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03.html


在后世什么没有看过,AV片也不知道看了多少,其实说到底贺青还是一只童子鸡。别看贺青平儿个吊儿郎当的,满脸猥琐,他也是一个挑剔的人。虽然没有去刻意寻求爱情,不过他对女人的品味也不低。大学三年里也一直保持着单身,为的就是给未来的老婆留个清清白白的处男身。


如今看到一个全裸的女孩呈现在自己面前,当时眼睛就挪不开,大脑里一片空白。


女孩看到贺青一身鬼子的军装,眼里的仇恨化作了绝望。泪水不断的淌下来,发出“呜呜”的抽泣声。哭声让贺青一下清醒过来。他拽过身旁的被子,把女孩赤裸的身体盖住,慢慢的恢复了冷静。可恨的袁逐斋为了讨好日本,就把自己的姐妹同胞这么对待,这家伙是要断子绝孙的。


现在贺青为难了。他现在才明白那些队员为什么鼓励自己进去,原来他们早就知道有这样的好事。别说贺青不想,他也是正常的男人。看到这样的情景不想除非自己性无能。可寡廉鲜耻他还是知道的,类似于强奸的事情他也没兴趣干。


贺青对着头露在外面的女孩说道:“你不许叫唤,我把你赛嘴上的布拿开。”前思后想后,怕女孩不听话又故意威胁他:“你要是叫,我就杀了你。”


女孩用眼睛眨了眨,示意她明白了。贺青这才把堵在她嘴上的布条拿下来。没想到女孩的破布条刚被拿下,就不守信的一声尖。贺青没想到她还叫,吓得连忙把布又塞回她嘴里。女孩的头来回摆动就是不让堵。贺青怕他叫唤就用手卡住了女孩的脖子,女孩一边反抗一边咒骂:“禽兽,猪狗不如的东西。”


贺青气急,自己这可是什么也没干,就成禽兽了。他一下又将被子掀开。女孩赤裸的身体再次暴露在贺青的面前。贺青一急,把手放到女孩的胸口上恶狠狠的说道:“老实点,要不就强奸你。”


这一句话挺管用的,女孩显然是被唬住了,立马变得乖巧起来。贺青叹口气,拽过被,给女孩再次盖上,看她不出声了,也没再用布赛上她的嘴。而是气呼呼的坐在一旁喘着粗气。


女孩看贺青好长时间都没有动她,胆怯的问道:“你是中国人吗?”


贺青正在压抑心中的欲火,刚才和女孩的对抗中,手碰到了女孩那滑嫩的肌肤,几乎把持不住。现在好不容易平静一点,听到女孩的问话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呢?要真是鬼子,早就强奸你了。”


听贺青这么一说,女孩的双脸绯红,害羞的说道:“那你可不可以放了我。”


贺青倒是没想太多,随口答道:“当然是要放你的,要不还留着你干吗?我又不是畜生。”


“那你先帮我把绳子解开。”女孩哀求道。


贺青只好将手伸进了被窝。见女孩的身体来回的游移着,贺青不耐烦的说道:“躲什么躲,该看的都看了,想把你怎么样的话你以为你跑得了?”


女孩被贺青一说,立即僵硬的不动了。任由着贺青乱摸,贺青一不小心就摸到了女孩胸前的那个禁区,好奇的捏了一下。这次女孩没有叫,也没有动,只是身体一阵的颤抖,眼泪不自觉的便往外冒。


贺青在心里骂自己是混蛋,急忙找到了捆绑女孩手的绳子。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解开。这当中难免会碰到女孩身体的敏感部位,每被贺青触碰一下,女孩就会抽搐一下。


贺青被女孩弄出了一身的汗。转头对女孩说:“可以了,脚上的绳子你就自己解开吧。”


女孩此时已经是浑身无力了,好半天才解开了自己腿上的绳子。


贺青四下看看说道:“你的衣服呢?”


女孩羞涩的说道:“在别的房间。”


贺青没办法了,总不可能出去找衣服吧。 “那你就先躺着吧,早上再帮你拿衣服。不过一早我们就走了,把你带出去你就回家吧。”


女孩可怜的哭起来:“我没家,我是袁逐斋买回来的丫头,一直侍候他的夫人。你不要我了,我要怎么办?”


贺青吓一跳:“我不要你,我为什么要你?我和你之间又没咋地?”


女孩又伤心的哭道:“你就带我走吧,以后我端茶倒水侍候你好不好?”


贺青来了精神,这年代的女的就是这么没主见,要是落在他那个年代,他该早就被女的给修理了,哪有甘愿给自己当丫鬟的。然后他故作严肃的说道:“我们是抗日的队伍,是要打仗的,你不怕死吗?”


“不怕。”女孩一下坐起来说道。可是突然又想起自己没穿衣服,急忙又倒在了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看女孩那滑稽的样子,不觉得好笑。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贺青对着女孩问道。


“桂花”女孩低声的说道,他现在有些害怕贺青,男人本色,眼前的这个男人应该也不会例外。


贺青连连摇头:“不行,太土了,换一个吧。”桂花这名字是袁逐斋的老婆给起的,女孩一听贺青不满意自己的这个名字就急忙说道:“请老爷给起一个吧。”


贺青对着女孩摇摇头:“起名字可以,不过以后不许叫老爷,要叫哥,叫青哥,或者叫青哥哥也成。这样吧以后你就叫安娜吧!”


“是,情哥哥。”这一句差点把贺青雷趴下,情哥哥,也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