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21.html


正文:周涛抱着一个精美古典的盒子,盒子上刻着活灵活现的江南风景图,周涛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嘴里喃喃道:“就着盒子起码就得十来万啊!哈哈,打开看看。”正欲打开便听到一声,“起床啊,起床。”说话的人是周涛的母亲

“啊!”周涛一下醒了,看看自己在床上,

“哇呀呀!就差一点了,就差一点就见着宝贝了。”

“你整天除了考古和文物就不能想点别的。”

看见周涛趴在床上用拳头大着被子还顶嘴,愤愤的说道“那是。”

“想当考古学家也得有知识才行啊!”

“晚了,反正下午就要上军列去军营报到了。”

“那你还不快起来,看看都一点半了。”

周涛迷迷糊糊的回答道:噢,知道了。“语气中波有敷衍的味道。

五秒钟后。。。。。

“啊!你咋早不说啊!”

整个家里都有他杀猪式的惨叫。

周涛嘴里叼着牙刷,嘴里还露出一些沫子,身上还穿到一半,只有

一只袖子套在一只胳臂上,军外套披在他一个肩头;军裤也没有扎上

武装带。虽然没有佩戴军衔,他也没有,但整体一看整个就是败坏军风,还影响市容市貌。

许久,才出来一个把头发睡成鸡冠似的,眼神很朦胧的年轻人,对,就是周涛。看他那副懒散样就让人想还扁他的冲动。

周涛的母亲叹了口气,心里想到:希望部队可以练就他。

都说而行千里母担忧,母亲吧他送到集合处的路上,一直嘱咐,什么“到部队不要像在家中一样,要服从命令,”“要和战友处理好关系。

我不在你身边,要学会照顾自己,别太依赖被人,等等。听的周涛头晕目眩,眼前飘着金条伸手去抓,怎么也抓不着。

捣乱集合处,一群与他衣着相同的人,已经列队一排排站好了。他猫着腰一点一点的靠近,企图混进队列。

突然,一只大手拍到肩膀上,“去哪儿?”周涛慢慢直起身,满脸笑容,只不过,这笑有点尴尬,对着说话的那个中尉也是这个新兵连得连长道:“我刚才去了WC所以——”

“ 所以你可以去那边站着了”周涛话未尽那个连长就抢过话题道。

“要说是,大点声!”新兵连长用近似于喊得声音说道。

“是”周涛心里想:平常都这么说话那还不累死,就算累不死,嗓子也受不了。

他在这个连长心中印象并不好,甚至有些反感,第一天就迟到任谁谁也不会有好印象的。

走到指定地点站得笔直的他一改之前的懒散样,变得精神唤发,朝气蓬勃。周涛母亲见到他这样,感到甚是欣慰,并更加坚定他和丈夫把儿子送进部队的决定是正确的。

在这同时,周涛的父亲周厉,正在一个小饭馆中与故友喝酒,周厉怕自己见到自己的儿子离开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所以约了位好友来小喝一阵。只是他与妻子要是知道那个宝贝儿子的想法非气个半死。

周涛在这罚着站,心里想“这个中尉看上去挺厉害的,我表现好点,归队后去查查这个人的底细,哈哈(笑声)。

军列带着发出的轰鸣声和刺耳刹车声缓缓在站台上停下,指导员让他入列,便和连长一同领着我们新兵上了车,在车上那位连长做了自我介绍:“我叫刘正,内蒙乌海人,是你们的新兵连连长,以后也可以叫我老刘。”这个人真是的,就他那说话时板着脸谁还敢叫啊,

“我叫马翔凌,今年刚从军校毕业,叫我小马就行了。”他也不比老刘好到那里去嘛。

在军列中有说有笑,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到我们终点站临河,出了火车站,有军车专门来接我们,坐军车来到北京军区某分军区直属助手202师的营地。

到了新兵连,在入伍仪式完成后,便开始便番号,我是新兵连1排,排长赵军,1排1班,班长郭剑,副班(平常时候也叫班副)孙万福,班里的战友还有杨进(平常我们叫小杨)聂雄(小聂

)徐博(小徐)、许凡(年纪是最大的,所以是老许=。=)、王于(小王)

今天没有训练,仅是让我们熟悉环境。将我们随声携带的一些东西放入我的三号柜子中,便和郭班,班副、小杨、小聂、小徐、还有我们中间年龄最大的老许一同去军营周围转转,顺便熟络感情。

不过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叫我们去领新军装,我们班众人一同跑到军需处,没想到排队的长龙都赶得上世博了,几个新兵连的人排成两条长龙,拉出一百多米去了。

