免得村民们跑到大城市里去看世界各地的动物。结果,这个动物园现已成为山东省最大的野生动物园,占地3800亩,拥有大熊猫、狮子、大象、白虎在内的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200多种,2000多头只,还有一个海洋馆,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型海洋动物。


刘仰: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这不是我随便找的图片,而是在西霞口村动物园实拍的。


随着西霞口村的富裕,周围的村子也想并入西霞口村。我到西霞口村去的那天,中午在旁边一个村子里的一户村民家吃饭。随便走进一户村民家,这是一个二层楼的住家,家里没人,却敞着门。探头在厨房里看一眼,看到厨房桌上放着一瓶五粮液。同行的当地人说,这家里的人可能出去了,这里的人出门一般都不锁门,家里的东西,没人来偷。这让我想起一句中国古话: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看起来,这种理想中的和谐社会,在这个黄海边的渔村里,已经实现了。


刘仰: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距西霞口村不远的河口村,地上放着渔网。敞着门、放着五粮液的就是村口的一户人家。


西霞口村为何这么富裕、这么和谐?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华西村与小岗村》,其实已经说过这个道理。小岗村作为包产到户、个人主义的典型,几十年下来,并没有实现真正的富裕,离共同富裕也有较大距离。而华西村一直保留了集体经济,在好的带头人带领下,全村实现了令人羡慕的共同富裕。事实上,荣成县西霞口村也一样,也是保留了集体经济。这个村子从改革开放初期起,就确立和信守了一个原则:村民的利益必须优先!现在,村企业“西霞口集团公司”是一个股份制公司。西历1999年,在股份制改革时,村领导明确提出:“村是根,民是本,共同富裕是标准”,“全民有股份,大股永归村”。也就是说,这个渔村的村民个个都是村企业的股东。


刘仰: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村民家的车库


这个村子的富裕不仅仅来自渔业,还来自其他。当地人说,除了高技术那块,传统工贸、运输、旅游等项目他们都有涉及。发财致富的手段问题这里不多做讨论,我更想说的是,对于其他地方来说,如果私有制至上,排斥集体经济,那么,可能的结局是,村企业一次性买断村民的权利(例如土地等);如果一次性买断不公,就会引起强拆或上访等“官民矛盾”;如果,强拆或上访被控制,将来,这个村企业的股份卖给国内外大资本家,村领导个个都能发财,村民们则被抛弃。这是在中国很多地方都发生的事情,因此,一些外地领导参观了西霞口村后说:我们想学也不行了,因为,我们的村集体已经不存在了,再要回到村集体经济,已经很难了。


我已多次强调,中国古代社会之所以能够长期稳定,与多种所有制共存是有关的。中国古代社会的国家层面,国有制与私有制始终是共存的,关键在于要非常明确地认识到,国有制的垄断应该起到什么样的目的。对于中国古代基层社会来说,个人私有制与集体所有制也是长期共存的,其典型事例是,北宋时期范仲淹在家乡苏州建立的“范氏义庄”,这个“义庄”为范氏宗族所有,它的收入用于宗族内部生活困难者的补贴、宗族内任何人的婚丧、上学等。“范氏义庄”在中国古代有效运作了800多年,它是中国古代集体所有制实现基层社会保障的典型之一。中国古代社会的很多村子都是同姓同宗同族,现在多少有点不同。因此,像华西村、西霞口村人人有股份的村企业,其实就是中国古代以宗族为核心的集体经济的演变。而这种基层的集体经济,也丝毫不影响个人的发财,它只是对能力不足者的一种保障。例如,在西霞口村,80%的村民有私家车,这并不是村企业配用的,而是自家买的。显然,集体经济并不影响个人不同程度地拥有私有财产。


共同富裕不能仅仅是一个口号,要落到实处,制度建设也很重要。在这个问题上,江苏的华西村、山东的西霞口村等实践告诉人们,私有制绝不是灵丹妙药。也许有的地方可以靠私有制而改变所有人的命运,但在有些地方,集体所有制实现共同富裕的效果可能更明显。因此,对于改革开放的实践和理论家来说,不该盲目抱有西方私有化的一根筋,而应该面对中国的现实。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