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冠军陈斌称举牌维权属无奈 别墅或按原样复建


世界冠军陈斌称举牌维权属无奈  别墅或按原样复建

去年初,花都区溢盈湖别墅区被查出43宗违建,拆违工作一直备受关注。继曝出世界冠军陈斌结婚别墅被强拆后,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广州荣誉市民梁少贞在该别墅区的别墅疑为违建。昨日,梁少贞在其别墅召开新闻发布会,拿出文件证明自己的别墅绝非违建。房管部门现场丈量,证实未如传言般“将1000多平方米违建搞成3000多平方米”。


“我是政协委员和荣誉市民,这几年来我光捐款就有7000多万,怎么会偷税漏税呢?——梁少贞


“我可以接受任何核查”


“这分明是有些人别有用心,我可以接受任何核查。”昨日下午3时许,梁少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脸愤怒地说。


事件缘于一条微博举报,“举报人”称广州荣誉市民梁少贞违建别墅,购买房子的均价为每平方米788元,而同时期该小区别墅每平方米均价约8600元,涉嫌偷税漏税;“举报人”还指其将“1000多平方米违建搞成3000多平方米”。由于此前遭强拆别墅的世界冠军陈斌曾质疑城管部门“选择性执法”,所以该举报引起轩然大波。


新快报记者昨日特意就此事来到梁少贞所有的60号、61号别墅采访。该别墅为四层半结构,矗立于溢盈湖别墅区北角。与同区其他别墅相比,它们不仅最高,装修也颇为特别。据了解,60号别墅是梁少贞和儿子李保成共有,61号是她丈夫李业顺和儿子李保常共有,两套别墅的建筑面积分别是938.69平方米和952.37平方米,两套别墅的价格均是75万元。


记者在溢盈湖别墅区走访时还发现,这里的入住率并不高,空置现象较严重。


“价格低因为老板是朋友”


昨日下午3时许,梁少贞邀请了花都区城管部门及多家媒体记者举行新闻发布会。梁少贞介绍说,两年多前,她以每平方米不到800元的价格从开发商处购得该别墅。“老板是我朋友,因而价格比较低。”梁少贞说,当时购得的是60号和61号别墅,两者联体而建,均为4层半的框架。购房后,梁少贞花了“2000多万元”对别墅进行了大规模装修。在会上,梁少贞拿出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验收许可证》、《房屋测量成果报告书》、《广东省房地产权证》等证件,她表示,除申报了所有的证件外,所缴税费也有近百万元,不存在“偷税漏税”。


“我是政协委员和荣誉市民,这几年来我光捐款就有7000多万,怎么会偷税漏税呢?”梁少贞最后说。


花都区城管执法科科长罗伟贤表示,在去年查出的溢盈湖别墅区43宗违建中,并不包括梁少贞的别墅。昨日,城管部门特意找来测量员,对梁少贞的别墅再次进行测量,证实与房产证图纸相符,不存在违建现象。


陈斌称举牌维权属无奈


世界冠军别墅或按原样复建


世界蹼泳冠军陈斌花费自己大部分积蓄和退役费,在溢盈湖别墅区购买的结婚别墅,因违建被城管部门强制拆除。事后,陈斌和未婚妻在脖子上挂满奖牌,在被拆别墅前高举“维权”牌,此事引起巨大争议。陈斌质疑城管部门“选择性执法”。昨日,陈斌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此举实属无奈。


●陈斌


开发商曾说可推倒重建


陈斌称,自己于2007年购买了溢盈湖一幢有20多年房龄的别墅,因房屋主体多处被蚂蚁蛀蚀,2009年四五月份,他将别墅推倒,然后花了50多万元重建房屋,作婚房用。“买房时开发商就说了可以推倒重建,我们才这么做的。”陈斌说,没想到,今年1月30日,房子建得差不多时,就被城管部门强制拆除了。


陈斌称,强拆前他并未接到通知,而其他违建的房屋也一直没被强拆,后来因为受到舆论关注后,城管部门才向这些业主发放了自拆通知。


至于为何选择胸挂金牌、以世界冠军的身份维权,陈斌表示纯属无奈:“我本身也是花都人,本来不想这样的,实在是没办法了。”


●城管


不可能存在选择性执法


对于陈斌的这一说法,花都区城管分局法规科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不可能选择性执法。“对其他违建的业主,我们阻止过多次,且已经给这些业主发放了通知,要求他们在一定时间内进行自拆。”该负责人表示,先拆陈斌的房子并不是刻意为之,“就像办案一样,我们需要收集证据等,这有个时间上的问题,其他的房子也肯定是要拆的”。


该别墅区物管公司主任黄庆祥则称,开发商不可能承诺买了房子可以推倒重建,“这完全是他自己的说法,我们不可能同意,说句难听的,他拿得出证据证明吗?”


陈斌说,目前他已与花都区相关部门进行过协商,相关部门同意其在办理相关报建手续的前提下重建房屋。不过花都区城管分局相关负责人称,按照相关规定,陈斌也只能按别墅最初模样复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