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前传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张海庆返航以后,得知了他刚刚参加的那场防御日军登陆作战的战斗宋军一共损失了300多架各种飞机,陆军岸防部队也伤亡好几百人。不过,打退了日军的十几波冲锋,歼灭了日军上千人的海军陆战队,击沉击伤日舰船十数艘,可谓两败俱伤。

想到牺牲的同学,张海庆就气不打一处来,一心想要报仇。伍华顺找到他,表扬了他在战斗中的表现不错,特别是炸毁筑波号舰炮那一阵,可谓动了脑筋,到最后伍华顺说:“这次损失这么大,一个是像你这样的新手多了,再就是上面的战术真他妈的愚蠢,事先没做好部署,战场中的调整反应速度又慢,而且又犯了添油战术的错误,造成了好多无谓的牺牲。”张海庆说:“对啊,要是战术对头,打这些日本人,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大损失,不过,伍队长,我们的海军呢,这么满海都是日本军舰,要是海军过来打击一下,我们的压力要小的多。”伍华顺说:“海军?战列舰和巡洋舰部队被日军的航母飞机打的无法招架,全部南撤了,幸好有个台湾岛,上面的空军基地抵抗住了日军航母的飞机,这样海军才算守住了阵线,吴越沿海,我们除了有几艘潜艇进行骚扰进攻以外,那片海域基本就是日军的天下了。”张海庆听了,表情凝重,一言不发。

陈威所在的部队接到命令前进到国境线边上加强戒备,防备日军随时可能开始的进攻。陈威自然忘记不了沈瑜,临开拔之前找到了她,说:“沈瑜姐,我们要去最前沿了。”沈瑜说:“你要小心点啊,打仗的时候我可不欢迎你到我的医院你来。”陈威一笑,说:“哈哈,不来不来,一定不来!”沈瑜笑着刮了刮陈威的鼻子,给了他一拳,说:“快去吧,别误了时间!”陈威点点头,走了。

到了驻地陈威所在的连队二团一营一连的任务是保卫师直属重炮团,陈威闻听,心里不禁庆幸起来,不用在最前沿了。

1939年9月2日,日军终于从陆路开始进攻大宋帝国,一路从北国河南攻击宋国边卫,一路从北国山东攻击宋国吴越。

一声凌厉的警报刺破了清晨的宁静,陈威立马睁开眼睛穿好军装集合队伍,等士兵们到齐以后,立即带领大家进入防御位置。

在陈威他们侧翼两公里处的重炮阵地炮声隆隆,再就是不绝于耳的炮弹划开空气的啸叫声。二班长何文波对陈威打趣说:“排长,按这种炸法,我们步兵基本就不需要出动了。”陈威虽然心里也觉得挺乐观,但是他却故意板起脸来说:“别说废话,注意警戒!”

第一天战斗结束,陈威的排一点事情都没捞到,一枪未放。传过来的报告说是进攻他们师的日军吉野联队伤亡惨重,两个大队被打残,而宋军前沿防御部队伤亡不到80人,他们大部分是被宋军的炮火和飞机在离宋军阵地还有很远的位置被炸了个通透。日军攻击不顺,攻势暂时停止。

一连几天,日军那里都没了动静。一连副连长何东岚嘀咕道:“日军不进攻,就不许我们主动出击的啊,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连长麦学增说:“少废话了,尽我们的本分就行,上面决定怎么打是他们的事情,其实也你好想,最前沿就我们一个师的兵力,防御就刚够,还主动出击?再说北进20公里就出我们国境了,很麻烦的。”何东岚也懒得说话了。

日军吉野联队指挥部。联队长吉野次郎郁闷了几天了,自己的联队打遍华北的北军,北军的1,2个师完全就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在这里,连续进攻了几天,无任何进展,却伤亡了几百人。当他拿到情报人员的资料时更郁闷了,宋军一个师的编制比较精炼,只有3个步兵团,一个炮团,运输连和侦查连各一个,不到6000人,自己的联队也有4000之众,算上朝鲜劳工1000多人基本1:1的兵力配置下仗却打成这样。

郁闷归郁闷,上级也承诺增兵,在上级增兵之前,自己总要做点什么吧,不然可对不起天皇陛下。他想到了在冲锋时劈头盖脸落在他们士兵头上的大口径炮弹,再就是他们自己的阵地上被倾斜的钢铁,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惨状,想到这里他的牙就恨的直咬,他想了想,召开了一个作战会议,决定派出一个小队,乔装潜入宋军炮兵阵地进行破坏,能破坏大炮最好,至少要搞掉宋军的弹药库。

浅谷小队比较荣幸的接受了此项任务,他们换上北国百姓的衣服趁夜从营地出发,他们知道,这次执行的是一次死任务,无论成功与否,自己生还的机会几乎为零。这样的任务当然需要动员一下,把大家弄的血脉贲张大喊天皇满载以后士气满满的上路了。

到达宋军阵地前沿以后,长谷川军曹问浅谷:“我们用什么方法潜入啊?”浅谷看了看手下的这几十号人,懂汉语的并不多,想蒙混过去不大可能了。”长谷川说:“宋军阵地上黑灯瞎火根本就没什么人,我们化整为零渗透过去吧?即便被阻击,总可以突过去几个人吧?”浅谷说:“八嘎,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不是来逞能的,不要做无谓的牺牲,按你说的,即便我们冲过去几个,到时候执行任务我们人手够吗?而且硬冲以后敌人有了防备别说我们过去的几个人,就是我们全员过去了也做不了什么事啊,你忘记我们前几天进攻时候宋军的火力了吗?”底下的士兵想了想当时宋军的直射火力和射界,都还有些后怕。

浅谷派出去几个人看看是否有迂回的可能,其中一个人给他带来了好消息,宋军阵地右翼有一座小山,上面没有发现守军。浅谷一喜,带领部下前往。冷静的他先派了3名士兵爬上山去仔细探查,果然没有人驻守,于是他命令手下爬山。

人员好说,但是炸药包就麻烦了,人员背着炸药包爬山很困难,长谷川想了个用绳子在山顶拉的办法也因为山崖上的石头磕磕碰碰会导致引爆的危险而作罢。浅谷想了想,一旦找到弹药库一颗香瓜手雷也够引爆了,于是命令把炸药包就地掩埋,只带上手枪和手雷爬山。

一名来自兵库县的新兵在爬到最后一点的时候,手一抓头顶上突出的岩石的时候,石头松动了,他一慌,整个人失去平衡从半空掉了下来,还砸中了下面一个离他最近的士兵,两个人都掉落下来摔死了。浅谷摇了摇头,让还在底下的人草草掩埋掉两人的尸体,其他人继续攀爬。

一个小队爬上山顶,浅谷清点人数,就损失了刚刚摔死的两个人,还有60多人,他没多说什么,带着部下继续向前搜索。在山上,他们发现了宋军侧翼的保护部队的阵地,他们尽可能详细的标示在了随身的地图上,几个士兵嘀嘀咕咕说难怪这座小山没派人驻防的,宋军侧翼保护的很好,这座小山孤零零的突在阵地外,无险无水,是没有什么守的价值,幸运的是,宋军的侧翼保护阵地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他们可以比较安全的迂回了。浅谷踌躇满志,带着手下出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