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豪杜双华发妻自曝被离婚 祸起财产分配

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双华

亿万富豪杜双华发妻自曝被离婚 祸起财产分配

被告方提交的2011年衡水暂住证,上面的婚姻情况登记为“离异”,而此前的暂住证婚姻情况登记为“已婚”

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双华位列2008年胡润中国富豪榜榜眼,当年43岁的他总资产为350亿元。去年9月,这位富豪卷入了一场婚姻官司,一名叫宋雅红的女子将他告上海淀法院,要求离婚并分割双方共同财产。此案因涉及高达数百亿的财产切分,成为国内财产标的最高的离婚案。此后海淀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理由是在10年前,河北衡水法院已经判决双方离婚。昨天,二审法院市一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夫妻辞职携手创业


47岁的宋雅红风韵犹存,“我们结婚已经23年了”。她说,23年中她陪伴丈夫一路打拼,丈夫的商业帝国不断崛起,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成为一位身家数百亿的亿万富翁,并最后登上了胡润百富榜。

宋雅红打开一张1988年的结婚证,上面有她与丈夫的合影,还有房山区人民政府的大红印章。当时两人都在首钢劳动服务公司上班,宋雅红是叉车司机,丈夫比她小一岁,是做模具的。1988年7月6日,宋雅红产下长子杜秋龙。儿子3岁时,她和丈夫从原单位离职下海创业。宋雅红说,当年在首钢负责管理设备的公公的资助下,他们在北京开起了生产钢管的工厂。

宋雅红说,创业的日子繁忙但美好。丈夫经常为了监督生产在厂子里过夜,她每天一清早就蹬着自行车去工厂帮忙。钢管销路甚好,小厂房已渐渐无法满足庞大的市场需求量。1993年,丈夫回到祖籍河北衡水创办京华制管厂,因长子尚幼,宋雅红留在北京照看儿子。


两地分居感情淡薄


宋雅红说,开始时丈夫每隔半个月回家一次,最长也不会超过一个月。到了1994年丈夫就回来得少了,两人的感情也日趋冷淡。对此杜双华解释说,他常年在外做生意,因工作繁忙很少回家,对家照顾较少,夫妻之间难免生成误会,感情开始淡漠,后来宋雅红怀疑他感情不专一。

一份判决书援引杜双华的话说,1996年次子降生前,宋雅红曾两次到他厂里无理取闹,搞得他无法正常工作。1997年9月,宋雅红将其工作用车骗至北京,直到2001年也没有返还。丈夫认为,宋雅红种种过激行为严重伤害了他的声誉,也使他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从1997年9月至2001年,两人分居3年多,彼此之间连电话联系也没有,夫妻关系已名存实亡。

宋雅红说,丈夫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1996年8月前后,距她第二个孩子的预产期还有10天左右时,家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女客人进屋坐下后便出言不逊,称自己和杜双华“有了一个女儿”,要求宋雅红与丈夫离婚。“我当时怀着身孕,不能动气,她看我不着急,竟起身过来挠我”。宋雅红说,争执中女子踢到了她的肚子,她还在门槛处摔了一跤,孩子因此提前出生。


发妻起诉要求离婚


宋雅红说,次子出生3个多月后,丈夫带走了孩子。虽然此后宋雅红多次要求见儿子,还几次去衡水找过,但杜双华不肯透露儿子的下落。直到2008年,宋雅红因心脏病发被送到医院急救,才得以见到儿子。此时儿子已经12岁了,他告诉宋雅红,自己还有另外一个妈妈,并有一个妹妹。从这时起,宋雅红决定离婚,并要求分割夫妻的共同财产,“大概四五百亿吧,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宋雅红说,丈夫在外面有3个孩子,加上她的2个儿子,一共是4个儿子一个女儿,“如果我这个做母亲的现在不为应得的那一份去争取,以后我的孩子怎么办?”在接下来的两年内,宋雅红开始不断和丈夫谈判离婚。起初丈夫提出双方互不补偿对方财产,各自带着自己的身家出门。最后丈夫提出买下一栋写字楼给宋雅红,并建造一个100亩规模的农庄,宋雅红则要将800万的债权转让给丈夫。

谈判未果,宋雅红于去年9月20日,将丈夫告到了海淀法院。


发现10年前“被离婚”


开庭时,杜双华提交了一份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年的判决书,判决中赫然写着:由于女方“居无定所,查无下落”,法院于4月28日判决双方离婚,将北京的一套住房及一辆桑塔纳轿车判给了宋雅红,两个儿子判给了杜双华,抚养费用由杜双华自理。

