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于是,梁中国就叫了两个手下,他是对那两个人手下人说,叫他们两个人是把其余己方的人马全部都给叫到这里来,还有,把那群蒙古人民军也叫道这里来,他梁中国是有事情叫他们来。

就在这会儿空闲的工夫里面,梁中国是让自己的弟兄们去检查一下缴获的战利品,看看自己这次小战斗得到了什么收获,也看看对以后的战斗行为和作为有什么帮助没有。

结果,梁中国是走到了一旁,他是开始听着自己的弟兄们的汇报了,棋盘山的土匪是向梁中国汇报道:“少当家,这次我们作战是缴获了军用汽车十余辆,望远镜五副,军用水壶三百十余罐,以及苏联红军的军装一百多件,最后,就是墨镜两百多余副,以及就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了!”

梁中国听了以后,他是颇为满意的,这种战斗根本就是拿来给自己增加“月收入”的,是送上门的“鱼肉”,是用来填饱自己的肚子的战斗,难度系数已经到了零的地步了,绝对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不来白不来的战斗,故此,梁中国是明白今天是发财了。

就在,梁中国是正在沾沾自喜今天是捡了一个大便宜的时候,就在这个时候,梁中国想来的人是全部来了这里了,也就是梁中国的己方中人和那名蒙古人民军了。

在这的梁中国的己方众人可是看见自己的大丰收,他们是十分的开心和高兴,于是,他们是开始欢呼雀跃起来,庆祝自己是得到了这个这么多的礼物,他们是开始疯抢起来了,拿着战利品,抢着物资,以及就是去摸去开这些军用汽车,以此来表示自己此时的心情,以及就是来表示这批物资对自己是多么的重要!

真是同人不同命,在这里的梁中国己方中人是如此的开心和高兴,但是,这边蒙古人民军可是苦了起来,并且,还是通通都哭了起来了。

在这里的梁中国的己方众人是高兴无比,故此,在这里的梁中国己方众人是通通都没有发现在这里的蒙古人民军的存在和表情是什么,只有,梁中国是发现了,并且,梁中国走到了那么蒙古人民军的面前,站在了那里,想来一个嘘寒问暖了,让在这里的蒙古人民军是明白在这个世界上面还是有人关心和疼爱他们的人存在了。

其实,在梁中国的心里面还是比较生气和火大的,因为,在这里的蒙古人民明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明白白是知道自己的同胞蒙古人民是被苏联红军给欺负了,可是,他们居然是近在咫尺,还不发一兵一卒,眼睁睁看看自己的同胞被外地给欺负,是险些酿成了悲剧了。

现在,危险是解除了,但是,在这里的蒙古人民军似乎是一点也不知道错似地,他们的脸上是没有丝毫的错意在这里的,相反,他们的脸上是只有一脸的憎恨和后悔,这种后悔并不是因为自己和己方众人做错了事情和产生的表情的,而是,他们是因为无法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才有的表情,这点,梁中国是更加的生气了,并且,是连杀死在这里的蒙古人民军的心情也都有了。

梁中国是看见了在这里的蒙古人民军的表现以后,前者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道:“蒙古人,你们有没有搞错,你竟然是这种人,现在,你的同胞是得到了惊吓,你进啦是连问都不问一下,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本来,梁中国是以为自己的这番话可以让在这里的蒙古人民军是清醒一下,至少会让他们有悔意,会低头那么一点,可是,梁中国却是哪里知道,梁中国的这番话语是起不了一点点的作用,在这里的蒙古人民军是一点后悔的意思也没有,甚至,在他们的心中是只有愤怒之情,以及无穷的憎恨,甚至,他们是开始极度怒视着梁中国了。

梁中国看见这里以后,他是觉得大惊失色,这种意外并不是梁中国害怕才这样子的,只不过,是梁中国真的想不到在这里的蒙古人民军是做错了事情,他们居然还敢这么嚣张,这样子,实在是让梁中国太意外了,以至于,梁中国还认为在这里的蒙古人民军是不是要给自己一个意外的惊喜了。

梁中国是不解的道:“蒙古人,你们到底是在干什么,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已经犯了错误了,为什么你们还要这么看着我,你知道不知道,你们这么做是不对的!”

