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声中的福音—日本列岛终将沉没或可整体迁徙一(转帖)

linkfire 收藏 2 345
导读:摘要:1908年,18岁的藤村 操,站在华严瀑布顶上,留下了《巌头之感》后,纵身一跃,走完了他睿智而又烦闷的一生,“胸中只恨与烦闷”,也许成了日本人的永远之痛,但也是大和民族的“最大悲观与最大乐观同一”精神的真实写照。世事轮回,98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待东日本大地震和88年前的关东大地震不论从地震本身灾害、次生灾害的影响、民众反响应对等等都是惊人地相似。关东大地震后,日本人因为绝望中烦闷的爆发,几乎走到了民族的灭亡尽头;今天,绝望再次袭来,日本将走向何方?我们应该冷静但不应绝望,毕竟历史作为一面镜子,使我们找

摘要:1908年,18岁的藤村 操,站在华严瀑布顶上,留下了《巌头之感》后,纵身一跃,走完了他睿智而又烦闷的一生,“胸中只恨与烦闷”,也许成了日本人的永远之痛,但也是大和民族的“最大悲观与最大乐观同一”精神的真实写照。世事轮回,98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待东日本大地震和88年前的关东大地震不论从地震本身灾害、次生灾害的影响、民众反响应对等等都是惊人地相似。关东大地震后,日本人因为绝望中烦闷的爆发,几乎走到了民族的灭亡尽头;今天,绝望再次袭来,日本将走向何方?我们应该冷静但不应绝望,毕竟历史作为一面镜子,使我们找到了有别于当年的选择。我们该做点什么了,日本或许终将沉没,但日本人民作为世界人民的一部分,应该在悲声中听到福音。


一、巌头之感


悠悠天壤,


辽辽古今,


五尺之躯想不透如此大哉问。


贺瑞修之哲学,值多少权威?


万有之真相,一言以蔽之,


即──不可解。


怀抱胸中之恨,烦闷,最后选择一死,


既已站在巖上,


胸中了无不安。


始知──


最大的悲观竟等于最大的乐观


—《巌头之感》藤村 操•日本栀木县日光市华严瀑布•1903年5月22日


二、曾经的炼狱—1923年的日本,没有生与死的庆幸和悲伤…


悲声中的福音—日本列岛终将沉没或可整体迁徙一(转帖)


日本关东大地震,造成约143,000人死亡


1923年9月1日(大凶之日)11时58分,东京赤坂离宫,年仅22岁的裕仁摄政(日本第123代天皇嘉仁的长子),表情木讷、呆呆出神地望着新落成的、高达12层的东京塔,“像一根火柴棍似的被一截两段”;无数高大建筑顷刻间土崩瓦解。东京一下子显得低矮、空旷了,只有嘈杂的人群、鼎沸的声息和渐渐冲天的火光,连接着孤岛一般的赤坂离宫与遭逢灭顶之灾的日本:


死亡99331人,下落不明43476人,受伤103733人。房屋毁坏128266间,严重受损126233间,烧毁447128间,地震中木造房屋损坏率高。地震后引发大火,东京烧失面积约38.3平方公里,85%的房屋毁于一旦,横滨烧失面积约9.5平方公里,96%的房屋被夷为平地。地震又引发海啸,最大浪高超过12米,海啸卷走、冲毁的房屋也达到了868所,财产损失300亿美元 。


大火之哀


关东大地震是罕见的、次生灾害远大于地震本身的浩劫,《东京纪事报》的一名记者后来写道:“一些人跑到街上,虽逃离了震魔,又遇上了火妖。他们倒在地上,浑身都是火烫的血泡。比起那些被烧得只剩一把灰的人来说,他们也许是幸运的。那一堆堆、一片片的灰烬,究竟包含着多少生命呢?没有人知道。……” 地震爆发后,大约四万四千人聚集在陆军被服厂的空地上。然而,午后四时许,一阵龙卷风携来了几点火星,并燃着了市民携带的行李,以及被服厂一堆又一堆的军装。除了十几名幸存者,大约44,030人被烧死。与此同时,一场“水上的火葬”也在进行着。当火势愈演愈烈之际,近万名无法忍受灼热的灾民,干脆跳进了东京湾,但他们忽略了不远处的标准石油公司及其油库。傍晚前后,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十几万吨石油泄入东京湾,并引起了熊熊烈焰。火在水上燃烧!东京湾附近海域被烧沸了!侥幸躲避开大火的灾民,也无一例外地被活活烫死…大火燃烧了3天,直至可烧的烧尽。


入夜时分,近百万神情漠然、心如死灰的东京灾民,聚集在宫前广场、日比谷公园与上野公园一带。其中皇宫附近聚集了约50万人,上野公园也聚集了近40万人。他们疲惫、麻木、如同无头苍蝇;而在他们的窃窃私议中,不仅夹杂着“大海啸要来”、“富士山将喷发”的谣言,更多的人还想起了那个古老的传说:在日本海深处,有一条巨大的鲇鱼;倘若天照大神不满人间的统治者的话,鲇鱼就会翻身,地震就会爆发。只有天皇立即逊位,灾难才会停止、余震和大火才能过去…


地震手记


法国学者爱德华-贝尔写道:“大地震来临时,几乎一切政府的自然反应,都是向世界通报灾情并呼吁国际社会予以援助。……日本人却千方百计地阻止信息的传播。他们干扰少数尚能工作的电台。直到实在无法隐瞒真相之前,他们始终否认发生了任何异常事件…”


几个月以后,《泛太平洋》杂志编辑亨利-金尼就发表了一份地震手记。这份手记完整地展现了官吏们的无能、颟顸、冷漠、残暴,日本民众的消极、麻木、绝望、听天由命。它是1923年日本地震表情的见证。在后来的年月,这份手记被不断转载、反复引用。


他看到了一个满目疮痍、几近人间地狱的关东平原:大部分工厂被夷为平地之外,在瓦砾和废墟间,“残肢断臂处处可见”;昔日繁华的川崎镇,“没有看见一处幸存的房屋”;而散落在残破家园附近的幸存者们,也一个个面如死灰、表情呆滞。


让亨利-金尼最感不可思议的,则是十几万人遭遇灭顶之灾、几百万人在残垣断壁间嗷嗷待救之际,政府不见了!他多少有些愤怒地写道:“男人们呆呆地席地而坐,看着火焰慢慢吞噬着一切。如果有人来稍稍领导一下,他们也许能挽救整个街区。日本官员平时几乎无处不在,事无巨细都要施展一下他们的权力,此时却几乎从地球上消失了。甚至连警察也踪影皆无……”


如果说,对那个曾经廉洁、负责、极具社会动员能力的政府的沉沦,亨利-金尼早有觉察的话,那么,这一天,这个以勤勉、忠诚、不仅重礼仪而且爱互助的著称的民族,它的民众的反应,也让金尼深感意外。在手记里,他不断追问,为什么活下来的人,都脸色冷漠,不仅看不到庆幸,甚至看不到悲伤呢?为什么明明是举手之劳,他们却无动于衷,不肯去救护自己的家园和其他的受难者呢?……


转自:gw.transn.com/zh/archives/2881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