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只有一件衣服

文/杨如雪



几年前到柏林禅寺,听到明海大和尚讲放生,说起“这儿的人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卖狐狸时为了得到一张完整的毛皮,把狐狸活活敲死摔死”时,脸上浮现出非常痛心的表情……



这痛心的表情令我久久难忘,乃至成了一位热心护生放生的人。每当新闻媒体中或街头看到人对同类的暴力,就会想到人对动物的残忍,二者有其必然的因果关联乎?!



狐狸只有一件衣服



我是只爱做梦的小狐狸



我有件美丽的衣裳



一年四季穿身上



不能送人,也不能转让



我是只快乐的小狐狸



我一辈子只有这么一件衣裳



是妈妈生我的时候送我的



我从此天天穿着它



晚上睡觉也不脱



我是只懂事的小狐狸



我很爱惜我这件毛毛衣裳



怕被火烧着,怕被泥弄脏



更怕



喜欢皮草的女人



她们的衣橱满又满



却贪求我身上这一件



人呀,我的衣裳只一件



而你的衣橱已满又满



我的衣裳是我的毛皮



失去毛皮我只有血肉一团



你的衣服可以一天三换



我衣服脱下,就命丧九泉



而我的衣服脱起来如此艰难



为了得到完整的毛皮一件



养殖场的人提着我的四肢



把我的脑袋猛摔向坚硬的地面



他却又不一下子把我摔死



任我慢慢的血流上几个钟头



我只好绝望的哀哀呻唤



呻唤我拥有这张毛皮的罪



妈妈啊,告诉我



我是不是犯了不能赎的罪恶滔天



但妈妈也变得和我一样



昏沉沉躺地下一团模糊



刀子飞快的在身上游走



我从此不再是那只爱做梦的狐

(恬恬转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