布拉富是一脸的生气,他是愤怒的看着梁中国,道:“中国人,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很厉害,很伟大,竟然可以消灭苏联红军中人,对不对?”

梁中国是听了以后,他总是觉得这位蒙古人是话中带刺,好像是再骂自己似的,而且,这种语气和声音之中还伴随着无穷无尽的怒气和恨气了。

梁中国是一怔,道:“蒙古人,怎么了,听你的口气好像是我做错了,不是,你做错了,对不对?”

“当然是你做错了,中国人,难道还是我有错不成!”,在这里的布拉富是一听见梁中国说出这番话语以后,前者是想也不想,他是立即说出了这番话语出来,而且,布拉富的口气还是十分的冲的,是一脸的大声怒斥着梁中国的。

梁中国听了这话以后,他是一脸的愠怒之色,然后,梁中国是冷冷道:“布拉富,那好,你说做错了,那好,我做错了哪里呀?”

布拉富是想也不想,他是立即说出了梁中国在今天是说犯的错误了,布拉富是气呼呼的看着梁中国,道:“中国人,我知道你的心里面是在想着什么,你认为我们蒙古人民军是一点本事也没有,而且,还胆小如鼠,见到自己的同伴被人欺负也不敢上,简直是一堆懦夫,对不对?”

梁中国是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是赞同布拉富所说的一切语言了,可是,本来,梁中国是认为自己的这番语言和意识可是让布拉富和在这里的蒙古人民军是无话可说了,但是,梁中国是没有布拉富是可以滔滔不绝的说着许多话语出来,说着一切了。

布拉富是怒视着梁中国,道:“中国人,你知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你知道你今天做的这一切可是要被杀头的,这个你可要知道了!”

梁中国是怕也不怕,想也不想,道:“蒙古人,你放心,这件事情我是一个人会全挨下来的,绝对是不会落在你的身上,这个你放心!”

布拉富是冷冷的看着梁中国,然后,前者是嘿嘿的说了两声,道:“中国人,你是不是以为你这样子很像一个救世主一样伟大,告诉你,中国人,其实,你什么都不是!”

梁中国听了这话以后,他的眉头是皱了下来,然后,布拉富是接着说出了自己的话语了,道:“中国人,你这么做,你一个人是体现了你的英雄主义了,但是,你有没有替我考虑过,我这个做可是要人头落地的!”

梁中国听了这话以后,他是顿时腾的一声,火就大了,梁中国是大怒道:“蒙古人,你们不要忘记了,你们是蒙古人民军,是国家的军人,你们居然再做这种事情,你难道就不会觉得惭愧吗?”

布拉富和其他的蒙古人民军是听了梁中国的话语以后,他们是不断的冷笑,然后,布拉富是接着道:“中国人,或许你说的没有错,我的的确确是不配做为一个军人,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各国的军人都是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都是向我这样子的人,这个你有没有想过!”

梁中国听了这话以后,他是忍不住自然而然的陷入了沉思,然后,梁中国是一脸的疑惑是不解,道:“蒙古人,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呢?”

布拉富冷笑道:“中国人,你真的以为今天救了在这里的蒙古人,他们就能平安无事吗,那是,告诉你,你梁中国可以保证这些蒙古人民是可以永远都不会被人欺负吗?”

梁中国听到这里以后,他是顿时明白布拉富的说的话语了,因为,苏联红军可是年年都驻扎在蒙古这里,像今天这种事情可真的是时常发生,几乎已经到了天天都有的地步了,布拉富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再问梁中国到底有多大的实力,能够救下多少个这样子的人,而且,即使,他们都救了下来,难道,能够保证他们不会被苏联红军中人给寻思报复吗?

还有,现在,蒙古是要独立,是处在独立住状态,亲苏的蒙古政党是占了上风,他们是极力需要苏联人的支持,梁中国此时是明白蒙古人是为了得到苏联的支持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梁中国晓得今天的英雄壮举是会让在这里的蒙古人民军是会受到相当严厉的惩罚的,甚至,这些蒙古人民军是会人头落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