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


不管怎么说,总算大家都有了武器。除了编小C还在不停的用木棍探路之外,其他人都把枪口端了起来,只有R·友蓉例外,她老人家照例一把材刀护身。我本想给她一把手枪,可是看到她腰间挂着一把“勃朗宁”呢,就没有给。

我真没想到那些鳄鱼来的那样快捷,几分钟不到的功夫,就冲到了我们的面前,水草一分,就爬到了我们的面前。

攻击我们的这批鳄鱼,都是泰国鳄,泰国鳄鱼成体最长可达四米。我们运气比较好,这些鳄鱼都不到三米长,不过已经属于成年鳄鱼了。这帮丑陋的家伙有着中等长度的吻,稍凹,体表呈暗橄榄绿色,带有黑色斑点,尾和背上有暗横带斑。它们一个个瞪着猩红的小眼睛,飞速的向我们扑来。

大家一起开火,各种枪支喷吐这长短不一的火舌,看上去颇为壮观。可惜魔化鳄鱼的皮肤非常坚韧,子弹居然打不透,只有区翔一枪打爆了一只魔化鳄鱼的眼睛,那条魔化鳄鱼打了个挺儿,就停下不动了。

我大声喊道:“它们的眼睛不防弹!”可是鳄鱼的个头虽然不小,眼睛却小的如同豆子,我们这边十几个人一起开枪,除了区翔又干掉了一条之外,我们剩下的人居然一条也没打中。

剩下的五条魔化鳄鱼已经爬的很近了,其中一只已经张开了血淋淋的大嘴巴,准备下口开咬,死胖子看出了便宜,一梭子子弹都射进了那条鳄鱼的大嘴巴里,总算是又干掉了一条。

可是剩下的那些鳄鱼已经爬到了我们面前,匆忙之中也来不及再看别人怎么搏斗了,我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那条最大的鳄鱼身上,那家伙一路直奔我而来。堪堪冲到面前,那张大半米长的嘴巴一下张的老大,恶狠狠的就咬向我的大腿。

我大惊之下,立刻闪身,趁着它一下咬空的时机,用手枪照着它的眼睛就开了一枪,顿时打的乌珠子迸裂,哪知道这一下居然没能把鳄鱼打死,它回头又是一口,目标还是我的大腿。

鳄鱼这个东西看起来虽然愚蠢,可是猎食的动作却非常快捷,简直就是迅雷不及掩耳,我根本就没办法避让。眼见着我的大腿就要遭殃,正想着拼了掉一条腿,也要把这个死东西干掉,却没想到R·友蓉一探身,就把她的材刀支进了鳄鱼了大嘴里!

鳄鱼是爬行类动物,是目前现存世界上的嘴古老的物种之一。它们曾经是恐龙的邻居,是迄今发现活着的最早和最原始的爬行动物,它是在三叠纪至白垩纪的中生代( 约两亿年以前)由两栖类进化而来,延续至今仍是半水生性凶猛的爬行动物,恐龙的灭绝不管是环境的影响,还是自身的原因,都已是化石;鳄鱼的存在证明了它生命的强有力。

问题是鳄鱼毕竟属于生命的早期形式,它与哺乳动物最大的区别,是它们没有咀嚼动能,换句话说,鳄鱼的下巴只能上下活动,不能左右摇摆,当它张大了嘴巴之后,突然被一只材刀支住了嘴巴,对鳄鱼来说,简直就是悲剧了。鳄鱼虽然强壮有力,可是它们的前肢后肢都非常短,根本不可能帮助自己把嘴里的材刀拿掉。

这样的鳄鱼还能有什么危险?我立刻扑了上去,骑在了它身上,就用手枪去瞄鳄鱼了那只眼睛。这家伙奋起全力挣扎,想把我摔下去,只可惜两条前腿已经被我按住了,而它的两条后腿还停留在烂泥潭上,根本借不上力。

可是这个家伙一点也不老实,我拿着手枪瞄了半天也没找到机会开枪,反而被它一扭头,把我的手枪给碰掉了。R·友蓉在旁边急得脸色惨白,终于还是把她的勃朗宁掏了出来,可是她却不敢贸然开枪,生怕误伤到我。

我急了,一伸手就把那根插在腰里的乌木法杖抽了出来,伦圆了胳膊,就用这法杖在那条鳄鱼的眼眶上狠狠的敲了一记!这一下把那条鳄鱼打的脑袋都跟着一抖,我一不做二不休,“噼噼啪啪”的继续猛力击打它的脑袋。旁边的R·友蓉郡主看是满头黑线,我估计她肯定是头一次见到法师用法杖直接武斗。

一口气打了四五下,那根乌木法杖还真结实,居然没有折断~~~终于误打误撞,“扑”的一下将那条魔化鳄鱼仅有的眼珠子也打爆了。变成僵尸的人类,智力明显退化的厉害。而魔化的动物的智力反而提升了好多,那条魔化鳄鱼使劲儿摆弄下肢,居然想拉着我一起沉到泥潭里去。

R·友蓉看出了不对,赶紧喊道:“快离开它!”我立刻醒悟,连忙翻身从鳄鱼背上滚了下来,那只鳄鱼一个翻身,就沉到泥潭里去了,而它顺势挥舞的前爪,到底还是在我的大腿上狠狠抓了一把。

我们几个看了一下那个泥潭,知道这只鳄鱼不会再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了,就算它能爬出来,没了眼镜之后,也很难再攻击我们了。果然过了没多久,那条魔化鳄鱼就又爬出了泥潭,这家伙的爪子只见生有天然的脚蹼,而眼前的烂泥潭根本就是人家的老家,当然不会溺毙了。

我一看那条魔化鳄鱼还是冲着我爬了过来,赶紧举起了我的乌木法杖,正想着给它来一个迎头痛击,旁边的R·友蓉已经拉着我的胳膊使劲儿一扯,我踉踉跄跄的几乎扑到了她的身上,好容易停住脚步,愕然问道:“你干什么拉我?”R·友蓉悄声说道:“别管它了,它现在已经是瞎子了!”我听了忍不住一愣,刚刚想问她鳄鱼变成瞎子会怎么样,却见到那只魔化鳄鱼爬出泥潭之后,四足翻飞,居然远远的爬走了。

我站在那里呆了一呆,听到R·友蓉故意轻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们离的太近了,赶紧向旁边推开一步。

R·友蓉回头问道:“你怎么样?被抓伤没有?”我看她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才发觉大腿上火辣辣的作痛,急忙低头一看,裤子却没有破,原来我和那条魔化鳄鱼搏斗的时候,身上溅满了污泥,裤子滑不溜丢的,居然没有受重伤。不过那一爪子还是很疼,看来裤子里面会出现几条淤痕,已经是在所难免的了。

我说我没事,耳畔见又是“咔”的一声轻响,我扭头去看其他人,果然见到区翔又动手杀了一只魔化鳄鱼。

我们现在还保持着一字长蛇阵的队形,我在队伍的后面,不可能跑道前面去帮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还好我们这些人都不是吃素的,鳄鱼都已经被我们杀的差不多了,还有最后一条,正跟死胖子肉搏呢。不过死胖子已经大占上风,此刻他正使劲儿按着那条魔化鳄鱼的脖子,把那只鳄鱼的脑袋按进淤泥里,看样子居然是想把那条鳄鱼闷死。

不过正因为这样,别人也就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对这魔化鳄鱼刀枪不入的身体,大家唯有发呆的份儿。剑天寒就站在死胖子的身后,可是他却只能手舞足蹈的干着急,没办法帮死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