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三节 受命中南海


陈赓乐观诙谐的天性,平易近人的作风,给紧张、严肃的志司机关带来了一股新风……

“在现在情况下,敌要把我赶回鸭绿江,那是幻想;但我想把美敌赶下海去也是不容易。”

只要形成僵持局面,美国人啃不动我们。相反,我们可以一小口一小口地啃美国人,这就是一种胜利。

他的耳畔仍响着毛泽东和周恩来的讲话声,他的眼前依稀是烽火连天的朝鲜战场……


陈赓到志司工作后,尽管空寺洞志司工作条件恶劣,生活艰苦,但陈赓乐观诙谐的天性,平易近人的作风,给紧张、严肃的志司机关带来了一股新风。作为分管作战的副司令员,陈赓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协助彭德怀考虑作战方面的问题上。曾任志司副参谋长的王政柱将军后来回忆道:


“经常见陈赓手里拿个棍子,在树林里面到处跑,下雨了,他用棍子敲敲树干,‘哗’的落下一阵雨水,看见鸟儿、虫儿,也乐得像个孩子。他没什么架子,遇到什么人都能聊聊,同谁都谈得来,他地位仅次于彭总,可经常开玩笑,逗得大家捂着肚子笑,连彭总都说:‘我们的陈赓同志是个乐天派将军哟。’可是在研究作战问题时,他这个人可是顶认真的,特别是比较复杂的问题,作战参谋们要准备充分,否则陈赓要批评的,工作如果没有告一段落,他连饭也不吃,常常饭菜凉了再热,端上端下好几次。对于工作,他是急性子,这一点和彭老总一样。”


在残酷的战争面前,志愿军指挥机关里经常议论的题目自然是如何对付敌人技术装备上的优势。有一次,作战参谋们又在争论,有些同志主张我们要下大力气发展中国的空军,要“训练几万名驾驶员”,另外一些同志则反对这种主张,认为我国经济现状不允许,有个同志不以为然,抢着说:“我们就是卖了裤子也要大搞空军!”在一旁静听的陈赓幽默地反驳道:“裤子还是得要,那个东西露在外面也不好看呀。”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陈赓认为,空军需要适当发展,特别是对于新中国来说,要把发展空军放在重要的位置上。1951年9月30日,听到我空军在朝鲜战场上初战告捷时,陈赓喜上眉梢,他在日记中热情欢呼:“三次空战均获得胜利。初出茅庐的我空军一开始就是在战斗中锻炼,前途不可限量。”

但是,决定战争最终胜负的还是地面上的较量,因此,陈赓主张,在现代化国防建设中首先要搞好陆军现代化,例如炮兵和装甲兵,他说,无论如何,炮火占有压倒优势,才能保证步兵进攻。

这一年的10月20日,陈赓在日记中写道:


……从十三号起,敌在我67军正面展开了四个师……经过八天作战,敌虽攻占了我一些高地,前进约五公里,但死伤惨重,我阵地前敌遗尸累累……阵地化成焦土,树林不翼而飞,但其结果亦不过如此而已。

在这次战斗中,证明近代作战,阵地是可以攻下的,但代价是非常惨重的;另外证明我军若是装备改善,能操有制空权,美国是完全可以击败的。在现在情况下,敌要把我赶回鸭绿江,那是幻想;但我想把美敌赶下海去也是不容易。这证明战争将是持久的与艰苦的。我们准备长期坚持吧!逐渐改善我们装备与交通,争取最后胜利。


使身经百战的陈赓最感到心情沉重的,是我军在科学技术上的落后。由于部队既缺乏现代化的装备,又缺乏文化素质高、精通军事科技的人才,许多本可以打成歼灭战的战斗却眼睁睁的看着敌人逃掉;对付敌人的飞机大炮,我们只能挖坑道先躲起来。这些情况深深地刺激着陈赓。如何改进我军的技术装备,如何培养前方急需的能维护和使用现代化武器装备的军事工程师,成为陈赓朝思暮想的问题……

1952年3月的北京,积雪初融,乍暖还寒,路旁的树枝上,也已冒出了报春的嫩芽。

26日晚,中南海,菊香书屋。

毛泽东手中夹着一支香烟,正在伏案细阅总参送来的一份报告:


关于成立军事工程学院的报告

朱、周、林副主席审阅后报主席:

两年多以来,我军各特种部队发展甚快,成绩亦大。其装备正日益增加和复杂。唯在技术上面远落后于部队的发展和不能满足部队的要求……。

…………。

以上请予审查,如蒙批准,则可着手筹办。是否有当,请予示遵。

致以

敬礼!

