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季电荒”拷问供电行业高利润

江寒 收藏 0 24
导读:文/晏扬    还没有到夏季用电高峰,浙江、江苏、上海、湖南、湖北、广东等地却已出现“淡季电荒”,不得不采取拉闸限电措施。江浙地区众多企业早在开春之际就被迫“开三停一”;长沙市区所有路灯减半开启、景观灯一律停用;到6至9月,连宝山钢铁集团这样的大型央企也将被限电。专家估计,今年有可能是自2004年大缺电以来电力供应最紧张的一年。   如果是因为发电能力不足导致电荒,尚且可以理解,但是,我国发电产能严重过剩。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的数据,2010年中国用电总量为4.19万亿千瓦时,仅为发电能力的

文/晏扬


还没有到夏季用电高峰,浙江、江苏、上海、湖南、湖北、广东等地却已出现“淡季电荒”,不得不采取拉闸限电措施。江浙地区众多企业早在开春之际就被迫“开三停一”;长沙市区所有路灯减半开启、景观灯一律停用;到6至9月,连宝山钢铁集团这样的大型央企也将被限电。专家估计,今年有可能是自2004年大缺电以来电力供应最紧张的一年。


如果是因为发电能力不足导致电荒,尚且可以理解,但是,我国发电产能严重过剩。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的数据,2010年中国用电总量为4.19万亿千瓦时,仅为发电能力的40%,60%的发电产能处于闲置状态。发电产能过剩,为何还出现电荒?因为电煤价格上涨,而上网电价不涨,导致众多发电企业亏损,甚至越发电越亏损,于是他们宁肯、被迫少发电或不发电,发电产能由此闲置。


人们常常质疑电力行业的高利润、高待遇,其实,电力行业分为两大块:发电行业和供电行业。前者把电卖给后者,后者再把电卖给用户。发电行业亏损并非一年两年的事,但供电行业一直富得流油。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告,2010年前11个月,我国供电行业实现营业收入2.19万亿元,同比增长20.84%,占整个电力行业的65%。


我国供电行业由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分区域垄断,前不久媒体曝光的国家电网安徽省电力公司以“车改”的名义给每名副处级以上干部配发专车、以超低内部销售价集资建别墅,可资佐证供电企业之富,而供电企业的富裕和胡乱花钱,以压低上网电价为代价,以发电企业亏损、发电产能闲置为代价,以大面积电荒和拉闸限电为代价。为了一个行业的高利润,企业的正常生产、居民的正常生活、经济的正常发展都受到了影响,真可谓“富了我一个,害了千万家”——什么是发展的“瓶颈”?这就是典型的“瓶颈”;电荒的症结在哪里?就在供电行业那里。


这种情形,让人很容易联想到蔬菜,蔬菜与电、菜价与电价有着许多相似之处:电煤价格上涨,犹如农民种植蔬菜成本上升;蔬菜收购价低得离谱,犹如上网电价偏低;低得可怜的蔬菜收购价让农民血本无归,甚至闹出人命,犹如发电企业亏损严重;但城里的蔬菜贵得让人吃不消,犹如企业用电、居民用电价格不菲……通过这段时间的报道和讨论,我们知道“菜贱伤农、菜贵伤民”这个怪圈的症结在于流通环节的高成本、高利润,同理,供电行业相当于电力“流通环节”,他们同样攫取了高利润,如果说蔬菜流通环节的高成本主要体现在高昂的油价、过路费以及无处不在的罚款,电力“流通环节”的高成本则主要体现在供电企业的高工资、高福利以及那双胡乱花钱的手。


作为垄断企业,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却不能保证电力供应,享受着垄断的种种好处,但没有履行垄断者的责任。事实上,与上述省份“淡季电荒”形成强烈反差,内蒙古、甘肃、新疆等地则面临着电力外送困难,大量电能“窝”在这些地方输送不出来。供电企业有钱,但他们把钱花在违规配专车上,花在建别墅上,而不肯把钱花在加快电网建设上。


解决电荒问题,显然要靠激活闲置的发电产能,要靠提高上网电价,将供电行业的高利润分一部分给发电行业,以提高其发电积极性。发电和供电企业均为国有企业(其中大部分是央企),电价实行政府定价,如何理顺价格,平衡两类企业之间的利益关系,以避免电企打架、民众遭殃,这是相关政府部门应负之责——请注意,要提高的是上网电价而非供电价格,在供电行业利润丰厚的情况下,千万不要打提高居民用电、企业用电价格的主意,不要动辄以“节能减排”的名义加重企业和民众的负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