“我当时足足愣了半个小时,我都五雷轰顶了,这怎么可能!”宋雅红说,她怎么也不能相信离婚这么大的事,她竟然毫不知情,“2008年至去年,我们一直在谈离婚的事,怎么会突然蹦出2001年的判决呢。”

海淀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既然衡水中院的判决已将两人的婚姻关系解除,宋雅红再就离婚提起诉讼没有法律依据,因此裁定驳回宋雅红的起诉。对于这份突然出现的判决书,宋雅红几乎崩溃,她说,她没有到庭应诉,没有收到起诉书,甚至连开庭传票也没见过,判决书更是闻所未闻,自始至终她一切都不知情。此后,她向市一中院提起上诉。

去年1月28日,当年审理此案的两名法官作出民事裁定书称,那份离婚判决书文字上有笔误,应予补正。同年11月4日,河北衡水中院由院长签发了一份民事裁定书,称那份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并称,“该判决书确有错误,应予再审,并裁定此案由该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原判决有错误被中止


在离婚诉讼被海淀法院一审裁定驳回后,宋雅红提出了上诉。昨天上午,市一中院二审开庭审理了此案。开庭前,记者在法庭外见到了杜双华的表哥和代理律师刘宏赞。杜双华表哥称,宋雅红是因为眼红杜双华的巨额财产,才提起诉讼的,其所有说法和证据都是一方之言,杜双华不予认可。刘宏赞律师称,杜双华是民营企业家,曾经捐款6亿多元,被民政部授予中华慈善大家的中国最高奖项,他还供养了700多个四川地震的孤儿。“这样一个有着伟大胸怀的人,不会做这种龌龊的事”。

开庭后,宋雅红一方表示,由于河北衡水中院已经自查发现原审判决有错误并中止执行,因而此前海淀法院以河北衡水中院的判决作为依据得出的驳回裁定是错误的,因而应当先中止此案诉讼,待河北衡水法院再审案件处理完毕,确认衡水法院那份判决书的最终效力后,再恢复审理并做出相应的裁判。对此,刘宏赞律师表示,中止判决执行,并不否定该判决已经生效的事实,而且河北衡水中院再审的内容,也不包括双方的婚姻,只是就财产部分进行重新审理。


■案件焦点


对于杜双华向法庭提交的那份衡水中院2001年衡民初字第14号判决书,宋雅红的代理律师陈旭认为存在很多疑点。他认为,法院的审理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应是一个无效判决,甚至很有可能是“故意制造了这样一个诉讼”。杜双华代理律师刘宏赞则称,“10年前盖上法院大红章、人民法院报公开登载的离婚判决,能是假的吗?”刘宏赞律师称,判决已经既成事实了,“不是通过某个人的叫嚣,就可以改变的”。


>>疑点1判决书写错姓名


妻子方:陈旭律师认为,被告姓名是“宋雅宏”,而并非宋雅红;此外杜双华、长子、次子的生日全部都写错了;另外,宋雅红并非无业,而是一直在北京恒联通辐射有限公司工作。陈旭律师说,在解除身份关系的离婚诉讼中,法院出现这样的错误,说明法院根本没有见到夫妻双方的身份证和用以证明婚姻关系的结婚证。

丈夫方:刘宏赞律师认为,只是判决书中的记载与其他文书的记载不符,并不代表判决结果有任何错误。“户口本中登记的出生日期、名字,很多是与实际出生年月和姓名不符的”,他边说边拿出自己的律师证和身份证,“你看看我这个宏字”,巧合的是,其律师证上写的是“宏”,而身份证上却是“洪”,他认为这种事很常见。


>>疑点2次子名蹊跷用错


妻子方:在2001年河北衡水中院审理此案时,两人次子的名字是“杜则刚”,而非现在的“杜某某”。现在的这个名字是2007年3月才去公安部门变更的名字。在次子更名6年前的2001年,河北衡水中院出具的判决书记载的却是更名之后的“杜某某”,陈旭律师认为,“这十分荒谬,难道法院可以未卜先知?”

丈夫方:对于判决书中次子名字是6年后才使用的名字,刘宏赞律师解释称,6年后去户口登记机关变更的名字,并不代表是在变更时才取的名字,“这个名字是孩子的父亲在孩子出生时,就已经起好的名字”。

此外,陈旭律师质疑三个疑点。一是法院在未提供充足证据证明宋雅红下落不明,未采用其他任何送达方式的情况下,在立案次日即决定采取公告送达的方式,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宋雅红的住处、手机号、工作单位长年没有改变。二是公告开庭日期与实际日期不符。三是普通离婚案一审法院应是基层法院,由中级法院作为一审法院直接审理普通离婚案件有违常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