军需处的人跑出来宣布“让各班的班长来领,确保人手一套。”听着好笑,班副带着我们回了房间,在房间里正在胡天侃地的说着,就听见郭班粗犷的嗓音喊道“几个没良心的,好歹我也是你们的班长,虽然刚上任,你们也不能这样啊!帮把手,压死我了。”众人上去一人拿了一套,又丢下句“辛苦了”便兴奋的打开包装袋试军装去了。

这一套军服种类还很挺多的,除了一套训练时用的丛林迷彩装,还有上衣,汗衫、一身礼仪军装,居然还有一身突击迷彩服、、、、、、、

一直到晚上强烈的好奇心才被袭卷而来的乏意所歼灭,呆在硬板床上就睡着了、、、、、

半夜也就是二点钟、、、一阵急促的哨声响起,“紧急集合”连长吹一阵喊一声,正在做着美梦的周涛在半醒半睡的状态下饱含愤怒的回了一句,“有没有道德心啊!大半夜的,叫魂呢!”说完便一翻身,睡回笼觉去了。

五分钟后、、、、、

在面色铁青的老刘刘连长面前除了他带来的一个班的士兵,竟然只有寥寥无几的士兵在站队,而且这些新兵要不就是没扎武装带,要不就是只穿了一半的军服,其状惨不忍睹,老刘差点没喷一口血出来。老刘手一挥,一个班的士兵冲了进去,弄的跟鬼子进村似的。一阵鸡飞狗跳,夹杂着不少人的惨叫,令人咂舌的一幕出现了,每个老兵押着3、4个人,新兵们鼻青脸肿就是面目狰狞的忍着痛,唯独一个老兵和一个班没出来。

因为那个老兵一进去正碰见起夜的班副,(班副的老爸是武术教练,小时候就去了少林寺,练了一手好功夫。班副8岁后就练功了)

老兵上去就打,动作干净利落没有半点花架子,班副虚招不少但也没落下风,打的是难舍难分,睡觉的 人也醒了过来。爬起来就大喊:“兄弟们,抄家伙!!!!!!”=.= 不知道的还以为流氓打群架呢。顺手抄起武装带就开抽,然后就用武装带将他的手脚绑在床头、、、、、

两分钟后

“怎么还不出来?二班长今天是怎么了?你,你,别看了就是你,去看看。”老刘沉不住气了,叫人去看看。

两个兵找了一会。

一脚踹开了门,愣了半天,随后一个士兵挤眉弄眼的说到:“班长你也有今天哈。"

“你是咱们今天抓俘虏中牺牲的最惨的,不过好像就你一人哈。”另一个士兵毫不吝啬的挖苦道。

“真惨!!!!”

“哇!!”两人还没说完枕头。烟灰缸,闹铃、水缸、武装带等一切具有攻击性的武器砸了过去,两人措手不及。周涛‘咿咿呀呀’怪叫的冲的上去只不过跑的上去飞这回来。一顿天昏地暗。

八人将三人鸭了出来,八人多多少少都挂了点伤,只有周涛的伤最明显,两个熊猫眼,班长还跟他打趣说‘干掉熊猫你就是国宝了哈。’剩下的老兵一看见兄弟被绑,一起冲了上来,一班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顿胖揍,全都在地是模仿‘驴打滚’。

老刘脸色虽然还是不好,但心里还是有些欣慰,起码自己的连里还有一些能人,但是该罚还是要罚的。

“一排一班集合。”老刘命令到,几人立刻从地上爬起来站好队。“负重二十公斤二十公里越野。”老刘用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命令道。

“是。”几人一听差点没当场晕倒。

“刘,刘,该死的刘。”喊这口号上路了。

老刘无奈了,喊道:“再加十公里。跑不完别想吃饭。”

“扑通”全部摔了个四脚朝天。

许久,周涛的汗已经将衣服浸湿了,感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嗯,是飘飘欲仙的感觉,正迷糊中,脚一软,,一个标准的脸部着地,-.-毁容了、、、

等醒来时,第一眼看到了一个护士。“啊。”护士叫了一声。

1班的人把牌丢下,站起来说道:

“怎么了?快叫医生啊!”

“他,他醒了。”护士说道。

“-.-,靠,醒了就醒了,鬼叫什么!”众人鄙视的说道。

“哇,我的一手号牌啊!,不行都拿起来重玩!”班副一副别人欠他好几百万的表情。

“今天天气不错啊!是吧。”小杨打着哈哈。

“对,对,你好好休息哈,那是连长给你水果,回去训练了,拜拜。”小徐翻着白眼道。

“别走,帐结先,唉唉!!”班副追了上去。

周涛差点没再度晕过去。

第一章完,我些了笔稿没打字,连夜赶出来的。我QQ:747608623 记得加上说明,是我的读者。YY:201648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