聂荣臻、粟裕

三月十八日


事实上,中国军队的现代化是一个历史性的问题。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一百多年间,这个问题就一直横亘在每个时期的统治者面前。在经历了六十年的西方帝国主义的瓜分和日本人的侵略之后,1949年,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中国的统一。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现代化问题以非常紧迫的方式跃上了毛泽东的案头。

毛泽东抬起头来,他的思绪回到了1950年那个肃杀的秋天。周恩来从莫斯科回来向中央汇报时,谈到斯大林建议中国建立军事工程学院的事,毛泽东极表赞成。但志愿军几十万大军马上就要跨过鸭绿江,大战在即,实在是顾不上这个事啊!与美国人血战了一年半,毛泽东深知我军对军事工程技术干部的需求到了何等急迫的程度。现在朝鲜战局基本上稳定了下来,可以腾出手来办这件事情了。这个报告十分必要!!

毛泽东的思路又跳跃到了中国近代军校发展史上。半晌,他问秘书田家英道:“家英哪,你知道我们中国近代第一所军校是谁办的吗?”

田家英愣了一下,不太肯定地说:“是李鸿章还是左宗棠呢?”

“是我的同乡左宗棠嘛,”毛泽东笑道:“左宫保创办了福州船政学堂,专门培养海军技术人才,中国第一代海军军官和造船工程师都出自这所学校,大概中国近代军事教育史要从左大人这里开篇呢。”

毛泽东继续娓娓道来:

继左宗棠之后,北洋大臣李鸿章又办了天津水师学堂、北洋武备学堂等军校,张之洞、袁世凯这些晚清重臣们都纷纷效仿办军校。北洋政府期间,各派军阀也闹着办军校,大多不成气候,只有保定军官学校还有些名气。而大革命时代孙中山先生创办的黄埔军校搞得最好,当然,黄埔军校也为我们党培养了大批高级干部……

这时,周恩来推门走了进来,毛泽东不禁笑道:“真巧了,刚刚说到黄埔军校,你这个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就来了!”

田家英接过话茬:“主席正给我讲中国近代军校发展历史呢。”

周恩来会心一笑:“主席,你莫不是批阅总参的那个报告,有感而发吧?”

毛泽东:“我刚刚看完荣臻同志和粟裕同志联名的报告。总参关于成立军事工程学院的意见很好,应尽快实施。时代不同了,我们共产党人要敢做前无古人的大事,为了抵御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要有大批懂得现代军事科技的干部,这个学院必须是高水平的、综合性的,其作用呢,”毛泽东有力地挥了一下手,“我看哪,要超过目前所有的军校才行。”

在后来召开的讨论学院筹建问题的国务院联席会议上,周恩来总理要陈赓讲讲在朝鲜战场上的体会。陈赓在讲话中指出,军队的武器装备落后造成目前朝鲜战争僵局。只要形成僵持局面,美国人啃不动我们。相反,我们可以一小口一小口地啃美国人,这就是一种胜利。但是,我军历史上从来没打过这么长期在战场上僵持的仗。虽然我们以弱胜强取得了自鸦片战争以来从未有过的单独对帝国主义列强作战的胜利,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我军历史上所没有过的。问题根本不在于我军不能战,而在于武器落后。办这所大学,拟定招收五千名在校学生,就是为培养我军未来的科技人才,改变武器装备落后的状况。

1952年6月6日,在桧仓志司驻地,陈赓接到了调他担任中国军事工程学院院长的命令。这个军事工程学院,就是后来闻名全国的哈军工(注:即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20日,陈赓回到了北京,并立即向军委报到。

6月23日下午,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等中央领导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了陈赓。

中南海的湖面上,波光涟漪,霞光万道。晚风夹着夏日的热浪和合欢树的花香,扑面而来。受命完毕之后,陈赓乘车驶离中南海。他的耳畔仍响着毛泽东和周恩来的讲话声,他的眼前依稀是烽火连天的朝鲜战场。此时,将军不可能意识到,他从此将走进中国的教育史,他的双手将为中国国防科技现代化的巍巍长城铺下一块永垂不朽的奠基石,他的英名将永远和哈军工、和新中国的军工事业联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